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及岩及】the Proposal

●時隔好幾個月的復出復健作QQ

(但人生奮鬥其實也還未結束,所以之後更文、回應、微博方面可能還是會處於失聯狀態,請見諒ˊ_ˋ)

○接續過去阿吽文時間序:

〈愚人節〉(高三,春)→〈北端星空〉(高三,冬)

→〈在你身邊〉(阿吽大學畢業,就職中,24歲)

〈終於輪到我照顧你了嘛!〉(時間序繼續,內容回憶:大二)

→本篇(阿吽30初頭歲)

○這篇沒有特別的主題,感覺比較像是承接作



﹝東京﹞

繁忙的地鐵站,高大的男子倚著牆,滑著手機,似乎正在等人。

男子身材高挑、打扮時尚,即使戴了鴨舌帽,瞧不見臉,還是引了些許路過女性的目光。

忽然一位西裝男子向他走近。

『喂!』,西裝男子粗聲粗氣的語調和其正式的穿著,極端反差。

『啊!你到啦~怎麼不打電話?』,時尚男子趕緊收了手機,語氣愉悅的笑問道。抬眼看了西裝男子,不可思議的忽然說道,『怎麼回事啊!いわちゃん!你竟然也會穿這麼正式的衣服!』

被稱為「いわちゃん」的男子眼神一橫,一掌搧在時尚男子的背上,『不早說了嗎,今天來東京開年會啊!健忘川!』

兩人相互說著沒有實質內容的話語,但互動卻是如此和諧,好似他兩人「就應當如此」一樣。



都內小巷裡的居酒屋,店裡泛出昏黃的燈光,像是懸在故鄉家門外溫暖等待遊子歸家那盞不熄的燈。

『果然還是老地方呢~』,及川推開居酒屋的老式紙門。

青城當年的三年生四人,大學時期,因為大夥都在東京,一有空常在這間居酒屋喝酒聊天。直到畢業後,各自因為工作,分散各地。鮮少能聚在一塊。

『日式料理萬歲好嗎──!』,岩泉走在及川身後,『再說,我們四個大男人一起吃異國料理甚麼的,怎麼想也太噁心了……』

『岩ちゃん別老是「噁心」、「噁心」的~你不是老師嘛~~』,及川一副曉以大義的模樣,「教育」著岩泉。

岩泉淡定得橫了及川一眼,『我只對你這樣講話』,更附帶一臉真摯,表示自己此言不虛。


『你們兩個還真是老樣子啊~~』

兩人停下鬥嘴,往居酒屋內一看。

粉紅髮色的男子,穿著灰色西裝褲,搭配深藍色襯衫,正式又不失時尚,笑看及川與岩泉。調侃的語調,一如當年,仍是團體中的氣氛製造者。

『花卷!你來的真早!』,岩泉率先向前與花捲擊掌,豪爽、友善得打了招呼。

雖然兩人都穿了西裝,擊掌的動作、神色仍一如當年球場上。

彷彿未曾脫下那件已高掛心中、或被視為「荒唐過往」的青春球衣。

『阿卷(マッキー),好久不見啊~~』,及川也招著手走進。

及川忽然發現花卷的身後,有個小傢伙縮在後頭。

花卷注意到及川的目光,拉著小傢伙的手,溫柔得說道,『綠(緑=みどり),這是之前跟你說的兩位叔叔唷~打個招呼吧~』

小綠握著花卷的手,緩緩的從花卷身後走出。

有著與花卷一樣的粉紅髮色,穿著白色小洋裝,配上長長的雙馬尾,像個小公主。

小綠眨著大眼睛,對陌生的及川與岩泉有些好奇,順從花卷的指示說了句,『叔叔好。』

『緑ちゃん,你好~』,對女性一向特別親切的及川,帶著無懈可擊的笑容,回應著小綠。

岩泉因為花卷介紹才後知後覺得發現小綠的存在,有些歉然,便蹲下身,向小綠說道,『緑ちゃん,晚安~』,還伸出手意思的要和小綠握握手。

左手握著花卷的小綠,抬頭看看花卷,怯怯地伸出右手,和岩泉握了握手,『晚安~岩泉叔叔。』

及川心想,「阿卷跟緑ちゃん介紹過我們了嗎?不然她怎麼會知道岩ちゃん?」


四人就坐後,獨缺松川,花卷招來了服務生,對及川、岩泉說道,『松川他從橫濱過來要一下,會晚些到,我們先點些菜吧。』

及川翻著菜單說道,『律師總是比較忙碌嘛~~』,一面順手加點了些岩泉喜歡的菜色。

三人閒聊著工作近況,相較岩泉體育教師穩定平和的工作模式,及川職業賽訓練、出賽和球隊幕後中的各種趣聞、花卷豐富多彩卻忙碌異常的時尚雜誌編輯生活,更為精彩。

及川與花卷熱烈的聊著,岩泉只是在一旁聽著,一面順手將加點的菜餚夾入小盤,遞給小綠,讓她方便食用。

看著岩泉遞來的小盤子,小綠起初還有些疑惑,但看到岩泉示意的眼神,便自然放心地吃了起來。

適才忙著與花卷聊天的及川,瞥見岩泉與小綠的互動,剛剛的疑惑又浮了出來,便用軟軟的語氣像小綠問道,『緑ちゃん怎麼會認識這個岩泉叔叔呢?』,順帶疑惑的看著花卷。

聞言,花卷一時也懵了,心想,「這、老實說我也~,難道以前有不自覺跟小綠說過他們倆甚麼嗎我?」

剛吃完岩泉遞來的揚出豆腐,小綠放下筷子說道,『爸爸說,今天來的叔叔裡面,岩泉叔叔最棒。要我以後找男朋友,就要找像岩泉叔叔這樣的───』

一旁的花卷爸爸,在心中低喊,「我竟然跟自己的女兒說過這種話嗎~~」

及川一臉揶揄地看著岩泉,被小小女孩稱讚了的岩泉是沒甚麼特殊感覺,反倒是對及川的眼神很有意見。

大手一掌推開及川湊近的帥臉,嘴裡嚼著食物,一面對花卷說道,『花卷別這麼早就對小朋友說這些~』

心裡實在不想讓眾人繼續討論自己意外提早教育女兒擇偶判斷的花卷爸爸,心中忙想著用其他理由引開眾人的注意力。

這時穿著正式的黑西裝的松川適時的出現。

花卷趕緊起身迎接,還沒頭沒尾的給了松川一句,『還好你來了~』


青城三年級四人從高中相遇至今,交情將近15年,青澀少年到如今步入社會多年,各自在不同的領域獨當一面,但相處的畫面一如當年。

相處的畫面幕幕重疊,此時才霎時發覺,重逢的每刻都如此彌足珍貴。

四人在把酒言歡的笑語中,祝福著彼此的未來。



及川扛著有些喝多了的岩泉,兩人有些蹣跚地走在前往旅館的路上。

岩泉醉後呼吸有些灼熱,搔癢著及川的肩頸。

扶著岩泉,及川無奈地心想,「人生沒甚麼罩門的傢伙,就是酒量很不怎麼樣。一高興就不小心喝多了,真是的~」


深夜,臥於岩泉身旁的及川,看著岩泉的頭頂,兀自呢喃道,『也不知道岩ちゃん會不會羨慕阿卷……,畢竟岩ちゃん好像很喜歡小孩,又跟他們想處的很好………』

看似沉睡的岩泉,眼睛忽然睜開,有些迷茫,聲音啞啞的說道,『別給我說些沒用的話啊,白癡川……』

努力清醒的岩泉,清了清嗓子,『蠢蛋,就算我們永遠不會同姓,也不會有血緣相聯的人,但我們兩個可是要一起過一輩子的』,順手用力的捏了捏及川的臉頰肉。

之後乾脆直接側過身面對及川,正色道,『你以為我是那種不考慮這些就決定跟你一輩子在一起的人嗎?』,有些粗魯的搓揉及川的髮頂,用一貫的吐槽語氣配上「你這蠢蛋」的表情說道,『把你那點腦容量多放在別的地方吧!』

及川呢喃地說了句,『蠢蛋………』,便微微摟著岩泉,兩人靜靜睡去。



隔日,準備收假的岩泉、及川二人,還得各自趕回宮城和大阪,前往車站的途中,兩人聊著預定新居的各種細節。

其實岩泉、及川先前在仙台市比較舊的社區,物色到一棟和式獨棟、有庭院的二層建築。兩人預計合買做為未來共住的居所。

這也是他們第一份共同的財產。相信他們未來會繼續累積無數的共同財產。


說著說著,兩人已走到月台分支路口,岩泉忽然從包包裡拿出一塊像是門牌的木牌。

及川定睛一看,上面刻著「岩泉/及川」。

一時之間,及川似乎感覺到一股情緒在心中緩緩地升起,或許就是所謂的「感動」吧。

心被這股溫暖情緒服貼的包裹著,及川微微低頭,像是抱怨的說道,『憑甚麼岩ちゃん排在我前面哪~』

『我是Iwaizumi hajime、你是Oikawa tooru,不管哪個,你字母都排在我後面,門牌名字當然是我前你後啊!』,岩泉粗聲粗氣得對及川曉以大義著。

正經的爭論這種無聊小事的岩泉,看起來分外像個孩子,弄得只是為了掩飾感動隨口一句的及川不自覺的彎起了嘴角。

意識到及川表情些微的變化,岩泉小聲碎念,『囉嗦甚麼呢你~』,一面將木頭門牌塞進及川手裡。

『等房子定下來,你回宮城,再一起裝在上吧』,岩泉扔下這句話,揮著手便轉身跑向往宮城的月台。

只留下疑似耳朵泛紅、心裡害臊匆忙逃跑的背影。

被莫名留在原地的及川,心想,「總像隻大猩猩粗枝大葉的岩ちゃん也知道害羞啊~」

微微握緊手裡的木頭門牌,「剛剛那啥,根本求婚了吧呆子~」,不禁失笑。

握著另類的「求婚禮物」,及川手裡溫暖,心裡甜。


帶著與舊友重逢和過去的珍貴回憶,與邁向未來的貴重承諾,

及川與岩泉,都分外期待及川返回宮城、一起入住新居的那天。




===============================

沒有校稿、沒有校稿、沒有校稿、沒有校稿、沒有校稿、沒有校稿


好久不見QQ 這幾個月去為人生奮鬥了,還錯過了小岩、徹徹生日真是......(跪地痛哭)

但人生奮鬥其實也還未結束,所以更文只能期盼天時地利人和......

(其實在我今天打開電腦時,我真的想不起來上次用它是甚麼時候了......)

(所以之後更文、回應、微博方面可能還是會處於失聯狀態,請見諒ˊ_ˋ)


復出第一篇是阿吽,單純是因為,當初底稿這篇存檔最多(揍飛)

阿吽的故事在我的存檔中有著一連串,很高興可以一篇篇讓它們成形,

期待自己可以完整完成自己設計的系列。(雙手合十)


其他CP,有機會的話,恩,有機會的話,我會繼續努力的:)

至於之前有人問到「月影」那篇會不會有後續,

哎呀,說來尷尬,因為那篇當初真的只是我失眠的產物,沒有特別計畫後續耶,

不過看起來似乎是頗有期待值的一篇(哪裡判斷的你?),有機會我會努力生出它的後續的(列入候補名單)。


PS_好像意外>100粉絲,啊啊,真是感謝大家不嫌棄,我會盡量不荒廢這裡的!(握拳)



评论
热度 ( 37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