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月影】陽光降臨前入睡

●CP感可能稀薄。

○時間點:一年生大學四年級。

○部分就讀科系、職業私設有。

【歡迎配合服用:〈AMIT2-不睡〉、〈陳綺貞-Sentimental kills〉(EP版)】



 


月島費盡力氣地將和自己身形相近的男子放倒在沙發上,疲累的吐了口氣。

「為什麼我要做這種事啊………」,擦著因為過度費力而泌出的汗水。

 

看著躺在自家沙發神智不清的男子,蹙著的眉更加糾結了起來。

無奈之餘,決定不再理會倒在沙發上、逕自陷入沉睡的泥醉男子。

 

「想一想還是太莫名其妙了……。而且還是國王陛下(王樣)───」

 

 

實在無法忍受身上烤肉店濃重燒烤味的月島,趕緊返回臥室洗澡,順帶洗去一身疲憊。

月島洗完澡例行做著家務,瞄了眼躺在沙發上仍一動不動熟睡的影山,回想著今晚熱鬧非凡的聚會。

「或該說是異常胡鬧吧───」,月島在心中修正道。

 

烏野高中男子排球部,在連續好幾年因時間無法全員配合上流局數回後,終於在今年成功舉辦。

由於部員、經理們皆分散於各地就學、就職,因此在故鄉宮城、不少人所在的大阪進行折衷,選擇在東京舉辦。

各自忙碌一方的眾人,在這一日,聚在了一起。

時光如流水,無聲的流逝。

當初的三年生、二年生們現在已是社會人士,一年生們也將在春季,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基於單細胞組合與熱血份子們對肉的強烈意念,這次聚餐便被擅自預定於都內的平價烤肉店。

光就時間、地點,「徹底大快朵頤一番」的慾望呼之欲出。

對吃一向抱持著「維持生命跡象穩定即可」態度的月島,一看到菅原前輩通知時間、地點的郵件,嘆了口氣。

「感覺肯定會很吵………。」

「都成年人了,應該不會再被逼著大吃大喝了吧…。」

「嗯…,也算好久不見了…」

 

月島一向準時,在附近先與山口碰頭後,兩人一同走向烤肉店,一面閒聊著。

『阿月最近很忙吧?沒想到你會答應參加呢~』,山口肩上背著繪圖畫卷,似乎剛從打工的設計事務所下班,『5月就要進行第一試了對吧?唔啊,感覺好緊張啊!不過阿月一定沒問題的啦~』

看著自說自話、對自己莫名有信心的山口,月島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自己有信心還是沒信心,只淡淡說道,『山口呢,就職已經定了吧?』

『嗯!對啊!會在現在打工的事務所繼續做唷~』,山口笑著答道,『畢竟大家都很好相處,可以留下真是太好了~』

說著說著,兩人已到了店門口。

才一走進店內,便看到田中、緣下、木下、成田等人已在店內,且氣氛也頗為熱絡。

 

『呦!是月島跟山口!』,田中大嗓門地喊著兩人。

緣下起身,對兩人說道,『澤村前輩、菅原前輩他們說下班會晚一些,先進來吧。』

田中拍著山口的背,開玩笑說道,『你們這群臭小子,竟然讓「前輩」們等哈~』

月島與山口入座沒多久,東峰、西谷一高大一嬌小的身影也進入了包廂。西谷一如既往大嗓門地吆喝著,與田中等人打招呼、嬉鬧著。

東峰溫和地看著,幾年時間似乎沒在東峰臉上有甚麼改變,或許是因為天生臉成熟吧。但從神色看來,似乎成熟、穩重了不少。

眾人閒聊之際,穿著西裝的澤村與菅原,神色匆匆地趕到。

菅原有點抱歉地向緣下說了些話。

澤村則熱絡地與東峰、西谷、田中等人打了招呼,順帶招呼了服務生,把菜單分給眾人。

 

同一時間,清水經理、谷地經理也一同到了。

手上本來還拿著菜單、想著烤肉的田中、西谷,一見到久違的清水,瞬間停下吵鬧,「咻」地一下便飛奔到清水面前,一訴許久不見的「思慕之情」。

包廂內的氣氛,一下又被帶向一陣熱絡的高潮。

 

慣於獨處、安靜的月島,久久未體驗這樣的強大陣勢,一下子還真緩不過來,向山口說了句要去化妝室,便離了包廂。

在店裡晃了一下,準備返回包廂的月島,卻在正廳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

但這兩個熟悉的身影,看起來卻不怎尋常。

「有股強烈的違和感」,就在月島心中浮出這話的同時,兩人其中的嬌小身影忽然看向月島這邊,忽然大喊道,『啊!!是月島!!!』

月島愣愣地看著兩人向他走來,默默心想,「怪人組合怎麼越來越奇怪了?」

『月島,好久不見啊~!』,日向還是一樣朝氣十足。

一旁的影山只是對月島微乎其微的點了點頭,作為打招呼的表示。

月島靜靜打量兩人,說了句,『你們倆這是甚麼突兀的穿著啊?』

日向、影山兩人臉上都忽然一陣尷尬。

『沒、沒甚麼啦,今天有教師甄試嘛~』,日向指著身上的三件式西裝,『果然很奇怪吧───!怎麼辦!我要面試幾間學校才會被錄取啊───!』

日向說完,便逕自哇哇叫的陷入就職煩惱中。

月島瞥了瞥影山,影山沉著聲,憋扭地說,『去大阪,和球、球團,簽約甚麼…的……。』

見影山難得穿了運動裝以外的衣服,表情有點好笑的模樣,月島止不住想作弄影山的情緒,陰陰地說道,『まぁ~國王陛下何需要跟我等庶民解釋這麼多呢~』

『喂!你這、傢伙!』,罵人言詞總是貧乏的影山,擠不出話、微怒地瞪著月島。

『啊,前輩們都來了,遲到的怪人組合還不走嗎?』,走向包廂的月島側臉看向影山。

影山左手抓住兀自焦慮的日向的腦袋,『走了,知道包廂在哪了,呆子!』

聽到影山說的話,月島忍俊不禁,嘴角揚起的小小揶揄道,『原來國王陛下和小不點(チビちゃん)剛剛在大廳是迷路啊~』

走在月島身後的影山,臉色鐵青,『不、不行嗎~!!』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你是國王陛下嘛~』,月島下意識覺得,「好久不見的國王陛下似乎更好玩了」

一旁恢復運轉的日向,快步跟上兩個身材高大的傢伙,抬頭對月島說道,『月島今天似乎心情很好啊?』

月島的思緒因為日向的無心之話瞬間冷卻。

「不。我只是很久沒見到他們,想作弄一下而已。並不是國王陛下特別有趣。」

想到烤肉轉換心情興奮的日向、似乎因為從大阪一日返回舟車勞頓一臉懵的影山,及若有所思的月島,三人依序進了包廂。

 

 

席間,高中時期已經很鬧騰的眾人,在久別重逢、酒精催化之下,越發激昂、吵鬧了起來。

其中的菁英田中、西谷自是當仁不讓,西谷只差沒拉著東峰一起跳起舞來了。

酒量奇差無比的日向,不過幾杯啤酒竟已微醺,和飯前與影山對賭誰喝的多那自信的模樣判若兩人。

讓人懷疑日向,「剛才到底哪來的自信?」

眾人皆小酌了一些,但除了西谷、日向,似乎都還不到醉倒著狀態。

經討論決定由東峰帶西谷回家,日向由澤村、菅原代為照顧後,正準備散席時,谷地忽然說道,『清水前輩,痾……,那個,影山くん好像在那邊躺了很久了呢……』

所有人直至此刻才發現───影山醉倒在旁邊不知道多久了!

 

記憶倒轉,因為趕回東京疲憊、飢餓不已的影山,一入包廂,便和日向、田中、西谷等人爭搶著食物,順帶喝了不少酒,但在這之後───

『影山,好像一吃飽就啪地倒在那睡著了』,身為眾人中少數記憶清晰的山口說道。

月島看著在包廂這麼狹窄的地方,大家這麼、這麼吵鬧的狀態下,還能呼呼大睡的影山,心中忍不住覺得,「簡直是世界奇觀!問題兒童研究中心怎麼沒把這傢伙抓去研究啊?」

其實月島是重度失眠患者,睡眠時間極短之餘,還極度淺眠。只要有些許的聲音,即使是風聲或是腳踩在地上的摩擦聲,都足以讓月島從睡夢中醒來。

因此月島對影山的睡眠能力會驚訝到這等程度,是有原因的。

『那……,誰知道影山家住哪呢?』,澤村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看向醉得不甚清醒的日向,同時嘆了口氣。

『那…,月島、山口你們有辦法收留影山嗎?』,菅原挑了比較能扛得動影山的兩人問道。

山口眨了眨眼,本想一口答應,月島瞄了眼山口身旁的繪圖畫卷,率先說了,『山口回去還有工作對吧?我來吧…。』

眾人雖驚訝於月島的「自動自發」,但由月島負責卻也令人放心。

澤村、菅原又交待了一下,對月島說道,『嗯…,那就麻煩你了,月島。』

 

月島起初還想在餐廳試圖叫醒影山,但影山似乎是極度熟睡型的,對於月島的叫喚可說是紋絲不動。

無奈的月島,只好奮力扶著神智不清的影山往自己家走去。

過程中,月島一千兩百二十八次後悔自己剛才「自告奮勇」的決定。

 

 

月島轉頭看著沙發上兀自酣睡的影山,心想,「今天還真的驗證了「自作孽,不可活」這句話了………」

月島從冰箱拿出,剛才在便利商店購買的醒酒飲料,想著再試著把影山叫醒看看。

和沉睡的影山奮鬥了20分鐘,月島還是選擇放棄了。

此時已近深夜。

 

「答、答、答」,牆上時鐘指針發出微弱的聲響。

看著牆上時鐘,已過了凌晨1點,但躺在床上的月島,帶著眼罩、耳塞,仍然睡意全無。

「真希望在凌晨前能睡著......。」

「怎麼今天特別難睡?難道是因為國王陛下在外面?」,月島狐疑的亂猜道。

想著躺在床上也是徒耗時間,月島決定起身活動一下,或許睡意就會意外降臨。


說實在的,其實月島有時真的挺厭煩這樣祈禱睡意降臨,但對服用安眠藥月島也很排斥,兩相權衡之下,月島還是選擇一個人住、盡可能減少屋內聲響,放鬆精神,每夜祈禱順利入睡。

即使如此,一晚上也只能睡著3個小時,至多4小時。

 

熱了杯牛奶,本想回房去的月島,看著因為喝了酒臉色有些粉紅的影山,腦中忽然出現前幾天看到的社會新聞,是酒後意外死亡案件。

『…………』,嘆了口氣,月島心想,「作為暫時保護人還是顧著他吧……,反正,也睡不著。」

看著似乎觸枕即睡的影山,想到失眠症的自己,月島苦笑了下。

動作輕巧的坐到地毯上,微微靠著身後被影山霸佔的沙發,翻開了書本。

 

靜謐的夜裡,屋中只有一盞小燈,月島輕翻著書頁的沙沙聲響。

 

 

清晨5點半,早起的鳥兒已在窗外發出啾啾啾的聲音。

平常在此時已清醒的月島,意外仍沉浸於極罕有的安穩夢鄉。

倒是,有晨跑習慣的影山,睡沙發睡了一晚後,在腰酸背痛的實感中醒來。

眼睛一睜,影山心想,「這裡,是哪?!」

影山本想「唰」的起身,卻發現,沙發旁有個金髮男子,抱著書、趴在茶几上,熟睡著。

「?」,影山定睛一看,「原來是月島啊~~」

「啊?!月島!」

正當影山尚處於震驚中,月島緩緩的睜開眼睛。

敏銳如影山,趁著月島還睡眼惺忪之際,趕緊閉上眼睛,果斷裝睡。

 

月島迷迷糊糊戴上眼鏡,小小的打了個哈欠。

「怎麼回事……,竟然就這麼睡著了…。」

「平時可是連躺在床上都……,真怪。」

「跟國王陛下應該,沒有任何關係吧…。」

看著仍閉眼睡著的影山,小聲的呢喃了句,『還真會睡呢。』


因為短暫得到些許好眠的月島,忽然興致一來,盯著影山,默默地觀察著。

影山看起來頗柔順的黑髮、不大的臉、聲音很低沉,講話總是沒腦袋單細胞,嘴唇薄薄的嘴、整體可能有「外貌協會」異性緣的五官、因為打排球越發健壯的手臂、大小與自己相近的手掌……。

「まぁ,國王陛下不講話、乖乖地睡著,似乎也挺好的。」

月島霎時間驚覺,自己一大清早的坐在熟睡男子旁邊觀察人家,而且還是關係不怎麼樣的熟睡男子!

甚至下了「挺好的」之類的評語。

「太詭異了!這一切!」

 

匆匆起身差點踢到沙發的月島,快步走向浴室梳洗去了。

待月島的腳步聲離去,影山大大的鬆了口氣。

「月島這傢伙幹嘛盯著我看啊───!難道發現我裝睡了?」

「重點是,為什麼我會在這啊?」

 

沐浴在清晨陽光下的影山,歪著頭,百思不得其解。

而月島還來不及為意外的好眠感到喜悅,便迎來有些慌張的意外早晨。



===========我是分隔線===========

尚未校稿尚未校稿尚未校稿尚未校稿尚未校稿尚未校稿尚未校稿


第一次寫影日影外的影山cp!!歷史里程碑!

感謝畫月影的太太們,以及安利過月影的大大們~~

雖然又是篇cp感稀薄的故事,但希望能被喜歡,哈哈。


取個有點裝的篇名XDDDDD

其實就是在講失眠。

這篇的起源,就是個意外失眠的夜晚。

我是個愛睡覺的人,觸枕即睡、睡眠品質也是好的驚人。

(以前允許狀況下,12小時up~15小時家常便飯,中間完全不會醒來)

對於失眠是甚麼感覺,說實在我不太能體會,但那天真的有折磨到我。

祈求著睡意降臨的感覺真的不是很好啊...:(

失眠或淺眠的人們,你們辛苦了TT


嗯!總之!要早睡早起唷(←完全沒資格說這種話的人)!

感覺此時好像應該放一下盧廣仲的早安晨之美?←並不用!)



ps_因為烏野的大家戲份也不少,就佔一下烏野的tag好了,不好意思:P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