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及岩及】愚人節

●4/1岩及日快樂!:)

●這篇是:「及川→←岩泉」→「及岩及 or 岩及」。




岩泉一與及川徹,從相遇至今,已經超過10個年頭了。

岩泉一自認,對及川徹基本上已瞭若指掌,畢竟一路走來也算是見證著及川徹的人生的小半部。

看著及川徹從粉嫩可愛、私下其實滿愛哭的小男孩,變成身高反超自己、英俊挺拔的校園風雲人物。

這10年歲月流逝下,不變的大概只有,對排球的熱愛執著和那與日俱增的女性歡迎程度吧。

 

及川雖然偶爾吊兒郎當,喜歡開些無聊玩笑,但即使岩泉仍然覺得及川「就是個極致煩人的傢伙」,卻也不得不肯認,及川的異性緣在認識10年來的各階段,都可說是首屈一指。完全無懈可擊。

憑著及川的外貌,加上對女性提出的要求也配合度極高,對不管是認識或不認識的女性都應對自如、呵護備至的長袖善舞,和稱得上幽默風趣的言談,也難怪每逢特定節日,必有為數眾多的女性充滿愛意的進貢禮品塞爆、堆滿及川的鞋櫃、桌面。

對於總是被「親衛隊」、「後援會」包圍的及川,一直旁觀的岩泉也算是習以為常。

然而,就在最近,部活定休的周一放學,看著及川在女孩們簇擁下,一群人討論著要去哪裡逛街、順便唱個KTV時,岩泉心底莫名浮出像是「不舒服」、「討厭」的情緒。

 

被突如其來莫名的情緒攪亂的岩泉,選擇用最快的速度飛奔回家。

看著翻了兩遍的新一期排球月刊、上週發行的JUMP、新買的海賊王單行本,頭靠著床鋪,岩泉不自覺的嘆了口大氣。

「沒道理啊………!」

「今天又沒有部活,周一和女孩子們去玩也習以為常了,怎麼會現在才覺得有點不爽呢?!」

「既然沒有妨礙到練習、也沒有給排球部製造麻煩,我怎麼會覺得討厭呢?」

『啊~想不通啊~』,岩泉「咻」的起身,決定去慢跑一會,甩開這些奇怪的煩惱。

換了運動服,喃喃道,『跟那傢伙有關的事情都特別麻煩啊~果然是煩人川!』

正在KTV歡唱的及川,猛然打了個噴嚏。

 

 

春暖花開,在這花粉症好發的季節,連人的心理似乎都不小心纖細了起來。

早早出門上學的岩泉,揉著發癢的鼻子,例行公事的來到及川家門口。

等了小半會,及川才一面整理著用心吹整的頭髮,慢悠悠地走出門。

『拖拉川───,你是要摸多久?』,岩泉睨了及川一眼,逕自先邁步向學校走去。

及川小跑幾步跟上岩泉,呵呵地笑道,『但岩ちゃん不都會等我嘛~』

岩泉瞄了笑得討巧的及川一眼,『嘖。』

『嘿嘿,誰叫岩ちゃん最喜歡我───』,被岩泉猛然一瞪的及川,忙改口,『是我最喜歡岩ちゃん了啦~~~』

兩人並肩走著,街邊的櫻花花瓣隨風紛紛飄落。

『真的喜歡你唷岩ちゃん』,及川小聲地說道。

『別胡說八道了,神經川!』,岩泉用力地搧了及川的背一下,輕巧的岔開話題,『話說你昨天看了那個節目了嗎?超好笑的!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岩泉像是想起昨晚看的節目,哈哈的笑了起來。

及川看著岩泉大笑的模樣,配合的聊起節目內容,但嘴角卻微彎起一絲苦澀。

 

隨著夏季大賽IH越來越近,升為三年生的岩泉與及川,為了這最後一年的高中排球生涯,每天除了上課、吃飯、睡覺,就是排球。

平時部活時間外圍繞在及川身旁的女孩們,也因為及川近來的忙碌,不太群聚出現了。

因而意外換得一片平靜的岩泉,莫名地有種「鬆了口氣」、「雨後天晴」的感覺。

「唔欸?不過就是及川沒和女孩子出去玩而已───」,摸摸自己似乎很愉悅的嘴角,暗自驚訝,「我精神不正常了嗎──?」

 

不過,比起心中的莫名情緒、累得讓人近乎嘔吐的部活強力訓練,遲鈍如岩泉,忽然意識到及川這位「青梅竹馬」,在近期出現了個令岩泉百思不得其解的行為──「及川最近總是莫名其妙地對我說喜歡我喔!」。

常把及川說的話當街邊宣傳車廣播的岩泉,絞盡腦汁的回想及川說類似喜歡自己的話的情景。

不論是假正經、開玩笑,還是吃飯吃到一半、部活慢跑時,甚至是回家收操、拉筋時、在及川家打電動時,這頻率算下來,才驚覺,「及川這傢伙,不太正常啊───!!」

岩泉忽然地陷入一陣苦惱,「該不會是又在甚麼奇怪的地方鑽牛角尖了吧?嘖,都快IH了還給我發神經───!完全沒有主將的自覺啊!!」

岩泉「砰」的關上置物櫃,引得一旁的花卷側目。

『你今天有點浮躁啊,岩泉~』,花卷換著球衣一邊說道。

『嘛~是有點……』,岩泉猶豫了一下,對花卷問道,『欸花卷,你有發現及川最近很怪嗎?一直對我開些低級玩笑,就喜歡甚麼的。整個很怪啊──!』

花卷愣了一下,有點遲疑地問道,『你……,最近才…發現嗎?』

『啊?他不是這陣子才這樣嗎?』,岩泉一臉疑惑。

花卷忍不住在心中偷偷為岩泉的遲鈍嘆了口氣,心想,「及川你也不容易啊~」,決定引導一下岩泉,『你覺得他是在開玩笑呀~?』

『啊?!當然的吧~!』,岩泉這下更疑惑了。岩泉同時心想,「而且還總是一臉輕浮的樣子,嘖嘖。」

『我倒覺得他挺認真的啊』,花卷留下這句話,出了部活室。

 

不太擅長煩惱的岩泉,結束部活後,找了個藉口,先行離開,沒按往例和及川一起回家。

在外頭晃了一會的岩泉,自然而然地在公園停了下來。

坐在長椅上,看著空地與兒童沙丘,岩泉不禁回憶起兒時與及川一起玩樂的點滴。

 

還是小孩的及川,天天帶著排球,在公園獨自一人玩著。

帶著捕蟲網、昆蟲觀察盒的岩泉,奔跑在樹林、草叢間。

『欸,你一個人玩,不無聊嗎?』,岩泉看著黃昏還不返家,自己練習著排球的及川說道,『以後要不要一起抓蟬或甲蟲?』

被陌生人搭話的及川,一個沒注意,被自己的排球打中,『哎喲……,好痛……』

『你沒事吧?』,岩泉看著瘦小可愛的及川,心想,「不是天天都來打球嗎,怎麼都沒曬黑?」

『沒事……』,及川眨眨眼,把排球撿回來,微笑地對岩泉說道,『你要不要一起打排球?這樣就不無聊啦~』

 

想到第一次的對話,岩泉微笑輕聲說道,『果然一直都是排球笨蛋啊~』

『岩ちゃん在別人背後說人家壞話,很不可取唷~!』

岩泉背後忽然傳來及川柔軟的聲音、調侃的語氣。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啊?』,岩泉問道。

及川歪歪頭,說道,『嗯……,直覺?』

及川在路燈下,地上映出長長的影子,和煦的微笑,那表情,一如初識當時。

眼前的及川,初識時的小及川,在岩泉心中悄悄的重疊,岩泉微笑了起來,搖搖頭,語調低沉的對及川說道,『今年要贏啊,排球笨蛋。』

『嗯!是一起贏!』,及川學著岩泉平時搧背的動作,拍了下岩泉的肩膀。

 

 

及川對岩泉「流浪到公園之失蹤一小時事件」,自動以「煩惱IH、春高」結案。

接下來的日子還是一如既往地煩著岩泉,變著法子用各種開玩笑的方式向岩泉示愛。卻不知道岩泉早已意識到,且用審慎的態度觀察著一切了。

一早上學路上,因為睡晚了,咬著夾蛋吐司便出門的及川,和往常一樣快步跟上等了自己一會的岩泉,嘻嘻的說道,『耐心的岩ちゃん,很喜歡喔~』

及川心想,「今天是愚人節隨便說說也關係吧~~』,完全不記得自己過去幾個月即使不是愚人節還是不斷做著差不多的事情。

『及川』,岩泉忽然停下腳步,認真地看著咬著一半吐司的及川,用敬語說道,『我也喜歡你,請跟我交往吧。』

原本嘴裡咀嚼著吐司的及川,除了生理機能必要的運轉外,身體徹底凍結。

隔了一下才用有點尷尬、緊張嘿嘿的笑著說道,『嘿嘿~今天是愚人節耶!岩ちゃん想騙我是吧?!我才不會上當呢!』

『啊~想不到岩ちゃん也會開玩笑呢~~まぁ~~畢竟是愚人節嘛───』,及川自顧自哈哈笑著說道。

『及川』,岩泉正色說道,『我是認真的喔。』

『你好好考慮下吧』,岩泉緩緩踱步向前。

被留在原地的及川,內心各種萬馬奔騰。

 

原以為拖過幾天不與岩泉見面,應該就沒事了的及川,在中午前收到岩泉的簡訊,推翻了他這個計策。

部活結束,兩人並肩走著,皆未主動開口說話。

直到走到公園,岩泉示意及川一起坐到長椅上,兩個人才不像碰巧同路、走得比較靠近的陌生人。

『吶,及川』,岩泉用低沉的嗓音沙沙的喚了一聲及川的名字。

及川從剛才就有點緊張的捏的手,心想,「岩ちゃん這樣叫我的時候最有魅力,但也最讓人緊張…」

及川深深吸了口氣,對岩泉說道,『其實、其實我喜歡岩ちゃん很久了!但是…,我們認識那麼久了……』,說道這,有點失落的低下頭。

沉吟了幾秒,又抬頭,像平時抱怨的模樣對岩泉說道,『而且,岩ちゃん又是個笨蛋───!那個遲鈍……,我都說了幾百次喜歡你了,你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我、我都想放棄了說!』

關於這點,岩泉還真的沒辦法反駁,歉然笑道,『抱歉啦。』

拉過及川的手,緊緊握住,『還好你沒放棄。』

看著彼此交握的手,心想,「原本只是一起打排球的手,可以握到一起,真是太好了。」

 

兩人你儂我儂了一陣後,原本靠在岩泉肩膀上的及川,喃喃的說道,『我們開始交往的日子竟然是愚人節………。感覺好像是個謊言喔……。像是隔天就會說是騙人的一樣欸。』

猛然蹦起,激動的對岩泉說道,『岩ちゃん不可以欺騙我的感情喔!!』

岩泉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把及川的頭壓回肩膀上,揉著及川蓬鬆的頭髮說道,『你瞎想甚麼啊!白癡川!』



===========我是分隔線============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4/1岩及日快樂!!!

本來以為這篇會開天窗的......,但還是勉強在4/1報到了!真開心!


唔唔,每次寫阿吽都頗順,真是讓人喜悅的一件事。

(唯一問題是這個夜間時刻,肚子有點餓了XDD)

這篇短篇,和之前的時空連不連似乎都沒差(?)。

在之前的時空我之前好像都沒提阿吽怎麼交往的樣子吧(歪頭)←自己也忘了!!


這篇因為是岩及日,所以有點寫的比較岩及(有嗎?XD)

但這邊的阿吽還是及岩及,不會固定及岩、岩及,我是這樣想的。

如果有無意識偏到哪邊,還請包涵兒(鞠躬)


PS1_以前有想過寫篇小岩單戀徹徹,虐戀情深一下,但因為各種原因Pass掉了。

或許會變成無法達成的夢吧XDD


PS2_4月竟然就這麼來了,猝不及防啊。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