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赤兔】此生最難應付之人

●本篇是「赤兔」────!!!(未入坑的人,沒錯,就是在對你招手!)

○夢寐以求想完成的赤兔終於出爐,有種對自己有了交代的感覺:)

●赤兔高中時期,未交往設定。

○人設應該沒崩,只是希望讀起來不會太少女系==




赤葦京治,可以用他目前在世上生活16年的時間,保證一件事────

「木兔光太郎,恐怕會是他此生最難應付的人!在各種意義上。」


仍然是平凡的一天,放學後的梟谷學園二年級教室裡,赤葦耳邊,也一樣是木兔不絕於耳的吵鬧聲。

今天的主題是,3月14日赤葦應該回送巧克力。

「明明不同年級,卻能時時出現。就算刻意躲開試試,也能無誤找到……,算是了不得的技能吧────」,赤葦睨著專注抱怨的木兔,心想,「更厲害的是,都這種程度了還完全感覺不出來………。」

『各種意義上,都異常的強大啊……,木兔さん』,赤葦默默將心裡的話呢喃出聲。

木兔的抱怨碰巧告一段落,意外聽的清晰,好奇問道,『赤葦,你在說甚麼強大啊?』

赤葦悄悄的在心中「嘖」了一聲,馬上巧妙得回道,『我是說,木兔さん記憶力真好。不過是上個月碰巧讓你請了甜點,你竟然還記得。』

『當然啦!跟赤葦一起做的事情,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嘿嘿~!』,自以為被赤葦稱讚了的木兔,忍不住開心的得意著,『所以啦!赤葦現在得要「回禮」才行啊!』

看著木兔那模樣,赤葦不禁在心中吐槽著,「就那麼「巧」在2月14日請我吃甜點,又「碰巧」在3月14日跟我要回禮───。那點心思我可不至於看不穿。然而……,慘的是,本人竟然毫無自覺…………」,想到這,赤葦已弄不清自己是該挫敗,還是該憤怒。

見赤葦臉上情緒相當複雜、難解,木兔忍不住問道,『赤葦~?』

總是猜不到赤葦內心想法的木兔,這次也不例外。

在這種情況下難免有點不安,囁嚅的說道,『也、不是一定要你今天給我回禮啦……,那我先────』

赤葦一把拉住正要站起身的木兔,微微用力的扣著木兔的手腕。

『赤葦?』,一向慢條斯理、慵懶閒適的赤葦竟能如此迅速地抓住自己,讓木兔有點驚訝。

然而,木兔還有件不了解的事,「赤葦京治是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不會落空的男人」。

赤葦右手還是扣著木兔,左手卻撐著桌上,眼神直勾著木兔,嗓子低啞的說道,『巧克力就不必了。我請木兔さん吃個飯吧。』

看著赤葦有點魅惑的眼神,木兔呆愣的點頭說好,心想,「本來只是想要赤葦的巧克力,換到和赤葦一起吃晚餐──,好像、更好───!」

經過單純的直線思考後,木兔立馬因為能和赤葦吃晚餐而開心地哼著歌,完全忘了適才赤葦有別以往的危險氣息和魅惑眼神。

並肩走在木兔身旁的赤葦,眼眸深幽的瞅著木兔,似乎暗自下定了甚麼決心。



午餐時間,木兔總會自動自發到赤葦的班級報到。

起初赤葦同班同學還覺得,「赤葦さん,還真是受到前輩愛戴呢!」,之後也漸漸領略到,木兔的等級遠遠不是對後輩的愛戴而已,而是「前輩真的很喜歡赤葦さん呢!」

然而對眾人「關愛」目光毫無感覺的木兔,仍然坐在赤葦對面,拿出自己的筷子,對著赤葦多準備的便當,說著,『我開動囉~!』

原來也對眾人關愛的眼神很無奈的赤葦,也在不知不覺中能夠淡定以對了。

看著木兔抱著便當,吃的津津有味,赤葦心想,「原本還想說是偶一為之,沒想到竟成了慣例了……。雖然,當作是…寵物餵食…?也沒甚麼………。」

『啊~~赤葦做的便當真是宇宙好吃啊~!』,木兔在狼吞虎嚥間歇時分讚嘆著。

『你也太誇張了』,赤葦淡淡回道。但看著木兔快速的清空飯盒,嘴角還是不禁得意的上揚。

唰唰扒光所有食物的木兔,心滿意足地放下飯盒,對赤葦充滿敬意的說道,『又感謝你的招待了,赤葦~~』

拿過飯盒的赤葦,只是回說,『木兔さん只要別在社團活動或練習賽給我添麻煩就行了…。』

『赤葦別說的好像我是個大麻煩一樣啊~~~~』,木兔像是大小孩一樣的纏著赤葦說道,又像抱怨、又像撒嬌。



片刻後,木兔便返回三年級教室,踱著步,心想,「赤葦…,真的覺得我很麻煩嗎……?」,歪著頭,用不常運轉的腦子難得努力思考著,「唔啊………,怎麼覺得有點不舒服……。莫非是吃太飽了?但又好像不是肚子痛……。胸口有點悶啊………。」

胸口發悶的木兔,下午第一堂完全呈現爆睡狀態,連鄰桌的同學對自己惡作劇都沒發現。

趁著下課,木兔打著哈欠走向販賣機,打算喝個飲料提提神。

忽然瞥見,校舍角落,有個木兔再熟悉不過的身影,讓木兔瞬間停滯,選擇駐足。



下午部活,部活室中部員們還是吵吵鬧鬧的邊換著衣服、邊聊著天。

然而,往常最活躍於話題中心、討論也格外大聲的木兔,今天卻獨自站在櫃子前換著衣服,未加入木葉等人。

赤葦看著一反常態的木兔,有些疑惑,卻未主動詢問。

練習過程中,木兔狀態仍然持續低迷,和赤葦也是各種配合失誤。

而這一切,顯然是,木兔的神智似乎完全不在身體之中。

對木兔千奇百怪狀態皆熟稔於心的部員們,一個個心領神會的用眼神交流著,「絕對跟赤葦有關!!」

部員們決定派遣和木兔最好說話的三年級經理人─白福雪繪出馬,套問木兔的狀況。


雪繪趁著赤葦不在時,藉著遞水給木兔的機會,熟練地調侃道,『唷,猛禽類さん今天毫無元氣呢!』

木兔像是垂著耳朵的大型犬,有點哀怨地悄悄哭訴,『我今天看到衝擊性的一幕……』

這個開場,反而讓雪繪一頭霧水,做出安撫狀的問道,『衝擊?』

『欸欸,你說,赤葦在女生之間很受歡迎嗎?很有行情嗎?』,木兔有點哀怨地問道,『我可是到了現在,到了高三,身為人生的前輩,卻還沒被告白過一次呢………!』。

木兔沮喪之情溢於言表,但對自己哀怨的原因似乎還是一知半解。

『是嘛~』,雪繪不禁在心中心疼著赤葦,「純天然單細胞也太難應付……」

『怎麼聽著你好像知道赤葦的事啊!告訴我、告訴我~~!』,木兔看著神神秘秘的雪繪,趕緊展開纏功,祭出利誘,『我、我,我請你吃點心───!』

一聽到有食物,雪繪眼睛一亮,『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就告訴你~~赤葦くん在女同學間當然很有人氣啦~成績好、長的又帥,對大家都很禮貌~』,瞥瞥木兔,像是在說「木兔你這樣不行啊」的樣子,又說道,『我們三年生也不少人想跟赤葦くん告白的啊~』

意外接收到過多訊息的木兔,陷入長長的當機狀態,雪繪忙跟其他部員們比手畫腳,傳遞訊息。

『是嘛………,我都不知道赤葦原來這麼厲害………』,木兔用著身心俱疲的聲音,喃喃自語道。

看著木兔這樣,雪繪心下稍微歉疚了一秒,但還是立刻對木兔說道,『說好的點心,明天別忘了啊!』,翩然離去。

下秒,雪繪飛速奔往部員們身旁,傳遞這個巨型八卦。

「那個木兔,好像開始有點自覺了!!!」


赤葦才從廁所回到體育館,幾秒之間便瞬間感覺到,「部內氣氛有重大的轉變!」

恢復練習後,除了木兔以外的部員精神似乎更集中了,唯有木兔,仍是神遊太虛的狀態。

這次狀況過於嚴重,連教練都有些看不下去,把木兔喊去訓話。

隔了一會,教練向赤葦詢問道,『赤葦,木兔這狀況怎麼回事你知道嗎?』

赤葦恭謹的回道,『我不知道。』

『唉,平時還有你能搞定,現在這樣實在是…』,教練一陣長吁短嘆。

赤葦瞄了眼教練,算是接收到教練委婉的「暗示」,嘆了口氣,『我去看看吧。』

『有勞你啦,赤葦』,教練如釋重負的拍了拍赤葦的肩膀。


「這傢伙────,還甚麼不會在部活添麻煩呢───」,赤葦內心碎唸著木兔。

『木兔さん!』,赤葦用力喚醒木兔放空的神智。

『あ、あ、あ、赤葦!』,看著靠近自己的赤葦,木兔像是看到猛鬼一樣的趕忙避開。

赤葦蹙著眉,看著木兔反常的反應,『你幹甚麼呢?』

『沒、沒、沒啊───』,木兔表情極其不自然的裝鎮靜。

『木兔さん,如果沒事的話,來跟我練習吧。別心不在焉的』,赤葦溫言叮嚀著,又補了句,『不是說不會在部活時添麻煩的嗎?』

木兔猛然想起中午和赤葦說的話,有點歉仄的說道,『喔……抱歉,為了無聊的事情添麻煩了……』

赤葦轉頭看著像是做錯事後乖乖認錯的孩子的木兔,微笑的說道,『木兔さん還是精神些比較正常啊。』

看見赤葦的淡淡的笑容,木兔像是被鼓舞一樣,瞬間忘了剛才的糾結,笑顏逐開的說道,『是嗎?赤葦比較喜歡這樣的我嗎───?!』

體育館中做著練習與自己工作的眾人對赤葦傳遞著同情的眼神,而當事人赤葦則是背著木兔、重重的嘆了口氣。

除了木兔,所有人同時想的都是,「無自覺實在太可怕了───!」



部活結束後,恢復正常運轉的木兔,如常的纏著赤葦,嘰嘰喳喳地說著下午睡著被惡作劇的事情。

眾人技術性的撤離體育館,離去前還一個個貼心的遞給赤葦「加油啊~!」的眼神,弄得赤葦異常無奈,心想,「木兔さん已經無可救藥到得所有人都指望我主動了嗎───」。


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赤葦耳邊聽著木兔的聲音,心思逐漸沉澱下來,「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吧…。還以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

本來興致高昂得木兔,似乎忽然想起了甚麼,頓時安靜了下來。

赤葦側過臉,瞄著神色怪異的木兔。忍不住問道,『木兔さん今天下午一直很怪,怎麼回事?』

明明神色失落,卻強裝語氣歡樂的木兔,臉部有些憋扭地,說道,『赤葦───,那啥、我們班的永井今天被人告白了呢!呵呵,赤葦、有被告白,過嗎?』

赤葦一眼便看穿木兔在想些甚麼,心道,「八成是今天下午被告白被他看到了…。雖然終於有些反應了,但…別那副表情啊你───。」

『有幾次』,赤葦淡淡地說道。

聞言,木兔憂鬱的神色又更重了,「啊……白福說的是真的啊…」,又繼續假裝神采奕奕的說道,『那、赤葦有想交往的人嗎~?』

雖然發出呵呵的笑聲,卻還是掩飾不了語氣中的在意。


木兔的在意、失落,都是赤葦想得到的反應,但看到這樣的木兔,赤葦卻高興不起來。

但想著或許是個試出木兔真實想法的好機會,赤葦暗暗咬牙,說道,『是有個有點在意的人,想交往看看。只是,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意思。』

赤葦的回覆,像是刻在木兔心上一般。

一時之間木兔毫無反應,像是時間停滯在赤葦話音落下那剎那。

終於反應過來得木兔,呵呵地笑著,一邊勉強地說道,『是嘛、是嘛~!赤葦要快點和喜歡的人說啊───!「咚康」的跟對方告白吧!拖久會後悔的!後知後覺也是……』

木兔聲音猶如呢喃一般,『別像我一樣……。』

說完,木兔便快步走向岔路,轉頭對赤葦喊道,『明天見……,赤葦!』


木兔舉步走沒兩步,便被人一把扯住,拉進懷裡。

『あ、赤葦──!』,雖然驚訝,但木兔還是死命低著頭。

赤葦用力把木兔轉過身來,讓木兔面對自己,扯著木兔的手,大聲得說道,『會露出這種表情,就別勉強自己笑著說話啊你───!』

不同於以往溫文儒雅、慢條斯理的赤葦,現在的赤葦在木兔看來,「似乎,是在生氣。」

『我、我才沒───』,木兔忙想辯駁。

赤葦皺著的眉頭,痕跡又更加深重,深吸了口氣,完全不帶敬語的對木兔吼道,『你也該承認了吧───!明明就因為看到我被告白,不正常了一下午;剛剛問了那些話,明明就弄得自己很失落!』

大手一抓便把比自己略高一點的木兔用力地扯進懷中,側靠著木兔微刺的頭髮,低聲地說道,『也該承認你喜歡我了吧────!』

木兔下意識想脫出赤葦的懷抱,一邊說著,『我才、我才沒──』

沒想到赤葦抱住自己的力量竟出乎意料的巨大,木兔用力使勁才甩開赤葦的雙臂。

跑沒幾步,又被赤葦追上狠狠地拉住手。

赤葦嘆了口氣,說道,『你…,真的會逼瘋我啊……!』


『赤葦───,赤葦才是莫名其妙吧!』,被抓著手木兔,撇過臉說道。

木兔猛然抬頭對赤葦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一看到有女生對赤葦告白,我就變的怪怪的,好不舒服──!別人跟我說你很受歡迎也是,感覺很討厭──!』

『跟赤葦在一起很開心,但是喜歡赤葦甚麼的………,不可能的吧──!』

木兔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低低的說道,『我要回家了……。』


看著木兔似乎是一時無法接受感情的頓悟,赤葦輕聲問道,『你不想知道我在意的那個人是誰嗎…?』

木兔「哼」的一聲,表示自己,「不想知道」。雖然木兔仍然臉色凝重。

看著木兔,赤葦又再說道,『那我偷偷告訴你吧。』

『我不是說了我不想知道了嘛!』,木兔猛的甩著手,掙扎了起來。


『是你喔,木兔さん。』

赤葦柔軟的聲音像是緩緩飄落的羽毛,覆在木兔的心上,熨貼出微微的熱度。

『你說甚麼?』,木兔下意識反問,『騙人的吧!我才不信!赤葦忽然這麼兇,不對我說敬語,還一直「你」、「你」、「你」的!肯定是騙人的───!』

面對木兔又孩子氣的憋扭起來,赤葦心下反倒放心了些,「終於有點平常的樣子了。」

『是真的喔,木兔さん。』

赤葦再次將木兔抱進懷裡,但這次是像往常一般平穩的赤葦。

木兔不發一語的被擁抱著,心想,「騙人的吧!是夢吧!」

『木兔さん,明明這麼在意我。我都表明心意了,你也該回應我一下了吧~』

赤葦的聲音像是羽毛刷過木兔的耳際,讓木兔心上一麻。

『我……沒喜歡過人,對赤葦,這樣、算是喜歡嗎…?』,木兔呆愣地問道。

赤葦又嘆了口氣,緊抱著木兔,靠著木兔的耳朵,說道,『真的敗給你了………』


赤葦京治,可以「再次」用他目前在世上生活16年的時間,保證「另一件事」────

「木兔光太郎,絕對會是他此生最難應付、但最喜歡的人!」




=========我是分隔線=========



寫完這篇赤兔我真想滾上床鋪咕咚咕咚的翻滾!!

嗚嚶嚶~畢竟想寫赤兔已經太久了───!


以前還曾覺得木兔受甚麼不行不行,但自從一吃好多太太安利的赤兔糖,

徹底掉坑掉得不像話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覺得我已經奔跑在赤兔的不歸路上了───!


本篇有非常多破折號跟驚嘆號,請原諒我。

因為太多語氣想要表達了~~~


總之木兔在赤兔模式中,就是無自覺、無神經的二無人士!

交往前,赤葦可能就一直得是個可憐煎熬的男子!

畢竟對方神經太大條或根本不存在。辛苦了,赤葦!!


哈啊~我一直覺得,赤兔模式中的赤葦肯定是個在某個timing會很強勢直攻的男人!

所以本篇,還是覺得讓赤葦來做開口的人!

木兔你就繼續無神經、無自覺吧XD(赤葦眼神死)


omo,本篇寫完有種心願完成的感覺,有點感動XDD

希望不會是太怪異的作品......:D


有機會會繼續寫赤兔>/////////<



评论 ( 6 )
热度 ( 77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