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瀨見白】嘮叨

●3/10 瀨見白日賀文一篇(提早祝賀)。

○時間序承接前文〈看見〉,歡迎配合服用:)

瀨見白已交往設定。瀨見高中畢業已就職一年,園林修葺、建造見習中in福岡;白布大一新鮮人,入學數個月in東京。

○本篇最後意外甜膩───

○歡迎搭配─【IU & 任瑟雍 - 嘮叨】XDD




東京的梅雨季,細雨連綿了將近兩周,終於在今天露出了些許的陽光,但獨自打掃著租屋處的白布,似乎還困在陰雨天的憂鬱中。

這陰鬱的狀態,其實已持續了好幾週,但白布還是循規蹈矩的到校上課,善盡學生的本分。

將書架打掃乾淨,將書本按照順序排列整齊,用吸塵器吸過地板,濕潤抹布,從裡到外擦拭木地板。

看房間被自己打掃得窗明几淨,白布略為滿意的點點頭,從冰箱拿了冰開水,準備解解熱。

「如果甚麼事情都可以像打掃一樣,有一定的順序,只要循著順序就可以做到完美,就好了……」,白布喝著冰開水,放任自己思緒放空。

右手滑開手機,看著Line,心想,「上次聯絡竟然已經是兩個禮拜以前了───」

白布放下水杯,整個人撲倒在長椅上,靠著瀨見上個月送的生日禮物─熊本熊抱枕,心想,「去小島見習,到底是要去多久啊?!」

想到這,白布忍不住捶了捶熊本熊抱枕,像是把抱枕當成瀨見一樣,小小發洩著。

小小宣洩了怒氣後,白布摸摸抱枕,百般聊賴的用手指戳著熊本熊的腮紅。

「瀨見さん,看綜藝節目大笑的時候,跟這傢伙,還滿像的嘛~」

想到這,白布自己也禁不住的笑了起來。


這時,窗外又下起了綿綿細雨,白布趕緊起身至陽台,將早上拿出去曬的棉被、衣物收進屋內。

抱著大批棉被、衣物,關上落地窗時,看著窗外,白布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雨甚麼時候才要停啊?』

同時心裡想的卻是,「我們甚麼時候才能見面啊?」



「來到島上已經兩個禮拜了啊……,啊───!好想和賢二郎聯絡啊───!」,頂著正午大太陽、帶著大草帽、吃著便當的瀨見在心中吶喊著。

左手滑著毫無訊號的手機,喃喃自語道,『在這,你還真是一點用也沒有啊──』

瀨見來到這個位於天草附近的小島,已近兩周。這小島上,除了無線電,沒有任何通訊系統,手機也完全在服務區外。

因此,瀨見上一次與白布聯絡,已經是10幾天前從福岡出發那時了……。

咀嚼著米飯的瀨見,心想,「也不知道賢二郎怎麼樣了…。上課忙不忙啊,有沒有準時吃飯啊……?那傢伙總是一認真起來就忘了吃飯、睡覺,實在太讓人擔心了──」

『英太,下午工程要開始了──!吃飽了就快過來──!』,擔任工頭的叔叔,扯著大嗓門對坐在廣場的瀨見喊道。

瀨見應聲後,趕緊將便當內剩餘的飯菜送進嘴裡,心想,「叔叔和工頭大叔、老伯們一個個嗓門都這麼大,耳濡目染甚麼的,難怪之前去東京賢二郎直說我講話太大聲……」

想起白布當時吐槽自己的樣子,瀨見不自覺傻傻地笑了起來,「唔啊~上次見面已經是幫賢二郎慶祝生日的時候了呢……」

瀨見手拿吃了一乾二淨的飯盒,站起身,望向東北方。

海水一片湛藍、海浪洶湧的拍打著沿岸的礁石,喃喃的說道,『甚麼時候才能見面啊?』



在瀨見音訊全無的第三周,東京的梅雨季終於結束。

仍然獨自在家的白布,取出衣櫃中短短一個月竟已積滿水的除潮盒,倒光盒中的水,拆開新買的克潮靈補充包,重新安裝。

「孤島見習也該結束了吧──。倒是打個電話啊你!」,想著瀨見,心中生出一絲埋怨的白布用力的江除潮盒放入衣櫃,「磅」的將衣櫃門關上。

白布正想去準備晚餐轉換一下心情,忽然地,手機猛然響起鈴聲。

是瀨見專用的鈴聲。

手機在桌上吱吱震動、鈴聲響個不停。到剛剛一直心懷怨念的白布,還是在第一時間接起了手機。

『喂…』

『賢二郎~!』,電話那頭的瀨見顯得朝氣十足,『我們剛到天草,正準備去熊本。過幾天才回福岡~』

『喔,這樣啊…』,白布的語氣與適才迅速接起電話的動作南轅北轍。

『咦?賢二郎你怎麼沒甚麼精神啊?感冒了?』,瀨見敏銳的察覺到白布語氣中微小的不同,『東京最近一直下雨吧!沒隨便淋濕吧?出門要帶傘啊你!』

聽著瀨見嘮嘮叨叨,白布不知為何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微弱怒氣。

有點忽然地打斷瀨見例行性的叮嚀和嘮叨,說道,『你別囉嗦了──,瀨見さん只想跟我說這些嗎──?』

瀨見因為白布忽然地語氣轉折,一時錯愕地說不出話。

同時身旁又傳來,「英太,過來一下───!」的喊叫聲。弄得瀨見拿著手機,一時不知該怎麼辦。

只聽見,白布說了句,『瀨見さん去忙吧,掰掰』,電話便掛斷了。

瀨見愣愣地盯著手機,心想,「這是、怎麼回事啊───!」,完全一個頭兩個大。



距離擅自結束與瀨見的通話,已過了一個小時,白布仍然坐在原地,盯著一片黑暗的手機螢幕。

「………,我在搞甚麼啊………,明明隔了這麼久才聯絡,一離開小島就跟我聯絡,結果我………」

「該向他道歉吧………」

「但要怎麼解釋忽然亂發脾氣…………」

「想要你不是只關心我有沒有吃好睡好這種話,哪說得出口啊…………」

躺倒在椅子上的白布,悄悄在心中懺悔著。

手摸著熊本熊抱枕,『對不起啊……,是我太憋扭了……。』

握著手機,靠著抱枕,想著瀨見,白布竟不知不覺睡著了。


迷迷糊糊睡著的白布,在睡夢中忽然被手機鈴聲喚醒。

神智雖然還未恢復清醒,但自發性的接起電話,『喂?』

『喂喂,賢二郎,我待會就上飛機了。快三小時後到羽田───』,電話傳來是白布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一時之間,白布腦中的瞌睡蟲全數被驅離光光,『瀨見さん不是要去熊本嗎?!怎麼回事──?』

『喔,熊本那只是叔叔要招待大家放假一天,沒甚麼重要的啦~』,瀨見語氣輕鬆地解釋道。

『是嘛……,那、你不一起嗎…?』,白布語氣細弱問道。

瀨見立即答道,『我聽你聲音怪怪的有點擔心,就跟叔叔他們說了過幾天直接回福岡~』

聞言,電話那頭的白布,靜默了一會,嘴角卻不自覺的彎了起來,平淡的回道,『是嘛~』

『嗯!我說賢二郎你吃飯了吧?都這時間了!』,瀨見又忍不住繼續說道,『聽你接電話的聲音,該不會又不小心在椅子上睡著了吧?!你這樣遲早會著涼的───!』

聽著瀨見像老媽子一樣嘮嘮叨叨,白布只是微笑著,用「嗯啊」、「好啦」、「喔喔喔」等話語回應著瀨見。

直到好幾分鐘後,才笑著問道,『瀨見さん你班機時間沒問題吧…?』

只聽瀨見匆忙地說道,『糟了!真的得走了───!待會見啊,賢二郎!』

白布安定的回道,『嗯。』


結束通話,白布微笑的看著手機從明亮、變暗、自動鎖屏,才從椅子上起身,走向廚房。

「晚餐,多做些吧。再一起吃消夜好了。」



吃完消夜的兩人坐在椅子上,白布靠著瀨見的肩。

『我說,你那時候……是在不高興?』,瀨見假裝若無其事,有點小心翼翼的問道。

白布偷偷抿抿唇,說道,『你猜啊~』

本來盯著電視裝淡定的瀨見,偷瞄著白布,「從他臉上完全看不出來啊……」

『唔……,是因為我去島上太久沒跟你聯絡……?』,胡亂猜完,又立馬解釋了起來,『那是、我也不知道那島上連手機都收不到訊號啊───,誰也沒辦法想到日本近海竟然還有連手機訊號都收不到的小島吧~~?』

見瀨見極度無辜的解釋著,白布略感滿意地說道,『也是呢~』

『聽你這樣說,你好像不是不高興這個喔……』,白布這樣的語氣,反而讓瀨見更摸不著頭腦,『那到底是甚麼?』

看瀨見猜的這麼辛苦,白布在心裡偷笑著,「還是提點、提點你吧~」

白布忽然地趴到瀨見身上,弄得瀨見抖了好大一下,『唔咦?賢二郎───』

『吶,瀨見さん~你平時總是嘮嘮叨叨、問東問西的,你都沒覺得你總是少關心些別的嗎?』,白布勾著嘴角,直盯著瀨見。

被白布盯得有點緊張的瀨見,胡亂說道,『まぁ,我們遠距離嘛,賢二郎你一個人我當然會擔心啊~』,眼神有點飄忽的繼續說道,『而且你明明聰明的不行,東京的大學甚麼好像輕鬆就考上了,但生活有些小細節都迷迷糊糊的………,我總是會,不放心嘛~』

『哦~,所以除了吃啊、睡啊的,你都不擔心囉~?』,白布的手已悄悄勾上瀨見的脖子。

『唔,賢二郎───』,瀨見先有反應的是白布的動作,而非言語。

面對鮮少主動的白布發起的積極進攻,瀨見只得強作的鎮靜,繼續說道,『當、當然會擔心別的啊……』

白布賊賊的笑著說道,『別的是~?』

看著白布白皙的臉龐、纖細的手臂,還有那平時淡然、此時卻泛著狡黠的雙眼。

瀨見的手從白布腰上離開,猛然按著白布的後腦,猛地吻住白布的唇。動作雖然迅速,但也十分溫柔。

結束這段綿長的吻後,白布喘著氣,還是不放過瀨見的說道,『你…還沒說擔心別的甚麼呢…』

看著臉頰泛紅的白布,瀨見低沉的嗓音帶著一點曖昧,靠在白布耳邊說道,『當然擔心啊!擔心你這小子自己在東京有沒有遇上甚麼臭傢伙,有沒有不識相的傢伙跟你搭訕啊───!』

白布摟著瀨見的脖子,含著笑意、甜甜地說道,『是嘛~』

『不然呢──!你可別在我不在的時候,和奇怪的臭小子出去喝酒甚麼的──!』,瀨見直瞅著白布。

白布只是嘻嘻的微笑著,『瀨見さん,別總是用「臭傢伙」、「臭小子」這樣老人家才會用的詞啦。』

白布隨後又歪著頭說,『才不會呢~』,就著摟住瀨見的姿勢,主動輕輕吻了瀨見的唇。

嗓音帶點迷幻,小聲地說道,『除了你,我還理誰啊~?』




==========我是分隔線==========


提早祝賀 3/10 瀨見白日!!!:)


這篇寫到後面莫名的甜膩啊啊啊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XDD 只能說順勢而為、自然而然(?)

希望不會太over或太膩……(摀臉)


哈,其實故事中,單純想表示,總是被瀨見さん叮嚀吃飯睡覺這些不重要事項的小白布,在被瀨見因為工作而拋棄兩、三個禮拜後,意外的一陣小爆發wwwwww

哎呀,小白布就是希望瀨見さん多表現一下對情侶事項的重視和在意啊~!別再像個老媽子一樣了~~~


之後接到瀨見要搭飛機去東京的電話,態度變和緩,主要是因為自己只是聲音不太對,瀨見就急急地要趕來,讓小白布覺得瀨見雖然總是嘮叨些不重要的,但心裡是真的很在乎自己的。之後只是想鬧鬧瀨見,才主動作弄他~XD

最後小白布的主動進攻,純屬意外,我沒有計畫要寫成這樣呀啊───(本來是預定到煮消夜就結束的說XD)。

至於………,後面可能會發生的劇情,請大家自行腦補~~(鞠躬)


唉呦,瀨見白真的好可愛、好可愛!

還沒入坑的人快來啊啊啊啊啊~~~(招手)




评论
热度 ( 38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