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京矢】追逐、融入

●首次嘗試京矢。(但CP感可能有點弱ˊ_ˋ)

●主線基本上是矢巾吧(?)(我可是拚了老命的思索矢巾這孩子)

○國見、金田一的戲份會滿多的,因為某部分想要用側寫,所以會分派觀察角色給他們兩個。還請見諒:D

○偷渡一小段岩ちゃん~wwww(私心用的很徹底?XD)

●【補註】:由於沒有注意到原作矢巾跳發球其實滿有威力的...,所以請寬宏大量的把矢巾當成跳發球初心者吧~(手帕掩臉哭奔)




青葉城西男子排球部三年生們於自春高地區預選賽敗給烏野高中後,便按例引退。

現下算起來,也過了一個月了。

排球部的隊員們起初也因為可靠的三年生們引退而感到些微的徬徨,但隨著緊接而來的練習,眾人們也漸漸習慣,焦躁的心情也趨於平復。

只有一個人,隨著時間,只是越來越焦急、迷惑。


青城男子排球部的部活練習,平常的繼續著。

孤獨一匹狼的京谷,行為上還是一如既往的特立獨行,但在團體練習上似乎已漸漸與隊員們配合上,意外快速的萌生出了「團體精神」這種產物。

『欸,國見,剛剛練習時,京谷前輩竟然對我說了nice耶!』,喝水休息的金田一語氣帶著一點點的興奮。

國見覷了金田一一眼,心想,「我正在偷懶你別直跑來和我說話啊,被溝口發現又要被嘮叨了...」,冷淡地用『是嘛。』回應了金田一。

金田一還是自顧自地說著,『是那個京谷前輩耶!』

因為金田一完全沒壓低的聲音,溝口教練自發性的轉過頭往國見與金田一的方向看來。

一時之間便發現了一件事情,便對國見喊道,『你剛剛都還沒下去作扣球練習吧!國見!別給我偷懶啊你!』

國見無奈地瞪著做了白目事還完全不自知、傻傻笑著的金田一,撇撇嘴、嘆了口氣,認命地往場上走去。


場上,扣球練習已經連續好幾輪了,一直都是由矢巾擔任二傳手。在一個月的期間,先發選手們已漸漸和矢巾配合上。

『拜託你了,矢巾前輩』,國見對場中的矢巾微微鞠躬說道。

矢巾應答後,便專注於一傳拋球的部員,臉色凝重、嚴肅。

練習過幾輪後,便輪到國見加入的組別下場休息。

國見擦著汗,走向場邊,觀察著四周,發現一同下場的矢巾並未至場邊喝水、擦汗,而是逕自往第二場地走去。

微微有點好奇的國見,擦著汗,偷偷觀察著。

只見矢巾往第二場地正在訓練非先發選手一年生防守的渡走去,和渡說了甚麼以後,渡便宣布一年生休息。

但矢巾與渡並未隨同退至場邊,反而走向場中央,由渡為矢巾進行半場防守訓練。

偷看了好一陣的國見,放下毛巾,心想,「我難得的好夥伴矢巾前輩啊......。難道......?」

忽然一旁發出「砰康」的聲音,國見側頭一看,是京谷。

京谷嘴裡嚼著巧克力,似乎是在補充糖分,但臉部表情看起來一點也不愉悅。眉頭緊皺到幾乎讓人看不出眉毛的存在。

「甜食會讓人心情變好是騙人的吧...」,國見默默在心中呢喃著。

吃完巧克力的京谷,用力站起身,大口大口灌著水,琥珀色的眼睛直盯著第二場地的渡、矢巾。



部活結束,部員們收拾著場地,飢腸轆轆的準備返家。

『啊啊,那個第一場地球網我收就好』,矢巾對準備取下球網的一年生說道。

收拾好物品等著國見的金田一,對國見說道,『矢巾前輩,最近似乎很長自主練習呢~』

慢條斯理地收拾著的國見,心中忽然飄過適才矢巾與渡防守加強練習的事。不由自主地看向一旁的京谷。

『京谷前輩今天倒是留得比較晚呢,難道今天不去町內會之類的球隊練習?』,金田一狐疑地說道。

國見聳了聳肩,『誰知道呢~』,兩人並肩走出體育館。


此時體育館只剩矢巾與京谷二人,矢巾並未注意到京谷還在,一個人逕自練習起跳發球。

嘗試了多次,都以失敗告終。

一直無法抓到拋球高度和揮臂時間點,讓矢巾有些苦惱。垂著頭又從球籃拿了顆球,準備繼續。

忽然看見站在場邊的京谷,驚訝地喊道,『你怎麼在這啊?!甚、甚麼時候開始的啊?!』

看著矢巾一驚一詫的臉,京谷只是走向球籃,不發一語。

「這個王八蛋是甚麼時候在這的啊啊啊啊啊!難道是一開始!!那我剛剛跳發球的糗態不都被她看見了嗎?!」,矢巾心中的小人飛速奔跑、上竄下跳的。

因為擔憂於剛才糗態可能已被京谷看光,矢巾還沉浸在自己的小劇場與內心對話中,渾然忘了問京谷留下來幹嘛。

京谷拿了顆排球站到發球線後好一段距離,迅速將排球拋向空中,迅速助跑,揮臂與擊球點完美的配合,強健的三角肌、臂肌力道剛猛的將球擊出。球,落在底線內側。極其完美的落點。

矢巾微微看呆,過了一會才撇著嘴說道,『你甚麼意思啊...,想向我炫耀你的肌肉嗎?』

對於矢巾的話,京谷歪著頭不甚理解,只是又拿了顆球,皺著眉說道,『你助跑距離太短、拋球太低。打不好。』

『你少囉嗦!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矢巾有些激動地回嘴,走向場中把適才練習打出的球撿回球籃中。

見矢巾這個態度,京谷也微微升起一股怒氣,淡淡地說道,『隨便你───!』


京谷有些憤怒的離去後,一個人打掃、整理體育館的矢巾,神色懊悔地想著。

「甚麼嘛───自己一回隊就是先發球員就了不起啊───」

「我也知道現在開始練習跳發球一定打不好的啊!有需要你特別來這邊顯擺炫耀,諷刺我不行嗎──?」

將球籃和收好的球網放入儲藏室後,矢巾頹然的一屁股坐在儲藏室的軟墊上。

捏著因為過度練習,痠麻的小腿肌肉,低落的想道,

「前輩們引退後,少了前輩...,我們一定得更努力才行......。」

「像我這樣的萬年板凳球員...」

捶著小腿肌肉的拳頭,越變越大力。

「我也知道啊...,不管哪個環節,現在的我再怎麼用力也追不上及川前輩......」

「但是,就算是我,也想盡一切努力,做到最好啊......」

獨自失落了好一陣子的矢巾,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體育館。

外頭一陣冷風襲來,『唔啊~冬天真的來了啊...』,矢巾哆嗦的自言自語道。

看著天上已悄悄掛在天上泛著琥珀色的月亮,心想,「哎...,其實他也是好意吧...。隨口把脾氣發在他身上了呢......。」

亂撥著自己的頭髮,嘆了口氣,『真是幼稚啊我───』



隔天,按照慣例在早上部活前便提早到校晨跑的京谷,意外發現操場上還有一個人影,而且還有點眼熟。

繞著操場最外圈跑著的京谷,慢慢靠近跑在前面的熟悉身影,發現,竟然是岩泉。

岩泉也同時察覺到有人也在晨跑,一看是京谷,便朝氣的打了招呼,『真早啊!京谷!』

『喔』,京谷還是一貫的省話模式回應。

兩人便順勢並肩一同跑著,『話說現在部裡還好吧?』

京谷看起來像是在思考甚麼地吐出兩個字,『普通。』

岩泉笑了幾聲,說道,『哈哈,普通就是沒事~那很好啊!』

見岩泉笑的爽朗、輕鬆,京谷緊緊的眉頭也略為鬆開,但一瞬間似乎又想到了甚麼,眉頭瞬間又緊了起來。

岩泉發現京谷不像平時只是逕自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像是在苦惱甚麼的樣子,便開口詢問,『那京谷呢?』

自己反被問到的京谷,有些支吾,過了一會,才生硬的說道,『請問...,要怎麼、教人...跳發球...?』

岩泉哈哈笑了幾聲,說道,『不錯嘛你京谷~』,還一邊用力拍著京谷厚實的背部,『我們部有人想學跳發球啊~』

意外似乎被表揚的京谷,莫名地感到一點點喜悅、害羞,並未接話。

兩人跑到定點,稍做休息時,岩泉對京谷說道,『京谷跳發很有威力啊~不過我們部裡的其他孩子,應該發不了像你那樣發球。』

岩泉走離京谷三步的距離,『力道輕一些的跳發球,可以追求落點』,說著便做出比平時發球更輕微的拋球姿勢,退出的助跑距離也較短,比畫出動作說道,『拋球不用太開,球也不用太高,只要配合上穩定的揮臂把球送到一定的點就好了。』

京谷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心想,「原來、力道有差啊──」

『哈哈,看到京谷融入團隊真的很開心啊~』,岩泉拾起放在地上的水瓶,『我和人約了吃早餐,先走啦~』,轉身走出操場。背對操場,手還一邊揮著。

看著岩泉的背影,京谷眼中似乎流露出些許欽佩的神色。



早晨部活的菜單依然豐富的讓部員們快把早餐全吐出來。

眾人一個個累趴在場邊,各自休息著,只剩矢巾、京谷還在場上練習。

『欸!我試著托球給你,打靠網的內角球試試吧──』,矢巾眼神堅決地對京谷說道。

京谷有些驚訝地看著矢巾,卻也不另置喙的點了點頭。

第一球,京谷從場外跑入,準備擊球,但矢巾的托球有些太靠網,京谷無法全力向對場內角揮臂,掛網收場。

第二球,雖然球順利過網了,但揮臂的時間太短,無法徹底打向內角。

第三球,托球太高、助跑太早,沒配合上。

矢巾似乎有些喪氣,『改天、再試吧...』,說完便逕自走向場邊喝水去了。

京谷盯著矢巾,皺著的眉頭還是沒鬆開,心想,「忘了說跳發球的事了...」


部活結束,部員們閒聊著往教室走去。走在最後頭的京谷,在自己包包中翻找著零食,準備在上課前先填飽肚子。

翻找的過程中,忽然摸到好像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拿出一看,是個夾了肉排、火腿的巨型麵包。

麵包上面貼了張便條紙,「家裡早餐剩下做的,不介意就吃吧。昨天,抱歉。 矢巾」

京谷歪了歪頭,將便條紙撕下,貼在包包內側,拿起巨型麵包,立馬拆了袋子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咀嚼著麵包的京谷,心情似乎挺愉悅的。

不習慣「愉悅」這款情緒的京谷,在心中有點疑惑地想,「唔,不像猛爆扣殺得手、強力發球得分時的那種爽感。淡淡的,但,有點想笑...。這是甚麼情況啊?」

想不明白的京谷,落實「想不明白就讓它去吧」的阿Q精神,咬著麵包,走向教室。



夕陽西沉,下午部活也告結束,矢巾還是一個人留下自主練習。

這次矢巾可學聰明了,決定先等眾人離開體育館,確定只有自己,再開始練習。

無奈京谷今天一樣不同以往的快手快腳,慢慢悠悠地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這弄得矢巾有點不耐的問道,『欸!你甚麼時候要走啊?』

終於把東西都收入包包的京谷,說道,『我沒要走』,京谷一說完,便自動自發地走向球籃。

『喂!你!我要練習耶!』,矢巾也急匆匆的走向球籃,像是只要保衛球籃裡的球就贏了一樣。

『我們一起練』,京谷拿個球走向發球線。

「『我們』?這傢伙竟然會說『我們』?!」,矢巾心想。見京谷要開始發球練習,「現在不是管這些事情的時候啊!」

矢巾沒想到的是,京谷只站在發球線後兩步的地方,面對著自己的方向,說道,『你、力量沒那麼強,不用助跑太長,球不用拋太高』,一面示範出拋球的高度,『追求落點吧...』

京谷忽然說了這麼多話,還和善的給自己親自示範適合的發球動作,弄的矢巾有些發懵。

「現在是甚麼狀況啊───?這傢伙?冷靜、冷靜,秀!」,矢巾內心的小人又忙亂地奔跑了起來。

見矢巾毫無反應,京谷蹙著眉,對矢巾喊道,『你來試試!』

神智被京谷呼喊聲瞬間召喚回來的矢巾,只得愣愣地說道,『嗯,喔...。』

拿著球,矢巾還是有點恍惚,試著拋了拋球。

『那高度就可以了』,京谷似模似樣的點點頭,『要往前拋一點。』

矢巾試著退後幾步,往前拋球,跳躍。

「啊!配合上了!」

「啪」的一聲,球順利的在矢巾的跳發下被送到瞄準的位置。


『唔喔!!!』

『好球!』

兩人同時為成功的第一顆球歡呼著。

短暫的歡呼聲擴散在偌大的體育館裡。兩人互望,一時之間有點尷尬。

但這樣的場景,又讓矢巾覺得異常的有趣,不自覺地笑了起來。越笑越激動,甚至流出了一點點生理淚水。

見矢巾笑得如此誇張,京谷一臉疑惑,完全弄不懂矢巾的笑點,但總是緊繃到不行的臉,也變得柔和許多。


接下來兩人又再試了幾次跳發球,和早上部活失敗的內角進攻。

過程中雖然也失敗了不少次,但因為剛剛的發球成功,氣氛一下子活絡了起來,兩個人也首次認真討論起進攻時機、托球配合。

結束揮汗如雨的自主練習,走出體育館,又是圓月當空的時候了。


京谷邁步走在矢巾前頭,兩人大概距離一步。

矢巾看著一樣泛著琥珀色的月亮,咬了咬唇,小聲地對京谷說道,『謝啦,今天的發球...。』

『喔』,京谷淡淡的答道。低沉的嗓音在微冷的夜晚,有股奇妙的神祕感。

總覺得應該多說些甚麼矢巾,開啟話題的說道,『話說...,為什麼你說的發球方式忽然改了?』

走在前頭的京谷,腳步頓了頓,『是、岩泉前輩教的...。』

『喔~原來是岩泉前輩啊~』,矢巾稍微加快腳步跟上京谷,走在京谷左側,『真不愧是岩泉前輩呢~』

聽著矢巾稱讚著岩泉的敬佩語氣,京谷的眉頭又皺了起來,心想,「唔,我才沒輸────」

『欸!你幹嘛一直皺眉啊?』,矢巾盯著京谷糾結的眉頭說道,『才幾歲的人別老板著一張臉!後輩都不敢接近你了!』

京谷瞄著矢巾在路燈照射下越發白皙的臉,小聲、淡淡的說道,『至少跟你親近了啊。』

『啊?』,矢巾愣住好幾秒,才會意過京谷說的話。

反應過來,京谷已走出好幾步外去了。

看著京谷厚實的背影,喊道,『你、你甚麼意思啊?!』

京谷停下腳步,但也沒回頭。路燈下,京谷的身影看起來龐大,卻又有點孤寂。

矢巾看著,心下有些難以言明的觸動,趕緊跟上京谷,平和的說道,『走吧~』


到了京谷準備右轉,矢巾準備左轉的岔路。

轉向右彎的京谷,忽然說道,『早上,麵包,謝啦...』,手裡揮著那張黃色的便利貼。

矢巾一驚,心想,「為什麼沒有丟掉!!送麵包甚麼,也太女氣了──!別給我留著啊──!」

驚嚇之餘,只見京谷仔細的將便利貼又收回包包中。

矢巾又是驚訝,又是羞赧,實在沒臉再提便利貼、麵包的事情。但又覺得似乎該說些甚麼。


『喂!』

京谷轉過頭,平靜的看著矢巾。

『就算比不上及川前輩,但我也會努力變成配得上你那種攻擊的二傳手的!』,矢巾一口氣說完,有些喘。

京谷還是用著低沉的嗓音說道,『喔。』

但一瞬間,矢巾似乎在京谷琥珀色的眼睛裡看到柔和的光芒。

『明天再一起練習吧!』,矢巾對京谷喊道。

『喔。』,京谷還是一貫的平淡。


各自走向返家的路。

京谷摸了摸包包內貼著便利貼的位置,總是「ㄇ」字型的倒掛嘴角,似乎有點變成「一」字形了。

而另一邊的矢巾,轉入左邊的巷道。

始終緊握著胸前的衣襟,心想,「甚麼啊───!我怎麼把話說得跟告白似的────!」

腦中思緒過於混亂的矢巾,又胡亂抓耙起自己的頭髮。

今天又是充滿情緒的矢巾君呢!




==========我是分隔線==========


OMG!我實在有效率到自己想哭!!!

矢巾君抱歉,昨天生日快樂!


再次取不出篇名==+(崩潰)


梗是意外在吹頭髮時想到的。

總覺得,青城可靠的三年生引退後,必定會經過不短的陣痛期。尤其是站在二傳位置的矢巾。

畢竟及川的強大有目共睹,承接及川的位置,矢巾的壓力不可謂不大。

加上未來擔任主攻的或許就是擁有強大火力的狂犬ちゃん,一直屬於板凳定位的矢巾,或許也會因為狂犬ちゃん的好表現而感到焦慮吧。

所以這篇文的出發點,其實是,矢巾承接二傳位置的焦慮、狂犬ちゃん融入團體的二部曲。

CP感或許沒有想像中強,但加了個便利貼麵包的橋段,應該有略略彌補到吧... (希望有XDD)


另外矢巾在我心中不知為何是個小劇場很多的孩子,所以裡面有幾段有矢巾內心的小人登場wwwww

至於狂犬ちゃん對岩ちゃん,我是定位在「第一個崇拜的人」之類的,希望不會太突兀:D


話說我很無聊的發現一件事情wwwwwww

京矢的日文→「きょうや」,變成漢字就是「京谷」耶!

心中忽然冒出命中注定之類的詞彙wwwwwww



唔唔唔唔唔,下次京矢不知道何時會再見面,歡迎多提供idea呀啊啊:)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