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及岩及】終於輪到我照顧你了!

●成年阿吽,回憶大學。

○時間序原則上是:〈北端星空〉(高三)〈在你身邊〉(約25歲)→這篇




窗外的雨連續下了好幾天,被拘在家裡的及川顯得分外憂鬱。像隻受了委屈的小貓,趴在窗台、盯著窗外的綿綿細雨,唉聲嘆氣著。

反觀一旁的岩泉,即使是昨天才路遠迢迢從宮城坐車到大阪來,心情似乎完全不受天氣影響。靜靜地在合式桌邊,翻閱著及川家的職業排球雜誌。

蜷曲在岩泉盤腿上的小黑貓─ハナ(はな、HaNa),還是一貫慵懶的閒適模樣,越發顯得毛躁不安的主人在這個空間裡各種突兀。

『岩ちゃん~岩ちゃん~』,及川一邊撒嬌,一邊靠近岩泉,從岩泉身後輕輕地抱住岩泉的腰。

ハナ被及川的手忽然碰到,發出微微的喵喵聲,岩泉視線才略為離開雜誌,摸摸ハナ的小腦袋安撫著。

及川意外的並未受到岩泉肘擊,但也未得到岩泉的理會。見岩泉對ハナ如此溫柔,及川頓生不能輸給自己寵物的勝負心,完全不氣餒於剛才被無視,將下巴靠在岩泉肩膀上,聲音甜膩的說著,『難得你來,結果竟然一直在下雨,好討厭喔喔喔~!』

『那也沒辦法啊』,岩泉的視線又再度定回雜誌上,只是心不在焉的回了及川一句。


看著因為岩泉輕輕順毛的動作而舒服的伸展身體的ハナ,及川嫉妒、羨慕之餘,更感受到自己似乎被冷落了……。不甘寂寞只好繼續用小動作騷擾岩泉。

及川一下把玩著岩泉空著的左手,摸摸手背,捏捏二頭肌,一下兩手摟著岩泉的腰微微的搖晃,還一邊哼著歌。

ハナ率先對及川的騷擾攻勢感到不耐,砰的跳離岩泉的腿。甩了甩身體,一副對及川很不耐煩的樣子。

緩緩踱步至自己的小軟墊上,挪了個好姿勢,準備繼續被中斷的午覺。

同一時間也終於覺得自己嚴重被打擾的岩泉,側過臉瞄著及川,『你這傢伙在煩甚麼煩啊你!果然是煩人川!』

『誰叫岩ちゃん都只理ハナ、不理我~~!』,及川一副大受委屈的模樣瞥著已經無心理會主人午睡去了的ハナ,哀怨地喊道。

岩泉撇撇嘴,說道,『我哪裡不理你啦?!要不想理你早就一拳揍飛你了好嗎!』

聞言,及川嘿嘿的微笑後,繼用煩人模式續摟著岩泉,右手還偷摸著岩泉的髮尾,像是在幫岩泉順毛一樣。


『你是在看甚麼看這麼入神啊?』,適才一直忙著逗弄岩泉的及川這才好奇的問道。

岩泉兀自翻著頁,一邊說道,『你們V職業聯盟的月刊啊~』

『喔喔喔喔!』,及川像是想起了甚麼,忽然賊賊的說道,『嘿嘿,這期可還有我及川大人的專訪呢!岩ちゃん有認真看嗎?!』

因為沒了ハナ的阻礙,及川的擁抱也越發的緊,弄得岩泉忍不住挪動了下身體。

『欸欸欸,岩ちゃん不能逃跑啊啊啊~』,以為岩泉要逃走的及川,趕忙又將岩泉摟回懷裡。

『你幹嘛啊,呆子!抱太緊了啦!!』,岩泉用手肘頂了頂及川。

及川微微鬆開手,一臉討巧地說道,『哎呀,人家只是想讓岩ちゃん多關心一下我的訪問嘛~~』

岩泉不自覺的「嘖」了一聲,右手撐在合式桌上,轉頭看著及川說道,『我從剛才不就認真的在看了嗎?囉嗦川!』

『啊~!』,聽一向憋扭的岩泉說得這樣直白,反弄得及川又驚又喜,心想,「今天的岩ちゃん太奸詐了───!」

及川再度緊摟著岩泉的腰,臉靠在岩泉的身上,咿咿唔唔小聲地喊著,『岩ちゃん~岩ちゃん~岩ちゃん~』

見及川跟小孩子沒兩樣的撒嬌模式,岩泉心中升起一股無奈,說道,『你這傢伙真的很吵欸……!』

『欸,你在這說「大學期間很重要」是甚麼意思?』,岩泉用身體推了推及川,轉頭指著雜誌的一段,說道。


及川移動到岩泉身旁,瞄了幾眼雜誌的內容,笑咪咪的說道,『呵呵~岩ちゃん你忘啦~?』

『你別這樣笑,好噁心───』,岩泉一臉冷漠。

『哼~竟然說風華絕代的及川大人我噁心~!』,及川鼓著臉抱怨道,『那讓我考慮要不要告訴岩ちゃん好啦~~~』,意圖明顯的逗弄著岩泉。

事實證明及川與岩泉相處了20幾年仍然學不會教訓。下一秒及川只聽見岩泉說了句,『那我現在沒興趣了───』,說畢便準備起身。

及川急忙眼明手快的拉住岩泉的衣服,哀求的說道,『啊啊啊啊~~~,現在是我想說啦~拜託你聽我說~~~』

岩泉悄悄在心中笑著及川,心想,「這傢伙還真搞笑~」,但還是假裝面無表情、淡淡地說道,『好,你可以說了。』


『咳咳,岩ちゃん~你還記不記得你大學時住院那件事啊~?』,及川笑咪咪的眨巴著眼睛看著岩泉。

『啊~你說那事啊,記得啊,摔下河堤嘛~』,岩泉記憶略微被及川喚起,又說道,『我住院你竟然覺得很難忘,你這人也太渣了吧!惡劣川───!』

『不是啦~~~!你誤會了啦,岩ちゃん!』,及川忙解釋那時候的事情,『事情是這樣的吼…………。』



那是在及川與岩泉大學二年級時的事情。

當時正值夏季,午後時分仍然炎熱,多數的人都選擇躲進建築物內享受空調的沁涼,但貪玩的孩子們還是樂意接受酷暑,在豔陽高照的河堤公園放肆玩耍。

那日,騎著腳踏車準備從學校返家中的岩泉,經過河堤之時,不經意瞥見陽光照射在小河上閃起陣陣波光的模樣,便順勢停下腳踏車,駐足在河堤上,心想,「啊~天氣真好,就是太熱,還是宮城涼爽點啊~」

就在岩泉伸著懶腰,準備轉身在騎上腳踏車時,只見兩個小男孩一前一後的相互追趕著。孩子們正想從岩泉身旁的階梯跑下河堤時,在後頭追趕的小男孩忽然一個蹌踉,眼看便要摔下長長的階梯。

身體反應總是比腦子快半拍的岩泉,下意識的伸長手將小男孩拉進懷裡───。

救護車刺耳的鳴笛聲,讓平靜的午後變得格外令人焦躁。


當天下午正在校隊進行練習賽的及川,賽間休息時間滑著手機、玩著遊戲,忽然地來電打斷了及川的遊戲。

及川忍不住在心中抱怨,「岩ちゃん這時候打電話幹嘛啊~正到關鍵的時候呢!」

一接起電話,及川便是一陣抱怨,『岩ちゃん也太會挑時間打來了吧──!及川大人我正玩到關鍵的時候呢!』

然而,話筒對面傳來的卻是其他人的聲音,『喂?是及川徹先生嗎?我是消防隊員,岩泉先生在河堤邊發生了點意外,我們現在正把他送往醫院────』

及川握著持續傳來聲音的話筒,呆愣了好一陣子,猶如聲音並未傳進耳朵一般,遲了許久才回應著對方。

結束通話的及川,抓起隨身物品,向教練報告後,便飛速奔出體育館,趕往醫院。


匆匆到達醫院的及川,慌忙地在櫃檯詢問著岩泉所在的病房,焦急的模樣看得櫃檯服務人員都有些不忍。

「沒事的、沒事的,岩ちゃん肯定沒事的………」,及川在腦中不斷說服自己。

待確認了岩泉病房號碼後,及川再度飛速往病房奔去。

到病房前,及川先向護理站詢問了岩泉的狀況。

正好查房完的醫生拿起病歷,說道,『岩泉先生,沒事,進病房一陣了』,溫和的語調,讓及川焦急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是右手骨折,並無大礙,只是需要休養一陣子。』

說到岩泉,一旁的護理人員們便順著搭起話來。

『聽說岩泉先生在河堤是為了救摔下樓梯的小朋友,才抱著小朋友一起滾下河堤的呢!』

『對啊、對啊,小朋友沒受甚麼傷,只是嚇著了。』

『聽消防員說,岩泉先生拉著孩子往草地那邊倒,才沒傷到頭部甚麼的。要是直接從階梯上摔下去,還抱著小孩子,那可真的麻煩了───』

及川只是聽著護理人員們稱讚著岩泉熱心助人的事蹟,並未多說甚麼。走向岩泉病房時,也沒有一絲高興或為岩泉感到驕傲的情緒。


到達病房門口的及川,緩緩地鬆了口氣,輕輕地推門進入,來到岩泉病床前。

只見岩泉右手打著石膏,雙眼緊閉,安然睡著,並未因為及川靠近而醒來。

一下子卸下壓力與焦慮的及川,愣愣地癱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側著臉看著岩泉安穩的睡顏,咬著牙、小聲地說道,『岩ちゃん,你這個笨蛋………!耍甚麼帥啊………!』


待到岩泉醒來,已將近深夜了。

身體雖未因滾下河堤而受傷,但免不了弄得一身擦傷、筋骨痠痛,岩泉掙扎的坐起,看著打了石膏的右手,心想,「這下好了……,打工是不可能了、上課也騎不了腳踏車了……,啊……」

煩惱著復健期該怎麼辦的岩泉,不禁嘆了口氣,往病床旁一看,只見及川睡倒在椅子上,沒穿外套、也沒蓋家屬用的毯子。

「這白癡,也不怕著涼了……。就別給我在校際賽時感冒啊───!」,心中教訓著及川的岩泉,因為右手動不了,本能地用左手將身旁的衛生紙盒扔到及川身上。

被衛生紙盒砸中微微嚇醒的及川,看著身上的衛生紙盒與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直盯著他的岩泉,傻愣地說道,『你、醒啦?』

『嗯,剛剛。你睡覺幹嘛不蓋被子啊!呆子!』,愛照顧人的屬性並未因受傷而消失的岩泉,還是沒忘了教訓一下及川。

及川手拿著衛生紙盒,緩緩地站起身,走近病床,有些用力地將衛生紙盒丟在病床上。

及川這樣的反應,讓岩泉有些錯愕,『及川、你…』

『岩ちゃん才是呆子好不好!!上個學弄得被救護車送到醫院!你都不知道消防員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有多緊張!還有跑來醫院的時候!!岩ちゃん你這個白癡!笨蛋!呆子!』

及川的語氣不只有著氣憤、責備,還有很多、很多的緊張、擔憂、焦急,以及不捨……。

直盯著及川的岩泉,用左手拉過及川的手臂,『喂,現在、沒事啦~』

被拉著及川一開始還有點不情不願,「岩ちゃん左手的力氣和右手差好多,還是受傷後沒力氣了……」,過了會才靠近岩泉的身邊。

待及川一靠過來,岩泉左手驀然勾下及川的脖子,用力的吻了及川。

是岩泉風格的吻,直接的有些粗魯,扎扎實實傳遞著溫度,但唇與唇之間的觸碰卻十分溫柔。

吻畢放開及川後,岩泉靠著及川臉頰邊,微微啄了一下,低沉的說道,『抱歉啊…,徹。讓你擔心了。』


住院數日後,岩泉已可出院返家,然而問題就在出院後。

由及川拿的大件行李,兩人一同步出醫院、返回租屋處。

『啊───,出院是出院了,但手這樣還真是麻煩啊───』,看著一動不能動的右手,岩泉忍不住用打著石膏的右手做著企鵝揮動手臂的動作,一邊抱怨道。

很少看岩泉除了抱怨自己外這麼煩躁的樣子,及川悄悄在心中覺得既新鮮又有趣。

『生活不麻煩啊~怎麼說還有我呢~!』,及川甩了甩頭髮,一臉瀟灑的宣示道,『及川大人肯定讓你享受高品質的───』

話還沒說完便被岩泉一把截斷,『就是由你照顧才麻煩啊───』

『欸~~~怎麼會!』,及川不可置信的抱怨道。

岩泉瞄了及川一眼,淡淡的說了句,『看來你對自己家務能力認知有很大的問題。』


短短三天,及川頓時覺得,岩泉那句話中肯的即使是他自己,也掛不住面子反駁。

三天前,岩泉出院、返家,及川自告奮勇的攬下所有家務。

三天後,晚餐時,被家務徹底擊潰的及川,跪坐在岩泉身旁。

『我錯了───,岩ちゃん────』,及川沮喪地趴在合式桌上,看著桌上幾乎可以被稱為「黑暗料理」的晚餐,還有一旁洗衣機洗過一輪後才發現忘了加洗衣精的衣服。

『我早說了吧』,岩泉看著桌上出自及川之手的菜餚,淡淡的說道。

三天來,岩泉除了指導及川家務作法,和指導及川收拾爛攤子之外,最具考驗的任務就是,試著用左手拿筷子。

畢竟飯總是要吃的,而距離右手骨折康復還有一大段時間,然而岩泉嘗試幾天下來,發現,開發非慣用手還真的不容易啊……。

在及川沮喪、哀嘆的同時,岩泉試了幾次,還是放棄。走向小廚房改拿湯匙。


趴在桌上的及川,見岩泉拿了湯匙回來,忽然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下,忽然從岩泉手中拿過湯匙,放到一邊去。

自己拿了桌上的筷子,有點賊、又有點撒嬌的說道,『岩ちゃん,我餵你吃吧~~』

『不用、不用,用湯匙我可以自己吃──』

雖然被岩泉直接的拒絕,但及川並不氣餒,諂媚的說道,『唉唷,有甚麼關係~我這幾天,也給你添了不少麻煩,讓我幫你服務一下嘛~』

『添了不少麻煩這點倒是真的──』,岩泉還是沒在客氣的指出重點,卻沒有直接拒絕及川的餵食提議。

憑著20年的交情,及川一聽完岩泉的話,便確定岩泉是答應了。雀躍萬分之餘,整個人與心情頓時風光明媚了起來。

及川臉上滿足的笑容,看的岩泉很疑惑,忍不住問道,『只是餵我吃飯,你就這麼開心?』

忽然被詢問這種問題,及川也愣了一下。片刻後,呵呵地笑著說道,『就很高興啊~~』

「終於輪到我照顧你了嘛!」,笑呵呵地打開一旁電鍋盛著飯的及川在心裡補述著。


餵飯的過程中,岩泉順從的配合及川的動作,及川貼心、周到的協助手不方便的岩泉,兩個人的動作配合可說是合作無間,或許是長時間相處培養出的默契使然吧。

飯菜吃完後,喝著湯的岩泉,些許模糊的說道,『只餵飯的話還算是高品質的服務吧。』

及川嘿嘿的笑著,也為自己盛了碗湯。喝了口,發現,鹽巴似乎放少了,嘆了口氣說道,『可惜我煮的東西太難吃了───』

岩泉放下已喝光的湯碗,說道,『還好吧…,反正平時也不會讓你煮。』

及川看著岩泉見底的湯碗,心想,「岩ちゃん雖然總嫌棄我家務做的差,雖然事實也是啦……。但我煮的晚餐,都還是都吃光光───」


『最喜歡你了,岩ちゃん~!』,及川眨著對岩泉說道。

『你、甚麼毛病啊?』,岩泉左手拿著碗筷走向廚房流理台,『收拾了啦~,噁心川───』

看著岩泉有點紅的耳朵,及川笑著心想,「被我照顧的岩ちゃん很可愛,不過害羞、憋扭的岩ちゃん,最喜歡了──!」




========我是分隔線========



嗚吼吼吼,這篇計畫了好久,本來是要跟另一篇一起,但越寫越長,就變成獨立一篇了XD

基本上,北端星空的時間續會繼續用下去,畢竟已經依著寫了幾篇,未來也會維持:)


這篇主要是因為我總覺得小岩分明是及川照顧病末期,

所以~也想要讓及川偶爾照顧一下小岩,即使不怎麼樣擅長wwwwww


ps這篇寫到一半忽然覺得搞不好其實我是岩及XDD


差點忘了說ハナ(はな、HaNa)小黑貓的事了!

ハナ是隻長得像小岩的小黑貓,及川的寵物。性格高冷,偶爾撒嬌,非常愛睡午覺,最愛吃小魚乾。

取名來源,是由阿吽一人提議一個,再決定。

小岩:『我們都是夏天出生,就叫「夏(なつ) 」吧!』

徹徹:『看到小岩就想到晴天,叫「晴れ(はれ)」吧!』

由於僵持不下,所以一邊取一個音,就叫「ハナ」(はな、HaNa),跟花(はな)沒有關係喔wwww


不知道為什麼寫阿吽總是滿順的,水到渠成────!

阿吽美滿、世界和平<3



3月之後想要耕耘冷cp或是HQ的BG,希望能做到wwwww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