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 】【影日】花市燈如晝

●元宵節快樂!

●時間點設定:影日高中已交往。

基本上算是〈【影日】邀請同居的100種方式〉的前傳之類的www




舊新年過後便是小正月(華人元宵節),每到小正月各地便有不少地方風俗的祭典,如火如荼的展開。宮城也不例外。走在街上,大家談論的都是是否要參加小正月祭典,熱鬧非凡。


小正月前的上學日,影山與日向的例行午餐時間。

總是依靠本能活動、除了排球便是吃飯第一的影山,竟然直盯著便當發呆,讓日向大感意外。不顧嘴裡的飯還沒吞下,便言語模糊地對影山說道,『影山~影山くん~影山さん~!!』

影山像是被甚麼驚嚇到,瞬間反應過來,『啊?!幹嘛?!』,還差點打翻了便當。

『你這傢伙吃飯時間在發甚麼呆啊?也太不尋常了!』,日向一邊吃著雞蛋捲、一邊說著。

『嗯、啊、沒、沒甚麼啊~』,影山一副支支吾吾的憋扭模樣,顏面神經極其扭曲。

日向被影山怪異的臉部表情,弄得忍不住大笑。

日向笑得太過誇張,弄得影山惱羞成怒的說道,『你、你笑甚麼啊!呆子(ボケ)!日向呆子!』

『哈哈哈,哈哈,誰、誰叫影山剛剛那個臉,扭曲的跟那個、那個叫甚麼「波諾之面」很像欸!』,日向終於止住笑,擦著笑出來的眼淚說道。

『「波諾之面」那啥?』,影山重點放錯的詢問道。

『影山くん竟然不知道?!就是那個傳說中是嫉妒、怨恨女子化身而成的很恐怖的面具啊!就叫「波諾之面」!』,日向氣勢軒昂的「教育」著影山。


一旁忽然傳來一聲「噗哧」的笑聲,日向與影山轉頭一看,正是完全沒有想要掩飾偷笑出聲的月島和站在月島身旁表情有點尷尬的山口。

『欸!月島你笑甚麼啊!』,日向率先向月島抱怨式怒問。

月島仍然噗哧的笑著,山口無奈地看了月島一眼,對日向說道,『日向,你說的那個是「般若之面」吧。』

只見日向與影山歪著頭,大惑不解。

山口便好人做到底的從口袋掏出手機,搜尋出「般若之面」的照片給日向、影山觀看,順便幫一般常識略欠的二位同學科普一下正確知識。


『啊~原來是唸「般若之面」啊!』,日向恍然大悟,向山口道謝後,看到一旁的月島,便撇了撇嘴說,『還是山口最好了,哪像月島那~麼小氣~』

月島推推眼鏡,揶揄地說道,『是嘛,我以為那是在小學鄉土教材就教過的東西了呢~誰知道我們小不點(チビちゃん)和國王殿下(王樣)這對笨蛋情侶剛好都不知道呢~』

不待日向、影山反應過來,善盡好朋友職責的山口已推著月島往教室的方向移動而去。

『可惡,臭月島────!』,留在原地的笨蛋情侶異口同聲地說道。


日向、影山面面相覷,雙雙無言以對,只好作為原地繼續吃著午餐。

『欸,影山,剛剛你還沒說你在發甚麼呆呢~』,日向記憶忽然恢復似得。

影山臉上陰影突生,聲音又支支吾吾了起來,『痾……,那個………想……』,最終聲音細如蚊蚋,完全無法傳到日向耳中。

『影山今天好怪喔!有甚麼話直說啊!』,被弄得不耐煩的日向忍不住沒水準的用筷子指著影山。

不小心被日向激到的影山,一臉要跟人決鬥、兇神惡煞的模樣,猛然連珠炮地說道,『還不是周末是小正月,路上、班上的大家都在討論要不要去參加祭典!想說要問你想不想一起去啊────!』

語氣毫無停頓的影山,說完自己都有點喘,一口氣將長高牛奶稀哩呼嚕的喝完。

被連珠炮轟炸了的日向,聽著影山喝著長高牛奶的簌簌聲,才反應過來,有些害羞的摸著頭說,『哈、哈哈,影山、影山くん要約我出去玩就直說嘛~』

看著日向笑得像傻子,剛才因為激動一臉凶狠的影山,表情瞬間柔和了不少。右手筷子直戳著白飯,低聲說道,『所以……是去,還是不去……?』

『去去去去去!當然去!我都還沒跟影山逛過祭典呢!』,日向激動的答道。

見日向這麼期待,往常面癱到面部神經跟不存在沒兩樣的影山臉上,也綻放出有如粉色櫻花一般燦爛的笑容。



日本雖然改為過西曆年,但舊新年和小正月各地至今都還留有不少當地習俗與祭典。在宮城最出名的莫過於各神社舉辦的火祭(どんとさい),每年總有不少信眾、民眾、觀光客湧入神社參與這些地方盛會。


經過害羞憋扭又好笑的邀約,影山和日向約定周日黃昏後在神社前見面,一起觀看火祭。

一早就到了的影山,靠著神社階梯外的石柱,有點焦躁不安。看著熙來攘往的人群,一個個雙雙對對的,還有不少人不畏春寒換穿了浴衣。

街上熱鬧的人群,讓獨自一人的影山看起來略微的突兀。

此時的影山,心中融合著期待、緊張、焦躁,在原地踱步了好一下後,旋身步入熱鬧的祭典旁的廟會街中。


夕陽餘暉消失在地平線,匆匆趕到的日向努力在人群中擠來擠去的求生,一面努力的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撥打給影山。

『喂,影山!你在哪啊?人太多了,找不到!』,日向大聲地對著話筒喊道。

話筒對面一樣傳來人潮的聲音,日向將話筒緊緊貼著耳朵,才能清楚聽見影山的聲音。

『我在面對神社左邊的柱子那……』,影山盡量詳細的說明自己的所在地。

日向聽畢,趕忙掛了電話,繼續在人群中擠著,往影山的方向移動而去。


靠著石柱等待著日向的影山,眼睛沉著的在人群中搜尋日向的嬌小身影。

忽然左邊黑鴉鴉的人群中,蹦出一團橘色的小腦袋,說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讓一下啊~」,正準備卡位擠出人群。

影山趕忙小跑步過去,一手抓住日向白皙的小手臂,把他從人群中「拎」出來。

『啊啊,謝謝你啊~人也太多了!』,整理著衣服的日向抬頭一看是影山,說道,『啊~原來是影山啊~~』

影山穿著深藍色的襯衫,隨興地搭了件牛仔材質外套,配上高冷的外貌,活脫脫一個在路上會被搭訕的帥哥模板。

不小心看呆的日向,忍不住在心中撇撇嘴,心想,「影山這傢伙打扮下,嘛,的確是、恩、還不錯嘛~」

『喂,日向,你、吃不吃啊?』,只見影山遞出手上的塑膠袋,裏頭裝著大亨堡夾烤香腸,還有一包地瓜球。

急忙趕來的日向早已飢腸轆轆,一看到食物,激動地發出歡呼聲,笑著接過,不忘禮貌地說,『謝啦~影山!嘻嘻,你還滿貼心嘛~~』,一說完,便快速地進食了起來。

『也、也沒甚麼啦~』,看著日向笑得如此燦爛,還被日向這麼直接的稱讚,影山不禁有點害羞。

看著穿著黃色棉質連帽衣的日向,嘴裡塞滿食物,手上沒閒著地拿著叉子叉著黃金地瓜球,準備再放出口中。

日向領口露出穿在裏頭的紅格子襯衫,襯著因為奔跑有點出粉紅色的臉頰,顯得日向特別可愛。

看著日向粉紅的臉頰,因塞滿食物而鼓了起來,影山心裡瞬間飄出,「好像小倉鼠啊!這傢伙~」

一瞬之間,影山忽然一時動念,對吃著極為滿足的日向說道,『你在這別動,我去買個東西。』

『啊?影山!喂!』,日向正想喊住影山,影山已擠進人群中。被留在原地的日向心想,「其實……我已經快吃飽了耶……」


在各攤販間尋找著目標物,直到某個攤販前才停下腳步,購入目標物之後,影山勾起嘴角愉悅地笑著走回日向所在的方向。

填飽肚子的日向,倚著柱子,想著,「影山是要去買甚麼啊,這麼匆忙~難道他肚子餓了?!」

日向發呆了好一陣子,才見影山將買來的東西靠在胸前,很寶貝似的。待擠出人群後,影山才改為拎在手上。

「看起來不像是食物…,也不知道是甚麼,這麼急著去買~」,日向好奇的在心中猜測著。

等影山走進才盯著他手上的東西,打趣道,『影山你急沖沖的去買甚麼啊~?』

影山有點踟躕的將手中橘色的東西遞給日向,不發一語,但看起來有點害羞。

「交往以來,我對影山這憋扭、易害羞的性格似乎也略有心得了www」,日向看著影山的表情,默默心想。笑著接過那橘色的東西,一看竟是哈姆太郎(とっとこハム太郎)的面具。

『影山,跑這麼快竟然就是去買哈姆太郎~』,日向呵呵地笑了起來,又補述道,『難不成影山很喜歡哈姆太郎?雖然這傢伙是滿可愛的啦~~』,日向一面說還一面將哈姆太郎面具在自己臉前比來比去。

『我才沒有喜歡、咧!』,影山臉僵了僵,才喃喃的說道,『是因為,你剛剛吃東西的樣子……,很像哈姆太郎……,很可愛嘛……。』

忽然被影山這樣直接稱讚的日向,也發起了懵,呆了一下才說,『是、是嘛~』,掩的嘴呵呵地笑出聲。

兩個人各自羞澀了幾秒,影山左手持著一個黑色的東西,右手拍了拍日向的肩膀說,『火祭快開始了,走吧。』

『嗯嗯,走吧~』,日向答後,看著影山左手的東西,問道,『你還買了啥啊?』


日向一把拿過影山左手的東西,發現是前幾天兩個人說到的「般若之面」。

『影、影山,你幹嘛買「般若之面」啊?!看起來怪恐怖的……』,經過山口的好心教導後,日向可沒在唸錯了。

影山蹙眉覷了覷日向,說道,『你不是我跟我很像嘛你───』

『啊~影山你也太記仇了吧!大過年的這樣小氣,不行啊!』,日向氣鼓鼓的說道。

見日向又瞬間變成哈姆太郎,影山眉頭也忍不住鬆了下來,『沒啦,老闆跟我說很多傳統大戶人家家裡還是有都掛著「般若之面」,說是可以驅邪。想說好玩,就買了~』

影山說畢,便將「般若之面」側戴在後腦上。

這樣恐怖的面具戴在影山那常常沒表情的臉旁,竟讓日向一瞬覺得,「好像還滿有型的…」。

雖然日向又立馬心想,「這世界實在太不公平了!」

日向鼓了鼓雙頰,將哈姆太郎面具也側戴在後腦上。

不明日向心中想法的影山,見日向露出小倉鼠一般的表情戴上哈姆太郎面具,一時之間只覺得,「世界上應該沒有比日向更可愛的生物了吧!」



忽然,影山發現人群一下擁擠了起來,不少人往火祭的方向移動,心想,「好像真的快開始了,得快點走才行!」,二話不說抓起日向的手往火祭的方向奔去。

一進入人群,為防止被擠散,影山瞬間大手一伸,把日向攬進懷裡,「挾帶」著日向往前擠去。

猛然被影山攬進懷裡的日向,霎時間整個呆住,本想叫住影山或為了男子氣概掙扎一下。

但背靠著影山的胸膛,被影山摟著的腰隱隱傳來影山的體溫,日向默默心想,「唔……,偶爾、這樣,好像也沒關係…啦~」,便鬆下手安然的順著影山的指引、跟著影山的腳步慢慢地穿越了人群。


待兩人終於擠到火祭會場前端,祭禮已經開始了。火祭主持人宣布將年飾投入火中,並請在場信眾共同祈求豐收、平安。

影山、日向便隨著眾人,雙手合十,閉上眼,在心中許下新年的願望。

率先許完願望的影山,睜開眼,看著一旁的日向。

火祭燃起的火光,像是白日一般照耀在日向閉著眼專心期待的白皙側臉上。又像朝陽、又像晚霞,透出無盡的活力與安心感。

映在影山眼裡,越發覺得日向無比耀眼。一時之間竟有股衝動想一把抱住日向。

發現自己心旌動搖的影山,趕緊將直勾勾的眼神避開,看向熊熊燃燒的火堆。又偷偷閉起眼,向上天祈禱,「請讓我們明年、再一起參加吧!」


眾人祈願完以後,皆向身旁不論認識、不認識的人們,道起了「新年快樂」。

見狀,日向與影山互瞧著對方,同時說了,『新年快樂───!』

因為這樣突來的默契,兩人陷入又好笑、又尷尬的境況。一時之間不知該笑、還該皺眉。

過了幾秒,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啦~!影山~~』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日向。』

兩人又同時說道。


這會日向可忍不住了,哈哈的笑了出來,邊笑邊說道,『影、影山~,沒想到我們這麼有默契啊~~』

『我、我哪知道啊───!呆子(ボケ)!』

影山一時語塞顯得笨拙、又愛鬧憋扭的樣子的模樣,在日向看來,越發覺得影山可愛。

日向拉過影山手臂,邊走邊說,『好啦、好啦~走囉、走囉,影山くん~』



兩人邊晃邊走,本來是日向拉著影山,待影山長腿邁開,兩人步伐慢慢一致。

走出人群,漸漸變成影山帶著日向,日向握了握影山的手,說道,『我們去哪啊?』

『帶你去看個東西』,影山說話的神色,一副神神秘秘的。

兩人繞過神社四周種的竹林,走上一個小坡,似乎正在繞到神社後方。


因為竹林總透出些許的陰森感,日向不自覺地靠影山靠得更近些。

感受到日向忽然靠近的影山,心裡一驚,小聲地說,『日向、你冷嗎?』,左手便準備脫下外套。

『沒、沒、沒,我說我們是要去哪啊?』,日向趕緊阻止影山,心想,「說我害怕甚麼這我可說不出口───。天氣還這麼冷,外套還是好好穿著吧。」

影山拉著日向在往前走了一陣,說道,『就是這了──!』


日向邁向前幾步,往下一看,神社廣場還燃燒著的祭火火光、煙幕冉冉的上升飄進空中,像是在把眾人適才許下的願望傳遞至天上一般。

影山輕拍日向的腦袋,指著神社的另一個方向說道,『這邊才是重點啊,呆子。』

日向順著影山指去的方向,只見神社另一側的廣場上佈滿了各色樣式的花燈。

因為距離不遠,中型花燈的樣式都能看得十分清楚。

日向指著某處的花燈,對影山喊道,『欸欸欸,影山!那邊有哈姆太郎的花燈耶!也太巧了吧~~』

不一會,日向又指著另一邊說道,『那個櫻花花樣的皇宮花燈好漂亮喔!』

影山一一應著日向的呼喊,看著日向興致盎然的模樣,影山也不禁微笑了起來。


每當日向開心地指著前方,回頭呼喊、招呼影山一同觀看時,總讓影山想起自己從國王殿下(王樣)一路走來,真的有賴日向一直跑在自己身前,卻從未忘了向跟在後方的自己伸出手。

想抱住日向的心情一時之間湧上心頭,像海浪猛然拍打上沙灘一般。

影山邁向前去,從背後一把將還興奮看著花燈的日向抱住。

嚇了一跳的日向,側過臉瞄著影山,悄聲的問道,『影山?』

『日向、最喜歡了唷……』,影山細若蚊蚋的聲音,細細的傳入日向的耳中,弄得日向耳朵、心裡都一陣麻癢。

日向的思緒還不及回復,影山左臉已輕靠在日向右耳處,低沉的聲音又再次傳來,『明年再一起來吧。』

『唔,喔,好哇……』,喪失語言能力的日向,只能發出幾個單音。



滿市的花燈和熊熊燃燒的祭火,點綴得黑夜猶如白晝一般。

而哈姆太郎花燈透出的粉橘色光芒,和從被影山擁抱後到被影山牽著手走回家的日向那臉上的色彩,似乎有些相像。




=======我是分隔線=======


大家元宵節快樂!


久違的影日ちゃん成功達成!!!!!!!!!!!!!!!!!(手舞足蹈)


這篇的形成其實還滿迅速的,大多憑藉著過去看燈會的印象去寫wwww(雖然我真的不喜歡去人擠人的地方,如觀光區、燈會……)

這篇應該算有成功灑糖了吧!(?)

感覺是久違的灑糖啊啊啊!這期間我都幹嘛去了?(摸頭)


○「般若之面」那段,是用中文接近的音去寫的,讀起來比較好理解。

日文的「般若の面」是唸「はんにゃのめん」。「般若」是梵語,中文的唸音也只是取與梵語相近的唸音,在台灣唸音同「撥惹」(因為注音大家可能看不懂,我又不會正確羅馬拼音…,所以就送上同音字代替XD)。

科普一下,「般若」在梵語其實是「智慧」的意思,所以信佛的老人家才常會跟小朋友說,多唸「般若波羅蜜多」可以長智慧甚麼的,就是這個緣由。至於跑到日本怎麼變成一個恐怖面具的名字……,這就不太可考了。


○其實宮城縣小正月的祭典,另外還有「裸參(裸参り)」習俗。參與的信眾頭戴白色鉢卷,身上僅纏著裹肚布,腳穿白足袋、草鞋,淋過冰水後,口含著含紙,左手持鐘,右手提燈籠,徒步走過火堆。雖然有危險性,但信眾為求來年平安、順遂、無病無災,還是有不少人參加。

因為篇幅、橋段的關係,這邊我就沒提了。



下次寫甚麼還沒決定呢~

可能會從存糧中隨機抽一篇吧(無心力開新組合狀態XD)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