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青城】【及岩及】麻將大賽

●過年就是要打麻將啊,不然要幹嘛?!

○麻將大賽由於原po是台灣人,所以打得是台灣牌(台灣16張麻將)~

○原po也是麻將初級班成員,文中麻將內容其實不深入www

(不懂麻將或是台灣牌的人,你別走───(拉褲管))

●後面似乎莫名其妙變成「阿吽放閃大會」,如您心急,可以快轉www



﹝新年前﹞

寒風颼颼的天氣裡,青城男子排球部的部員們集結在及川家門外,並不是為了甚麼特殊集訓。

而是因為昨晚一個意外的突發狀況。


﹝昨晚 青城男子排球部三年級Line群組﹞

花卷:「!!!,大家!!!」

及川:「(蛋黃哥問號貼圖)」

松川:「何事?」

花卷:「登登!我家大掃除找到一副麻將!(附上麻將照片)」

松川:「唔喔,想不到花卷家竟然有在打麻將。」

花卷:「我們部也來玩玩如何~~?」

岩泉:「我,完全不會──」

及川:「我要!我要!讓你們看看及川大人技驚四座的牌技!及川大人我會罩你的岩ちゃん!(愛心圖案)」

花卷:「喔!!!感謝主將熱烈參與!」

松川:「倒要會會及川了──」

及川:「阿松你這樣說我有點怕怕啊。」

岩泉:「(揮拳痛揍貼圖)」

及川:「(淚眼汪汪貼圖)」

花卷:「地點選哪?及川家不是挺大的嗎?!」

及川:「我家可以喔~~」

花卷:「Hey~那我就召集孩子們啦~~~!」

岩泉:「喂欸!我說了我不會打麻將啊───」



﹝及川家﹞

大夥一進入及川家,召集人花卷便接過主持角色,展開本次「青城男子排球部麻將大賽」。


『Yo!本次麻將大賽,正式開幕啦~~由於阿渡家裡提早過年,所以缺席』,花卷解釋著,『我們打的是一底30元、一台10元的超衛生麻將~人員上有鑑於本次與會八人中,有初學者二位,岩泉、金田一。因此採取搭配模式,兩兩一組』,花卷攤開手上的白紙說道,『分組和各圈人員就是這樣───』

「分組:松川、花卷。及川、岩泉。國見、金田一。京谷、矢巾。

 各圈人員:

 第一圈─東風:松川、及川、金田一、京谷。

 第二圈─南風:花卷、岩泉、國見、矢巾。

 第三圈─西風:松川、及川、金田一、京谷。

 第四圈─北風:花卷、岩泉、國見、矢巾。」


花卷指著白紙繼續說道,『採取一人一圈。同組兩人可以討論支援,但不可以過分阻礙打牌速度和流程。雖然我們有小小的賭金,但是~~,最輸的組合可還是有懲罰的喔~~~』

花卷說畢一個華麗鞠躬,有如專業主持人一般。


﹝開賽前﹞

『你當初幹嘛要答應花卷他們啊!我都說了我不會打了嘛───』,不喜歡做自己不了解、不擅長事情的岩泉向及川抱怨道。

及川略為焦頭爛額的安撫著岩泉,『嘛~嘛~,岩ちゃん~,不是說兩個人還可以討論嘛~~~有問題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啦~安心、安心!相信可靠的及川大人吧!』

岩泉一臉不以為然地看了眼及川,轉頭只見松川、花卷興致勃勃,國見也難得很有精神對金田一說明規則、耳提面命的,京谷和矢巾雖然還是用吵架的方式在溝通,但似乎對這次麻將大賽興致也很高。

岩泉蹙著眉、嘆了口氣,說道,『也只能打了────』



﹝開賽啦!﹞

﹝第一輪:松川、及川、金田一、京谷﹞

松川、及川、金田一、京谷四人上桌,搭搭搭的洗起牌來。

松川手勢流暢,顯然是箇中老手,反觀初學者金田一就十分笨拙,還頻頻回頭看不願久站、已搬了椅子坐在身後的國見。

瞄見金田一的目光,『一層18張,疊兩層』,國見簡單扼要地提示道。

堆著牌的及川,心想,「一定要一開始就勝一場,讓岩ちゃん崇拜、崇拜!」

堆完牌,由松川當莊,起莊、切牌、取牌後,只見莊家松川春風滿面,及川則面色如土。

及川身旁的岩泉,看著及川強裝沒事的模樣,和完全看不懂的牌面,一臉疑惑。

整理牌面時,京谷口中「嘖、嘖、嘖」個不停,一旁的矢巾,忍不住用手拍了京谷的手背,反遭京谷一個怒瞪。兩人又眼神交鋒了起來。

反觀,國見細心的指導金田一整理牌面,神色中似乎對金田一的牌面非常滿意。


『那我們就開局啦~』,松川說著便打出了張西風。

莊家下家及川,也陸續打出牌,看似淡然,但在桌面反覆輕敲的中指透露出一些焦躁。

莊家對家金田一,小心緊張的摸著牌,對國見的指示和叮嚀十分放心。

莊家上家京谷,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平靜無波的度過四、五輪摸牌,牌面漸有起色的及川,心想,「已經自己湊成三搭,碰個牌就聽了!」,也趁有餘之時像岩泉解釋一下牌面的意思。

就在及川邊向岩泉解說、邊打出牌的同時,金田一小聲地說了句,『國見......,這樣是,胡了嗎?』

國見點點頭,金田一立馬,掀開牌面,說道,『我胡了,及川前輩!』

還在與岩泉說話的及川愣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我放槍了嗎?!』

眾人看著金田一的牌面,算著台數。

『哇!金田一你這是清一色欸!』,松川指著金田一全是筒子的牌面說道。

『哈哈,有這麼厲害嗎?』,金田一有些羞赧地笑答,回頭看看國見。

『運氣不錯啊!金田一!』,花卷走過來拍著金田一的肩膀,『看來我們前輩們也要出真實力啦!』

放槍輸牌的及川,一臉哀怨,『我還以為金田一還沒聽呢......』

全場除了哀怨的及川、仍然疑惑的岩泉外,都讚著金田一的運氣。


重新洗牌,輪到當莊的及川試圖振作,心想,「啊啊!金田一只是新手運吧~」

然而見到牌面時,臉色再度微暗,「甚麼!莫非今天真的不是及川大人我的日子嗎?!」

看著及川的表情,岩泉直接地說道,『你行嗎?及川───』

『甚麼行不行啊!岩ちゃん就這麼不相信我嘛!嗚!這局一定贏給你看!』,被刺激道的及川格外專注地投入。


牌局間,京谷伸手正要打出一張牌,一旁的矢巾低聲喊道,『欸喂喂喂,好好的,為什麼要轉啊!』

京谷看著矢巾,哼的說道,『聽這太慢,沒用!你少囉嗦啦』

『這樣貿然轉章太危險了啦!』,原本只是小聲說話的矢巾,因為京谷的語氣聲音也大了起來。

站在松川身後的花卷,笑著說道,『我們都聽到你們要轉章了啊,矢巾。』

矢巾懊惱的瞪了京谷後,默默低下頭,「我也太蠢了吧────」


牌面走了3分之2後,局勢似乎緊繃了起來,眾家似乎都進入了聽牌階段。

及川努力隱藏著志得意滿的情緒,心想,「我聽三章,機率不小,沒法自摸,也說不定會有人放槍,哼哼~~」

及川摸起牌,面露喜色,說道,『嗚哇!自摸!及川大人我真不是蓋的~!』

眾人見及川竟然自摸,也只好摸摸鼻子掏出錢。

將零錢收到小抽屜中的及川,迫不急待地對岩泉說道,『岩ちゃん看到了吧~~嘿嘿~~』

見及川高興成這樣,岩泉心想,「打麻將的及川情緒還真多變啊,真有趣。」


連莊的及川,隨後在京谷衝動打牌放槍、松川胡牌中,安然下莊。

輪到當莊的金田一有些緊張,但牌面打開,連對麻將一知半解的金田一都覺得,「我,這次的牌似乎不錯?」

國見看著金田一的牌面,心想,「金田一這不只是新手運了吧,簡直是幸運星了。只可惜火侯還不到,不然連著贏也是合理的。」

強勢牌運的金田一乘著氣勢,甚至嘗到莊家連二拉二的滋味。

洗牌之時,剛放槍被金田一贏錢的及川,忍不住抱怨,『今天牌運也太差了......,才想要轉章,結果就放槍...』

只可惜金田一好景不長的在連二拉二的局尾放槍,被松川拉莊。

松川徹底坐收漁利,『多謝金田一啦~~~』,收起賭金的松川呵呵地笑道。

『感覺松川前輩實力好強啊!』,金田一天然的說道。倒是一旁的京谷也點了點頭。

及川則是一臉戒慎恐懼,心想,「阿松好奸詐啊!都不說,沒想到這麼強!」


很快的第一圈,就在京谷小贏一局的連莊後,再由及川放槍、松川胡牌結束了第一圈。


﹝第一圈結算﹞

實力堅強、運氣兼具的松川無疑是第一圈的最大贏家,超強運氣擁有者金田一與一度連莊過的京谷並列第二,至於及川,雖然一度自摸贏牌,但由於放槍給金田一、松川數次累積,敬陪末座。


花卷宣布完第一輪結算後,『及川、岩泉組可得多加油啦~ 接下來第二圈上場囉!』



﹝第二圈:花卷、岩泉、國見、矢巾﹞

花卷上座便是當莊,整理牌面的過程中,還與松川聊著天。國見一臉平靜,手部俐落。

究級初學者岩泉正手腳笨拙的放著牌,其中還伴隨著及川的聲音,『岩ちゃん同種的牌要放一起啊啊啊!才不會亂掉───那張要放這啊!』


接受及川指導眉頭一路皺著的岩泉,開始了首次的麻將戰役!


『及川,是這樣嗎?』

『嗯嗯,岩ちゃん還滿有慧根的嘛!真聰明~~』

兩人在牌局間一來一往的討論、詢問著,暗暗散發著粉紅氣息,弄得一旁眾人皆心想,「這兩個人......,讓他們一組該不會是我們自己找虐吧───」


『岩ちゃん,很好,聽牌了、聽牌了!』,及川在岩泉身旁搖旗吶喊著。

岩泉由於不了解,所以整個人波瀾不驚。

矢巾放出一張七萬,及川便大喊道,『唔喔喔喔喔!我們胡了!胡了!』

岩泉一聽才意識到,『唔耶!真的耶!』

矢巾無奈地掏出賭金,心想,「場上萬子這麼多,我還以為已經沒有人聽萬子了說......。」

『耶!岩ちゃん!有我的指導不錯吧~~~~~』,及川自豪的說道,完全忘了自己上一圈名列最後一名。

『是、是、是,麻煩你了────及川老師────』,岩泉看及川那樣子,忍不住覺得有點好笑,罕有地配合起了及川。


然而,進行第二圈中段後,及川一心想要超前,每到局中,岩泉牌面逐漸成形時,都會忍不住心急指導著。

幾次後,及川又再次說道,『岩ちゃん、岩ちゃん,打這章、打這章!』

『這張嗎?』,岩泉手執一張牌。

『不是、不是,是左邊那張!你別打掉重要的牌啊!』,及川急忙說道。

岩泉瞄了眼及川,繼續看著牌。

一個眼神便讓及川的膽子縮了一下,心想,「糟,語氣太急,惹岩ちゃん不高興了......」


南風這圈,基本上皆是花卷與國見的戰場。

花卷實力雖不及松川,但牌運極佳,收獲不錯。國見實力堅強,幾乎與松川不相上下,倒是把不少金田一在上一圈輸掉錢賺了不少回來。

矢巾的部分,由於打牌太過保守,常常無關勝負,同組的京谷對於矢巾溫吞的打法,頗不以為然,牌局之間兩人時不時低聲的爭執著,惹得松川笑看。

至於岩泉,一開始是小有收穫,然而在及川加劇的囉嗦式指導惹的岩泉瞪視之後,出現不少失誤。甚至不小心把要湊成聽牌牌面的牌打了出去。

想當然耳,及川、岩泉組又再次吊車尾。



﹝賽後﹞

過程中火光四射的戰局,也在北風北最後一把結束後告終。

西風、北風兩圈,眾人基本維持著東風、南風兩圈的狀態。


最終,還是由「主持人」花卷宣布各組名次,和最終懲罰。

宣布前,及川和岩泉兩人就氣氛低迷。

『抱歉啊,岩ちゃん,結果我都沒多贏些錢......』,及川又抱歉又討好的拉著岩泉的衣服說道。

『麻將也很依靠運氣不是嗎?算了啦───』,岩泉無奈的說道,倒是沒拒絕及川的討好。

岩泉手剝著橘子,順手分了一半給及川,嚼著橘子說道,『只是不知道懲罰是甚麼───』

及川內心雀躍地接過橘子,說道,『希望阿松和阿卷不要太狠......』

然而,兩人心中同時都哀傷的覺得,「那兩個愛起鬨的傢伙,才不可能善良的放過這次機會咧......」


『噹噹!好啦~那我們現在來宣布勝負排序!』,花卷用花俏的語氣說著,『第一名,是松川、花卷組!啊哈,就是我們這組~~第二名,是國見、金田一!好小子,其實跟我們只差一點點而已呢!』

松川插話道,『國見這小子是強,但金田一的運氣也太好!』

國見淡然地接受松川的稱讚,倒是一旁的金田一搔著自己的頭髮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啦~』,側臉看了看似乎已經開始想睡覺的國見。

花卷繼續報告著勝負排序,『第三名,是京谷、矢巾。其實也沒有輸很多,但我想二位用在吵架的時間應該遠比打牌的時間多吧───』,引來眾人的笑聲,矢巾、京谷互看了一眼,又迅速撇開頭。

『最後一名,噹噹,主將與副主將,及川、岩泉組!』,花卷說著說著還拍起手來了。


面色黯淡的及川說道,『哎呀,是甚麼懲罰就快說吧阿卷───』

只見花卷、松川一臉賊賊的模樣,讓及川、岩泉同時內心一抖。

花卷笑得極為燦爛,從身後拿出即可拍,『嘿嘿,我前幾個禮拜才買的,剛好拿來用用~~懲罰就是───可愛羞恥三連拍!』,說完甚至還做了可愛的眨眼吐舌表情。

弄得及川、岩泉覺得荒唐之餘又有點無語。

『ok!岩ちゃん我們來吧!』,及川心想,「可愛自拍甚麼我在行!打鐵趁熱!」,便要從花卷手中接過即可拍。

然而,花卷手一縮,說道,『诶诶诶,不是你們自己拍呦~』,搖晃著即可拍,『拍照動作,由我~們~指~定~』

岩泉內心的羞恥感小世界,正在無情的崩塌著。

連平時比較沒臉沒皮的及川,也忍不住心裡發抖,不知道這群平時「應該沒有積壓不滿」的部員們會怎麼惡整自己和岩泉。


一旁的松川猶如調節氣氛的人員,說道,『好啦~來準備進行「懲罰」吧~』

『一、二年級組可以各出一題喔~』,花卷無情的補述著。

岩泉因為尷尬而面色泛黑的看著及川,及川心想,「糟了,要超過岩ちゃん的負荷了嗎───?」,忙對岩泉說道,『岩ちゃん,冷靜啊~』



﹝懲罰時間﹞

『好啦~首先是我和松川出題』,花卷歪著頭說道,『指定動作是,岩泉公主抱及川!』

松川偷偷附註附加要求,『及川公主手要勾住岩泉的脖子喔!』

一聽到,及川馬上哇哇哇的叫了起來,『公主抱!!要公主抱也該是我抱岩ちゃん啊!!!岩ちゃん才是我的公主!!!!』

原本內心已被羞恥感折磨的有如焦土的岩泉,一聽到及川說這種話,立馬對及川說道,『誰是你的公主啊!要抱就抱!』

說畢便「咻」的將身高比自己還高出不少的及川一把抱起,『松川、花卷,這樣行了吧!』

眾人忍不住為岩泉極度男前的舉止拍手叫好。

『及川的手要勾住岩泉的脖子啊──!』,松川說道。

『快啊!拖拉川!』

被岩泉帥氣抱起的及川這時才稍稍回過神來,半真半假害羞的勾住岩泉的脖子,喊著,『岩ちゃん,好帥喔────』

眾人瞬間被曬了一整片的恩愛。


順利通過三年生的考驗後,輪到二年生出題。

『咳咳,我跟京谷出的題目是,』,矢巾忍不住停頓一下,『及川前輩、岩泉前輩玩Pocky Game。』

岩泉聽完,歪著頭看著及川,『甚麼是Pocky Game?』

『岩ちゃん身為日本人竟然不知道────!』,及川不可置信。

看及川這麼驚訝,岩泉莫名不爽,『所以說那到底是甚麼啊──』

及川取過京谷從百寶零食袋提供的Pocky,咬著Pocky的一邊,想摁著岩泉的頭拉近兩人的距離。

岩泉反應極快的閃開,『幹嘛啊──?』

『Pocky Game就是咬住Pocky兩邊,兩個人一起吃Pocky啊!』,及川又伸手去抓岩泉。

閃躲之中,岩泉心想,「這誰發明的遊戲啊啊啊!也太羞恥了吧───」

見岩泉直躲,及川忍不住說道,『岩ちゃん就這麼不想跟我吃同根Pocky嗎......?我們明明這麼熟的───』

一臉哀怨的及川弄得岩泉忽然覺得好像是自己的不是。

看著及川那模樣,岩泉心想,「唉,既然都決定把懲罰弄完,吃個Pocky,應該,也還,還好吧......」

岩泉停止閃躲,用蝸牛爬的速度靠近及川,略為古銅色的臉頰,泛出一些紅暈,扶住及川的頭,咬住了Pocky。

一瞬間,又略略轉頭,用眼神示意花卷,「快點拍照啊!」


看著終於拍完照,害羞的岩泉和及川將Pocky咬斷,各自吃完半截Pocky。

國見半瞇著眼睛,淡淡地說道,『我眼睛快瞎了...』

身旁的矢巾、花卷、松川都輕輕的點了點頭,甚至連京谷都一副深表認同的模樣。只有金田一不了解國見在說些甚麼。

但眾人共同的想法都是一致的,「設定這個懲罰,折磨的到底是誰啊───?」


明明沒有接受懲罰卻身心俱疲的其他人,由一年生代表國見說出最後一題題目。

『我們的題目是,請及川前輩對岩泉前輩真情告白』,國見補述,『內容可自由發揮。』

『啊?!真情告白?那是啥啊?』,岩泉率先不明所以。

倒是及川異常扭捏了起來,『我,我對岩ちゃん,嗎~』

從剛剛Pocky Game的害羞恢復過來的岩泉,對及川說道,『噁心川,給我收起你那副噁心的模樣───!』

『甚麼噁心!岩ちゃん怎麼可以用噁心這樣的詞形容我呢───!』,及川抗議著。

眾人再次認為,「今天看他們曬恩愛的量似乎已經遠遠超過負荷了───」


身為主持人的花卷,忍著痛罵「現充給我滾!」的衝動,適時的阻止及川與岩泉的愛的爭吵,說道,『欸欸你們兩個快接受懲罰啊!』

及川鼓著臉說道,『都是岩ちゃん啦!』

岩泉瞪了及川一眼,並不說話。心想,「告白甚麼的...,還是及川,太莫名其妙了這些!」

但岩泉不免緊張卻又期待及川會說些甚麼,便靜下來看著及川。

被岩泉盯著,及川耳朵忍不住紅了起來,『呀......,忽然要我跟岩ちゃん告白甚麼的......』

吞了口口水後,跪坐了起來,面對岩泉,難得正經的說道,『其實岩ちゃん一直在我身邊,我真的覺得很安心,甚至覺得,很幸福。』

有點扭捏的絞著手,『岩ちゃん總是跑在我旁邊,在我迷惘的時候鼓勵我,雖然方法總是很暴力───。但是───,我真的很喜歡總是為我著想的岩ちゃん喔!』

說道有點忘我的及川,忽然拉住岩泉的手,『最喜歡你了!岩ちゃん!』

被及川忽然認真的告白搞的愣住的岩泉,毫無反應。

倒是一旁的眾人,除了花卷按下快門的動作外,所有人全被及川強大的閃光彈弄得瞬間石化───────


率先反應過來的松川、花卷,對身旁的後輩們喊道,『這場地還是留給那兩個人,我們快撤了吧────』

身心俱疲的眾人深表認同,快速的收拾東西起身了。

臨走前,花卷還不忘對及川喊道,『那三張懲罰照片就留給你們啦!』


陷入兩人世界的及川和岩泉,此時才反應過來,但房間已只剩他們倆人。

忽然從衝擊告白回到現實,回想起剛剛,及川和岩泉都羞恥的說不出話來。

岩泉尷尬地想找些事情做,看到一旁的懲罰照片,便拿了起來。


一起看了照片。

兩人瞬間將頭抵著地板,再次陷入害羞、羞恥的情緒之中──────


卻又偷偷同時覺得,「花卷這照片,也拍得太好了───」




========== 我是分隔線 ==========


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本篇從「青城男子排球部麻將大賽」變成「阿吽放閃大會」

我只能回答你,「我也不知道─────────────────」

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事實證明我對阿吽是真愛!


青城大家我很抱歉,讓你們被閃得落荒而逃(?)


ps我之前把麻將文想得太簡單了,果然事情就不是蠢人所想的那麼簡單(自賞一巴掌)



在此向大家拜個早年!農曆年快樂!

猴年行大運啊!:)

(猴年是要祝大家猴犀利嗎?XDD)


對了,2/3還是松花日!阿松、阿卷也愛你們喔>///<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