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金國金】喜歡喔

●首次嘗試金國、國金(分不出是哪個──)

○他們算是冷CP嗎?(有點算不太算?)

●時間設定:金田一、國見大學一年級就讀中。

○辣韭會是本故事的萌點(?)(誤)

○有阿吽(一點點)。



﹝新年前 東京﹞

新年前的東京過節氣氛特別濃厚,街上滿是熱鬧的人潮。


金田一搓著手走在街上,聽著電話,『喔,國見,你到哪啦?那家店在出車站轉兩個街口。啊───』,金田一的聲音戛然而止。

『在這喔~~』,國見的聲音慵懶的從背後飄出。

搭配的卻是金田一「啊啊啊───」的驚呼聲。

金田一轉頭對面無表情卻做著超級邪惡事情的國見,喊道,『國見───!又用手冰我!還是脖子───!』

國見將冷冰冰的手抽離金田一的脖子,同一時間,金田一趕緊拉緊外套領子,以防國見再次偷襲。

『你甚麼時候看到我的啊?』,金田一問道。

『打電話的時候』,國見淡淡地回道。心想,「就是因為看到你,你又沒發現我,才打電話給你的啊~」


『國見在F大怎麼樣?高材生聚集的F大感覺超競爭的!』

『也沒甚麼特別的。』

『國見應該去哪沒問題吧~高中的時候成績就超好,在宮城就算前幾名的一般高中也可以輕鬆考上吧~』,金田一對國見的學科成績可說是大為讚賞。

『唔,喔。金田一你變好黑。』

金田一「哇」的轉過頭看著國見,一臉窘迫的說道,『有這麼明顯嗎──!』

『唔,嗯』,國見心想,「辣韭不都白白的嗎?變黑的辣韭第一次看到。」

『啊~因為現在大一要常常去做地質調查,所以──』,金田一搔著自己與辣韭相似的頭髮說道。

『啊啊,金田一讀的是環境工程嘛。』

兩人邊走邊聊,最終駐足在一家居酒屋風格日式料理店前。



﹝居酒屋風格日式料理店﹞

金田一在櫃檯詢問後,發現自己與國見是第一個到的。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兩人便先行入座。

桌上的預訂名牌寫的是,「青城排球部」。


『竟然約在居酒屋風格的店,風格也太老人』,國見淡淡地說道。

『松川前輩說這家菜色特別好呢!』,金田一把請服務生送來的熱開水遞給國見,一邊笑著說道。

國見自然地接過,緩緩地喝了起來。適才冰冷的手,也因為店裡的暖氣和熱開水而暖了起來。


不久,松川、花卷、矢巾、渡也一個個的道場入座了。

大家點菜的點菜,各自聊著天。


已率先點餐的國見與金田一,閒著無事。

原本滑著手機的國見,忽然抬起頭,眼中閃過一絲促狹,對金田一說道,『金田一,我們玩個遊戲怎麼樣?』

『啊?遊戲?』,金田一略為訝異地看著國見,心想,「國見難得這麼有興致呢~」,便點頭答應了。

『我們賭及川前輩、岩泉前輩遲不遲到,還有為什麼遲到。輸的人要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金田一從善如流的點頭,歪著頭想了想,說道,『我覺得岩泉前輩不會遲到。及川前輩大概會因為打扮太久而遲到。』

『我猜及川前輩和岩泉前輩會一起遲到。遲到是因為及川前輩拖拖拉拉,岩泉前輩為了等他,所以一起遲到。』

兩人悄悄完成賭約,國見又繼續玩起了手機。

金田一看著國見玩著手機似乎興致盎然的側臉,心想,「今天國見看起來特別有精神啊──」


將近原定大家到場的7點30分時,包廂的紙門忽然被「唰~」的拉開。

金田一原本心想,「肯定是岩泉前輩──!這樣就是我賭贏了!」

沒想到,進門的是京谷。

京谷秉持著一貫狂放的風格,進了門,一屁股坐在矢巾身旁。

在矢巾發出『為何你這傢伙要坐我隔壁啊!』的抗議時,京谷已拿起菜單點起菜來了,對矢巾的抗議完全不予理會。

一旁的渡只好安撫著矢巾。


時針無情地轉動,更加迫近7點30分,金田一看著面無表情、一臉淡定的國見,心想,「國見怎麼這麼有把握及川前輩和岩泉前輩一定會遲到呢──」

服務生緩緩地將餐點送上桌。紙門再次被拉開時,已經是7點35分了。

岩泉一臉怒氣未消的模樣,率先進入包廂。身後跟著的及川,一副被修理得很慘的模樣。

在場青城排球部的眾人,瞬間心領神會,「又挨揍了吧───」


『岩泉、及川,也太慢了吧你們──!』,作為這次聚會主辦人的松川問道。

岩泉取過菜單,略為粗魯地說道,『還不都這傢伙,拖拖拉拉───』,末了還轉頭瞪了及川一眼。

『哎呀~~就想說把頭髮洗過再出門,結果一直找不到髮膠嘛~~』,眾人在場,及川便撞著膽子哭訴了起來,『怎麼說都是岩ちゃん太暴力了,把及川大人我好不容易弄好的髮型都給毀了──』

眾人心想,「一般經驗來講,這時候該挨罵或挨揍了吧……」

坐在及川身旁喝著熱茶的岩泉,陰沉的拋出一句,『你別以為大家在場我就不會揍你啊。』

瞬間,及川正襟危坐,完全不敢造次。

『哈哈哈,你們兩個還真是一點都沒變~~』,花卷取過送上桌的茶碗蒸,吃了起來。

眾人也笑看及川與岩泉這令人懷念的相處模式。


席間,眾人吃著餐點,聊著大學的瑣事。

以前排球部部活時的熱鬧景象,重現眼前。

不論是吵鬧的及川、豪爽率直但修理起及川完全不手軟的岩泉,還是吐槽及川完全合作無間的松川和花卷,或是一見面就吵架、但明明相處起來還不錯的矢巾、京谷,以及總是夾在兩人間、排解紛爭的渡。

緩緩吃著紫米粥的國見,淡淡的對金田一說,『我賭贏了喔。』

『嗯,喔!』,金田一喝著湯,愣了一下才想起來,『是說國見怎麼這麼肯定那兩個人會一起遲到啊?』

『他們不是一直都那樣嗎』,國見看著金田一,嘴角微微勾起說道,『倒是該讓你答應我甚麼事呢~?』

國見雖然語氣淡淡的,卻弄得金田一有些緊張,心想,「國見這傢伙某程度有點腹黑啊……」

看金田一偷偷緊張的模樣,國見不斷在心裡偷笑著,表面上還是平淡的說,『讓我想想,吃完飯我再跟你說。』

金田一心想,「還要熬到吃完飯啊啊啊啊──」

國見看著完全學不會隱藏情緒的金田一,愉悅地繼續吃著暖暖的紫米粥。



﹝居酒屋風格日式料理店外 街上﹞

眾人走出店門,受到冷風襲擊,都哆嗦了一下。在店門外,略為聊了一下便紛紛道別散了。

店門外只剩金田一及國見二人。

『走吧~』,國見忽然說道。

『啊?去哪?』,金田一完全摸不著頭腦。

『賭約就,去你家住一晚吧』,國見表情完全不變地說道。

『啊?喔……』,金田一應下,領著國見往車站走去,前往自己租屋處。

金田一心想,「只是去我家住一晚?就這樣?」

看著並無任何異常的國見,金田一心想,「是我想太多了吧……」



﹝金田一租屋處﹞

金田一領著國見進屋,『你先坐吧』,準備轉身往小廚房走去。

『玩個電動吧,金田一』,國見問道。

『嗯,茶几旁的櫃子,你自己拿吧』,對於國見很放心的金田一說道。


國見取出電動遙控器,接上金田一茶几上的筆電。

轉頭看了看金田一,心想,「那傢伙在忙甚麼啊?」

就在國見慵懶想趴在茶几上時,金田一拿著兩個馬克杯走了過來,『咖啡沒了,熱紅茶你喝吧?喝了暖手。』

國見緩緩地接過馬克杯,溫暖著冷冰冰的手。


兩個人玩電動玩了好一陣子。

金田一看國見似乎有些累了,便說想先去洗澡。國見半瞇著眼答應了。


金田一走出浴室,沒看見國見在茶几旁,心想,「跑哪去啦?」

不顧還沒擦乾頭髮,便往屋內他處看去,發現床鋪上有個臥倒的人形。

金田一心想,「這是…睡著了嗎…」


擦乾頭髮的金田一,走向床鋪,拍拍臥倒在床上、熟睡著的國見。

沒想到,國見忽然猛力一抓,弄得金田一失去平衡,也倒臥在床上。

被國見一拉嚇了一跳的金田一,發現倒在床上的自己正被國見摟著。

與國見距離不過短短10公分,國見熟睡呼吸的氣息幾乎直接觸碰到金田一的臉頰。

一時之間,金田一腦子一片空白,完全罷工。


過了好幾秒,金田一才回過神來,心想,「國見平時看起來有氣無力的,怎麼睡相就特別差───」

其實金田一早知道國見熟睡時的狀況。

因此每次合宿,金田一都會主動幫國見選好靠牆的床鋪位置,而自己就睡在國見隔壁,免得國見睡熟了見人就抱。


花了好幾分鐘,國見才在金田一努力叫喚中,迷濛的張開眼。

『喂,國見,先洗了澡再睡吧,比較舒服──』

『唔,喔……,金田一好囉嗦…』

『是是是是,走囉,起來吧』

國見被金田一推著、推著,才走進浴室。


隔了20、30分鐘,國見才緩緩的從浴室走出來。

時間久到,金田一都懷疑國見在浴室裡睡著了。

在茶几前等著的金田一,將吹風機交給國見。


雖然洗完澡,但國見還是一臉迷茫,並未因洗澡而提起精神。

迷迷糊糊的國見,在睡意的驅使下,自顧自地走向床鋪。

金田一走了過去拉住國見,『先吹頭髮啊你,免得感冒了。』

看著金田一將吹風機插頭接上,國見心想,「真麻煩啊……」

『幫我吹吧,金田一。』

國見淡淡地對遞過吹風機的金田一說道。

說畢,便逕自坐在床鋪旁的地板上。一副等著人吹頭髮的樣子。


金田一愣愣的看著國見,心想,「幫他…吹、吹頭髮…,這個……!!」

「但是萬一國見等下又睡著了怎麼辦────」

想到這金田一便拉過吹風機線,坐在國見身後的床上,幫國見吹起了頭髮。


國見的頭髮極為柔順,髮絲也很細緻,像是質料上好的衣物。摸著國見的頭髮,金田一不免有些害羞。

倒是國見,在吹風機溫暖的熱風吹拂下,極為舒適、愜意。

吹著吹著,金田一忽然覺得身前的國見,頭好像歪向了一邊。

垂頭一看,國見靠在金田一的大腿、膝蓋側,睡著了。


國見氣息平穩,似乎睡的極熟。

金田一心想,「怎麼這樣也能睡著啊?」,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花了些力氣把國見弄上床鋪的金田一,側過臉看著國見睡著的模樣,心中各種思慮。


「跟國見認識這麼久了,在想甚麼完全搞不懂……。

   其實一直這樣相處也沒甚麼不好。至少可以常常看見他……。

   從來都沒對國見說過喜歡甚麼的,也完全不知道國見是甚麼想法。

   果然───還是不說的好。」


從來不擅長掩飾情緒的金田一,唯有在掩蓋這件事,算是費盡了心力。


隨著國見平穩的呼吸聲,金田一也漸漸被倦意侵襲。

正想著把桌上收拾好就去睡,準備離開床邊的金田一,忽然被國見略為冰涼的手碰到,轉過身。

聽見睡夢中的國見呢喃一般地說,『喜歡喔……金田一……』


金田一臉頰急速變紅,對於熟睡的國見不知所措,腦袋再度當機。

回過神慢慢地將國見微涼的手放入棉被中後,走向茶几準備徹夜整理被國見攪亂的思緒。


而睡夢中的國見,則錯失了看到紅色辣韭的瞬間。




========= 我是分隔線 =========


首次嘗試金國、國金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望人設沒有崩掉QAQ 尤其是金田一.......(大家可以當作他變成熟了嗎TAT)

取名依舊苦手────(崩潰)(請上帝賜我會取名字的能力)


吹頭髮睡著這個梗是額外想到的,真心覺得太適合國見,所以鐵了心一定要讓他用!XD

至於辣韭,則是一不小心蹦出來的Idea,總覺得用這個角度偷表金田一很可愛><


話說這兩隻是第一個在我寫文想像時,就覺得他們兩個應該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組合!

可惜、無奈我實在產不出需要被標示RXX的內容QQ

只好但憑各位想像,這兩隻在被拉到床上後、或者在吹完頭髮後,可能發生的,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別這樣!這裡是全年齡啊!)


唔喔!特地把時間序接上,未來可以配合阿吽的大學故事~!

松川和花卷的學校我還沒想好設定(未來職業倒是想好了),以後盡量讓松花在阿吽的故事裏頭多出場wwwwwww


謝謝收看啦:D


下次(農曆年前)是青城排球部麻將大賽,敬請期待。XD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