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日向夏的小旅行【貓、梟】

●這次是貓、梟。(有鑑於漫畫最近進度老師開虐,先寫這篇───(希望真的是三名額!!!))

「應該有」(可能非常少):影日、灰夜久、兔赤(第一次接觸兔赤>///<)




﹝東京 森然高校﹞

『終於到了~~~~』,田中打著哈欠大聲地說道。

西谷拍著田中的背,大聲的說著,『你睡的還真熟啊,龍!』,精神抖擻的一點也不像是坐了好幾個小時車程的人。

『這次應該是春高前最後一次周末集訓了吧?』,東峰說道。

澤村答,『是啊,除了對戰之外,也得加緊隊內集訓才行───』

『大地還真是衝勁十足呢~』,菅原笑著說道。


當眾人都接續下車後,還有人在大巴上頭,遲遲未下車。

『欸...日向,這個、這個要怎麼辦啊?』,影山指著緊抓著自己衣服、兀自沉睡中的小夏,尷尬地問道。

日向也是一臉不知所措,只能拍拍小夏,『小夏,起來了~到了喔~~』

小夏在日向叫了幾次後,才緩緩地張開眼睛,迷迷糊糊的發出像是小貓咪一般的唔唔聲。

日向趕緊把小夏抱起,放到一邊椅子上,為被卡在座位上的影山解了圍。

繼續叫醒小夏的過程中,對影山說道,『抱歉了啊,影山───』

『沒事。倒是她怎麼還沒醒啊?』,影山兩手拿滿自己、日向和小夏的行李,『我先下車了,等會要練習,你要先帶她去音駒那吧?』

『嗯~~』,日向見影山幫忙拿了行李,笑著對影山說道,『謝啦~~,影山!』

日向燦爛的笑容,弄得影山有點害羞,趕忙的下了車,和烏野的大家集合去了。


『小夏,等下哥哥要先去練習,會先讓你跟其他哥哥一起,要乖喔~』,日向牽著小夏,把待會的狀況先告訴小夏。

日向在心中略為慶幸小夏不是個怕生的孩子。

也有鑑於之前和烏野的大家去溪邊野餐,小夏和大家相處得不錯,對這次集訓帶上小夏也沒那麼擔心了。

『是和之前一起野餐、這次一起坐車的哥哥們嗎?』,小夏問道。

『不是喔,那些哥哥要跟我一起去練習,是其他學校的哥哥呦~』,日向解釋道,『都是人很好的哥哥們,小夏一定可以玩得很開心的~』,稍微握了握小夏的小手。

兩個嬌小的人兒,慢慢走向第二體育館。



﹝第二體育館﹞

日向與小夏來到第二體育館時,音駒隊員們早已開始自主練習了。

兩人剛到第二體育館門口,夜久、研磨便率先走了過來。

『夜久前輩、研磨,早!』,日向朝氣的打了招呼,微微的鞠躬,『這是我妹妹,日向夏,要麻煩你們了──!』

小夏骨碌碌的大眼睛直看著夜久、研磨,一聽到日向介紹自己,也禮貌的自我介紹,『你好!我是日向夏』,學著日向向夜久、研磨微微鞠躬。

見兄妹兩人這麼慎重其事,夜久不禁有些失笑,『沒甚麼啦,日向放心團體練習吧~』

夜久轉向小夏,微微彎腰回覆小夏的招呼,『夏ちゃん,早安~』

小夏看著夜久和藹的模樣,心想,「這個や、や、や,痾,小哥哥好溫柔!」

研磨安靜地待在一旁,並未熱烈參與日向和夜久之後的閒聊。如果不是正在練習,可能已經拿出遊戲機玩了起來。

小夏看著在一旁發呆的研磨,心想,「這個頭髮很像布丁的哥哥,眼睛是金色的耶!好像家裡附近的貓喔!」

小夏毫不掩飾地觀察目光,直盯著研磨,讓對目光特別敏銳的研磨有點尷尬。偷瞄著小夏,心想,「蓬鬆的橘色頭髮、活蹦亂跳的神情,這孩子、跟翔陽也太像了吧…。」


一旁的列夫自由練習間歇時,一看見日向,便飛奔了過來。

『日向!』,列夫嗓門還是一樣大,弄得日向身旁的研磨微微皺眉。

『唔喔!這是日向的妹妹嗎?!好小!』,列夫看著嬌小的小夏一驚一乍的。

『列夫,好吵───』

『列夫,不要嚇到小妹妹!』

研磨與夜久同時說道。

小夏看著列夫,有點瑟縮,微微地躲到日向身後,「哇啊啊啊!這個人好高!!!!!!!!!!!!! 灰灰的頭髮,還是綠色眼睛!!!!!!!!!!! 好恐怖……」

見小夏似乎被嚇到似的,夜久便蹲下身,略與小夏同高,『夏ちゃん別怕,那傢伙不是甚麼壞人啦~』

日向也拍拍小夏的頭,說道,『列夫哥哥只是很高而已,不可怕啦~』

研磨則淡淡地說,『只長了身高,精神跟小朋友也沒甚麼差距。』

列夫聽後,不禁大聲地說,『研磨前輩這樣說我實在太過分啦───』

夜久轉身給列夫一個肘擊,『就跟你說小聲一點,不要嚇到夏ちゃん了──!』

列夫吃痛,只好默默揉著被肘擊的地方。看著與日向相像的小夏,像是隻橘色棕毛的小型犬,非常可愛。

生了親近之心的列夫,為了表示友好,蹲了下來,微微地靠近小夏,『夏ちゃん?要不要玩抱高高?』

小夏看著目前與自己同高的列夫,咧著嘴、笑著邀請自己的模樣,心想,「好像貓、又好像大獅子…!他這麼高,玩抱高高一定很好玩~!」

小夏側過臉看看日向,日向看著小夏,笑著回答,『想玩就跟這邊的哥哥們一起玩吧。待會哥哥也要走了,中午再跟你一起吃飯~』

『嗯!』,小夏有些開心的點頭回答。

鬆開原本抓著日向的衣服下襬的手,轉而碰了碰列夫的手,『抱高高、是真的嗎?』


日向回到第一體育館進行集訓,留在第二體育館的小夏便和列夫到戶外熱烈地玩鬧了起來。

『夏ちゃん,準備好了嗎?要飛了喔~~~!』,列夫抱著小夏數著一、二、三。

小夏被列夫咻的舉高,『啊哈哈哈哈~~~』的尖叫道。

抱高高的間歇,小夏興奮的對列夫說道,『哥哥的抱高高好~高~喔!跟翔陽哥哥不一樣耶!』

『那是當然的啦~~』,被稱讚的列夫鼻子翹的老高。

一旁看著的夜久與研磨,同時心想,「根本就是小孩帶小孩啊………。讓兩個孩子一起玩,沒甚麼問題吧……?」


玩完抱高高,列夫帶著小夏在森然高校內散著步。

忽然又一時興起,問道,『夏ちゃん,要不要坐肩膀?』

『坐肩膀?』,小夏歪著頭疑惑著,蹙著眉問道,『坐肩膀,哥哥不會受傷嗎?』

『不會啦~~哥哥我可是很強壯的喔!』,列夫自豪的彎起手臂,『來~我數一、二、三就飛到肩膀上囉~!』

列夫飛速把小夏放到肩上。

瞬間飛高到2M的高度,視線完全不同平常的小夏異常興奮,『唔喔喔喔!好厲害喔!』


兩人到處玩著玩著,完全忘了午餐時間已經到了。

在森然高校內尋找列夫與小夏好一陣子的夜久,一看到列夫、小夏在水池旁邊,便馬上飛奔過去。

玩得正開心的列夫轉頭碰巧夜久朝他跑來,第六感告訴他,夜久的頭上正冒著怒氣。

夜久來到跟前時,列夫驚恐的說道,『夜、夜久前輩,你、你、你怎麼了啊……?』

『你完全忘了我交代你中午前要把夏ちゃん帶到食堂吃飯了吧你──?!』,夜久瞪著列夫。

說完也不理會列夫,走到一旁小夏身邊,『餓了嗎,夏ちゃん?該吃午餐了喔,你哥哥也要一起。走吧~』,帶著小夏走向食堂。

列夫看著夜久不理自己,牽著小夏逕自走了的背影,心想,「嗚………,我哪天才能不惹夜久前輩生氣───」

這個問題,也許上天也無法回答列夫。



﹝食堂﹞

『夜久前輩──,謝謝你!』,日向剛和烏野的大家一起進了食堂。

夜久笑著說,『沒甚麼啦~快吃飯吧。』

小夏看見日向,高興地跑了過去,拉著日向直說,『哥哥我跟你說喔,我剛剛玩了飛高高,還有坐在大哥哥的肩膀上喔!可以直接抓到樹上的葉子耶!』

『小夏、小夏,我們邊吃飯邊說好不好?』,日向拉著小夏的手走到座位。


席間,小夏坐在日向和研磨的中間,吃飯過程中不斷分享著早上和列夫一起玩的事情。

『小夏是和哪個哥哥玩呢?』,日向心想,「不可能跟研磨玩坐肩膀吧……,研磨抱得動小夏嗎……?還是是黑尾前輩?」

『是灰色頭髮、綠色眼睛的大哥哥喔!長得很高、很高!』,小夏小腦袋轉來轉去尋找著列夫。

一發現列夫,便手指著,告訴日向,『是那個哥哥!诶?不過哥哥現在怎麼看起來不高興……,剛剛明明玩得很開心啊。』

日向與研磨看向列夫,只見列夫坐在夜久身旁,垂著腦袋,一臉哀怨的模樣,同時心想,「又是被夜久前輩罵了吧………」


眾人享用著午餐的時刻,在第三體育館訓練的人們,夾帶著吵鬧的聲響進入了食堂。

雖然吵鬧的人正確來說應該只有木兔與黑尾。

黑尾走進食堂就看見研磨身旁坐著一個小女孩,便走過來問道,『喔~!這個小妹妹就是小矮子的妹妹嗎?滿可愛的嘛~』

盯著小夏露出可能是友善的表情,對小夏說道,『日向妹妹,你好~~』

小夏看著留著奇怪髮型的陌生哥哥,對日向問道,『哥哥~,這個「叔叔」是誰啊?』


一聽到小夏的話,食堂中的眾人全都爆笑出聲,尤其木兔,笑到連眼淚都流了出來。

木兔搭上滿臉三條線的黑尾,笑著說道,『黑尾叔~叔~,要不要一起吃個飯啊?』,黑尾瞬間給了木兔一個飛踢。

日向趕緊糾正小夏,『小夏!人家也是哥哥!不可以沒禮貌……』,雖然日向適才也笑了出來。


消遣完黑尾的木兔,看見小夏,直說道,『小矮子的妹妹!唔喔!有夠像耶!赤葦、赤葦你也來看───』

木兔大聲的喊著,但已經盛完飯、夾好菜的赤葦顯然並沒有想理會他的意思。

『木兔前輩,今天也在第三體育館練習嗎?』,日向問道。

天生自來熟的木兔,也毫不客氣地坐在日向、小夏對面,與日向聊起了天。

小夏看著嗓門超大的木兔,心想,「這個哥哥好像很好玩~~頭髮好像貓頭鷹,好酷喔──」

小夏想著、想著,不小心把自己心中想的內容說了出來,『哥哥的頭髮好像貓頭鷹,好酷喔──』

木兔一聽到小夏的稱讚,馬上大聲地說道,『嘿嘿嘿嘿!小矮子的妹妹真是有眼光!』,整個人恣意的吹噓了起來。

座位有段距離,吃著飯、默默觀察著木兔的赤葦,嘆了口氣,心想,「剛剛不是說很餓嗎。一高興起來,完全忘了要吃飯……」


午餐尾聲,因為吹噓自己髮型獨到之處而很晚才開始吃飯的木兔,使勁的扒著飯。

一旁的日向正和小夏說著話。

『小夏,下午因為早上的哥哥們也要練習,所以下午你要一個人,就在第一體育館裡面好不好?』

小夏有點不願意的說道,『可是體育館裡面不好玩,不能去外面嗎~~?』

『只有你一個人,外面還是……』,日向話還沒說完,一旁嘴裡還含著飯的的木兔便插了話。

『我們下午還是自主練習,我帶小妹妹去玩吧──』,木兔把飯吃下去後,對小夏說道,『夏ちゃん妹妹,應該不會不願意吧~』

一旁的赤葦聽到,心想,「又隨口亂答應,這傢伙………」

小夏聽到有趣的木兔下午要帶她一起玩,眼睛發亮的對日向點猛點頭。

日向看著小夏期待的模樣,便感激地對木兔說道,『謝謝你,木兔前輩!』

樂於被日向稱讚、叫前輩的木兔,豪爽的說道,『小矮子放心啦~~』



﹝下午 第三體育館外﹞

『夏ちゃん、要先玩甚麼呢?』,木兔看著四周,『玩捉迷藏怎麼樣?』

『好~!』,小夏興奮地舉手說道。

『好!那我們就先玩捉迷藏!赤葦要不要加入?』,木兔熱情的邀請道。

然而回復他的是赤葦淡淡的聲音,『不要。』

『好吧…』,木兔微微的失落,但下一秒又振作的對小夏說道,『那夏ちゃん妹妹先躲,我來找好了~~但是範圍不可以超過那邊喔~』

了解規定的範圍後,木兔靠著樹、遮著眼睛數起了秒,小夏便奔跑了起來,尋找可以躲藏的地方。但左顧右盼都不知道可以躲在哪裡,忽然看見一旁的赤葦沒有走遠。

赤葦手指著一處可以躲藏的小樹叢。小夏笑嘻嘻地奔向小樹叢,藏了起來。


木兔與小夏玩了幾個回合後,木兔帶小夏回到第三體育館,喝喝水補充水分。

當小夏坐在階梯休息時,木兔拿著某樣東西,從小夏身後竄出。

『鏘鏘!夏ちゃん,你看這是甚麼~~~~~』,木兔嘿嘿嘿的說道。

小夏興奮得睜大了眼,『是吹泡泡!!!!!!!!!!!!!!!』

『嘿嘿嘿嘿,佩服哥哥我吧!』,木兔說的厲害,事實上心想,「赤葦還真是準備周道,竟然還特地幫我買了小朋友玩的吹泡泡──」


木兔帶著小夏,一下玩吹泡泡,一下玩你追我跑,鬧得不行。

第三體育館的大家也對館外玩得很歡樂的兩人所發出的吵鬧聲習以為常了。

到了傍晚時分,赤葦走出體育館,沒見到木兔和小夏兩人,便在附近晃了一下。

走了一會,發現───,玩累了的木兔靠著樹幹睡著了,而小夏也靠著木兔的手臂熟睡著。


赤葦嘆了口氣,走了過去。拍了拍木兔的肩膀,見木兔迷茫的張開眼睛,說道,『起來了、木兔さん…』

之後便一把將小夏抱起,慢慢地走向第三體育館,轉頭對緩緩爬起身的木兔說道,『回家啦~』

木兔頓了頓,咧嘴笑答,『嗯~赤葦~』


兩人和沉睡的小夏,在神智清醒、又精神抖擻的木兔不斷問著『赤葦怎麼知道我們在那啊~』之類問題的嘰嘰喳喳聲中,慢慢地返回第三體育館。




========= 我是分隔線 =========


夏ちゃん系列第二彈來啦~~~


本來是打算先寫青城的,但是因為有別篇計畫寫青城了,怕會連發,所以決定寫貓校跟貓頭鷹。


其實原本是計畫讓兩校的人員可以多一點出場的,但無奈實在沒有時間再多擴充劇情...,所以只好壓縮一點範圍來發揮了───


希望你喜歡這次的夏ちゃん系列:)



评论 ( 8 )
热度 ( 75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