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灰夜久】共傘

靈感來自推特韓國太太@huyu__s2的圖片(連結請戳我)!

○是個短篇(吧?)。

○最近雨下不停、天氣又冷。



【灰夜久】


﹝部活﹞

『唔哇!外面下起大雨了!!!』,擦汗擦到一半的山本,望向窗外大嗓門的說道。

副主將海對於山本嗓門的破壞力已完全淡定。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氣象早說了,今天100%會下雨啊。』

『嗯~我早上也有看報導,還特地跑去拿了傘呢!』,犬岡在一旁附和道。

『甚麼!!大家都知道嗎?!』,山本一臉吃驚。

身旁的研磨、海、福永、芝山、犬岡,一個個都點了點頭。山本瞬間覺得自己被世界拋棄了───

無良的主將卻還幸災樂禍道,『呦~山本,祝你好運啦~』

研磨在一旁小聲的說道,『阿黑個性好差啊~』,輕微了鄙視了一下黑尾。

苦惱的山本轉身揪著福永,『福永~~,我只能拜託你了───,求你護送我回家───』,福永還未接話,山本又大聲疾呼的說道,『就當是我一生唯一的請求吧~我請你吃一個月的魷魚乾也可以啊───』



在眾人收拾東西與談天的過程中,只有兩個人還在場中央,並未休息。


夜久的地獄接球特訓,越接近春高預選賽,其中的菜單就越精彩。幾乎把列夫折磨的不成人形。

但也因為地獄特訓,讓列夫那慘不忍睹的接球技術終於有了長足的進步,至少不再像個門外漢了。

雖然在重視球的連貫與維繫、人人都擅長接球的音駒排球部中,仍然完全看不到隊友的車尾燈,但考量列夫在前衛的攻擊力與攔網壓迫性,絕對是音駒在春高中不可少的戰力。

夜久早立下決心,一定要毫不鬆懈的鞭策著列夫。


站在場中央的夜久,對著剛做完兩組連續50下場地接球、快累趴在地上的列夫,喊道,『列夫,快做好準備動作,還有一組沒做耶!』

然而列夫似乎已無力回復出完整的句子,只聽到斷斷續續的應答聲。

『再不快點,天都要黑了───』

『唔......』,掙扎著爬起的列夫,心想,「夜久前輩甚麼時候都很可愛,但在特訓的時候特別可怕,嗚嗚嗚嗚────」


夜久對列夫的特訓開始以來,兩人一直都是排球部中最晚離開體育館的。

收拾東西、整理體育館的過程中,夜久也不斷提醒列夫剛剛練習中發現的問題、要改進的地方。



收拾完體育館,準備回家時,列夫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頭昏眼花了。

往外一看,外頭下著超級大雨。

列夫下意識往包包中摸索雨傘的存在,然而,結果是讓他失望的───甚麼也沒有。


此時夜久已經走到門口,從包包中拿出雨傘。發現列夫還在體育館裡,轉頭喊道,『走啦~~列夫~』

列夫邁開長腿,走向夜久,哭喪著臉。

見列夫那模樣,夜久嚇了一跳,心想,「加強練習有這麼恐怖嗎───」,說道,『你幹嘛啊~?!』

『夜久前輩.........,我沒帶傘────,救我.........』,明明沒有淋雨,列夫的神情卻像隻被淋成落湯雞的灰貓,垂著耳朵,可憐兮兮的。

夜久看著一副小可憐模樣的列夫,有點無奈,心想,「嘛~都已經在交往了,共傘應該也沒甚麼吧.........?」

夜久便裝作自然的說道,『那、痾、我有傘,一起、走到車站吧。』

聽到夜久答應,列夫瞬間笑顏逐開。

那單純的模樣,驀然讓夜久覺得,答應列夫共傘可能帶來的尷尬、害羞,似乎都無需介意,甚至完全可以接受。


夜久撐開紅色的單人傘,撐傘走到屋簷外,對列夫招手,『快,雨還不算太大,趁現在快走~』

『嗯!』,列夫欣喜地回應,靈敏的鑽入夜久的傘下。

然而一瞬間,兩人忽然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協調!」


假裝不以為意的兩人,便共撐著小紅傘,慢慢地走向車站。

夜久拿著傘的右手,拼命打直撐著傘,然而......,即使夜久手臂徹底打直,傘卻只能撐到列夫頭頂上方一些些。

在行走的過程中,傘一搖晃,便不斷戳中列夫的頭。

戳中幾次後,列夫不小心發出聲音,『嘶....』

夜久的右手其實痠得受不了,但心中實在不想妥協於攤在眼前的身高差現實,只好死撐。

列夫見夜久手似乎很酸,便軟軟的說道,『夜久前輩,我來撐傘吧~~!你手也痠了對吧?』

夜久心中一面為了內心的面子掙扎著想逞強,一面有覺得自己撐傘一直戳到列夫的頭也很抱歉。

天人交戰之後,還是嘆了口氣的交出傘,『嗯,傘給你撐吧──』


列夫接過小紅傘,傘頂瞬間高了許多,足夠覆蓋高大的列夫與嬌小的夜久。

撐著傘的列夫,笑著說,『唔~和夜久前輩雨中共傘甚麼的,以前從來沒想過說~~』,抿了抿嘴唇,笑得像是偷吃到奶油的貓,『忘記帶傘,好像也不是甚麼壞事嘛~~嘿嘿』

列夫傻不楞登的模樣,也有點感染了夜久,兩人漸漸談笑得起來。


聊著聊著興奮起來的列夫,又跟平時一樣講話自帶比手畫腳。完全忘了自己正負責撐傘。

本來微微的小動作還沒甚麼,被雨滴輕微灑到,夜久也不怎麼介意。畢竟兩個人撐這隻不算大的傘,要都不濕掉是不可能的。


然而,列夫忽然一講到激動處,傘整個往左邊傾斜────

傘上的雨水忽然「嘩啦」的全淋在夜久頭上、身上。


列夫這才驚覺大事不妙────

趕緊把整支傘都撐到夜久頭上,也不管變大的雨淋的自己整身,直喊道,『夜久前輩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夜久這邊本來想對列夫大發一頓脾氣的,但看雨漸漸變大,心想,「再讓這傢伙淋下去,也整身濕透了───,這樣還不如當初就讓他跑著去車站呢.......」

還是忍不住心軟的夜久,一把搶過雨傘,說了聲,『跑吧!』

便拉著列夫的手,飛奔了起來。


『咦咦咦?!夜、夜久前輩,那個、不撐傘了嗎───?』,列夫不明所以的被夜久拉著跑,整個人不知所措。

『快跑,別管傘了啦───』,夜久不理會列夫的疑問。


一矮一高的兩人在大雨中飛奔,來不及收起的紅色雨傘,傘花在雨中隨著奔跑飛舞著。



========= 我是分隔線 =========


當初看到韓國太太的圖片就決定一定要寫這篇~~~!

可愛的小列夫與夜久前輩啊啊啊!


但因為這篇的發想只是從圖片衍生的概念,

所以架構稍欠,還請見諒(鞠躬)。


另外這應該是第一次寫音駒的其他孩子們,若有怪怪的,還請包涵:P

(&依然Title苦手......)


能看到這裡,非常感謝~希望你喜歡:)



Ps之後本來想先寫影日、阿吽,但是感覺構想還不是很完全,所以可能先著手一篇「青城」或是「小夏系列」。還在琢磨────


评论
热度 ( 41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