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 】【青二】邀請同居的100種方式

●青根高伸 x 二口堅治(忠貞青二派,首次產糧XP)

○時間設定:青根、二口高中三年級春高預選後。已交往數個月。

○計畫已久的一篇。




【青二】


鐵壁伊達工在青根、二口的帶領下,在IH和春高都創下了不錯的成績,兩人也在春高預選賽落敗後宣布引退,將球隊交給學弟們。



﹝第二學期後半﹞

從排球部引退時,二口還是一貫吊兒啷噹、滿不在乎,只例行的交代後輩,之後要好好加油之類的。

然而,私底下卻是,

嘮叨的跟個老媽子一樣───


『總覺得黃金實在太不可靠了!怎麼都不能精明點啊?!雖然憑要他變精明好像有點太奢望了。幸好有可靠的作君在!』

『也不知道現在訓練的怎麼樣了───』

趴在桌上,臉壓著進路調查表的二口君,自顧自的嘟囔著,也不在意青根還是一貫的靜悄悄。

看到青根不發一語,看著自己、靜靜聆聽的模樣,二口起身搖晃著椅子說,『哎呀,我也沒那麼擔心他們啦~反正現在球隊是他們在帶的啊~』

說完又趴回桌上,說道,『我一直都不喜歡這麼投入啊───』


二口看著被自己臉壓得有點皺皺的進路調查表,皺著眉頭。

轉頭看向青根,問道,『青根填了嗎?進路調查。』

青根從桌上拿起自己的進路調查表遞給二口,用低沉的嗓音說道,『排球,東京。』

聽見青根難得開了金口,二口略略驚訝了一下。接過青根的進路調查表一看,一、二、三個志願,青根全填了「排球」。

二口臉上三條線,無奈的問,『青根,你知道分三個志願的意思是甚麼嗎?』

看著青根一臉「不這樣填,要怎樣填?」的臉,二口忍不住笑了出來,同時心想,「還真的是名符其實的排球笨蛋──!」


二口默默的將進路調查表,放入抽屜中。



﹝某日﹞

青根瞥見下課時間趴在桌上打瞌睡的二口,心想,「是熬夜玩遊戲了吧」。

看著看著,一向僵硬的臉部表情,不知不覺的柔和了許多。

可惜正優遊在夢境中的二口,沒有機會發現。


『二口、二口,老師找你去做進路訪談欸───』,同班同學拍著熟睡的二口。

醒來的二口眼神朦朧的從抽屜摸出還是空白一片的進路調查表,迷迷糊糊、搖搖晃晃地走出教室。

坐在座位上目送二口的青根,眼神中透出些許的擔心。


從導師準備室返回教室的二口,施放著「不耐煩」、「少煩我」的低壓輻射。

眼色極佳的同學們,各個爭相走避,沒有膽子與二口搭話,免得不小心戳到二口的地雷。

唯有青根,到了中午一如往常的拍拍二口的肩膀,無聲的表示,「該吃飯了」。


心情烏雲罩頂的二口,看著午餐,只是撐著左下巴,愁眉不展、食慾全無的樣子。

二口嘆了口氣,執起筷子,『唉,青根真好~~未來超明確,直線奔跑在排球之路就好了───』

青根的筷子頓了頓,轉頭看著二口。

『唉~~,顧著打排球的日子也沒想過以後要幹嘛───』,二口一臉百般聊賴的用筷子戳著食盒中的米飯,『畢業就去就業也完全不知道要做些甚麼──,像鐮先前輩那樣的上班族感覺完全做不來呀───』,撐著左下巴的手揉著左臉頰。

正當二口還是叨叨絮絮的說著畢業進路煩惱時,青根忽然抓住二口左手。

二口嚇了一跳,心想,「交往好幾個月,從沒這麼主動過啊───!幹嘛呢!!」

青根一臉嚴肅,指著二口的左臉頰說道,『智齒沒拔。』

被發現小祕密的二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辯解,只說,『沒啦、沒啦,智齒沒怎樣又不一定要拔~』

但青根仍然沒鬆開二口的左手,顯然並不領情,『發炎了吧。』

又是肯定句。

二口心想,「青根是會通靈嗎,怎麼甚麼都知道啊!」,不小心忘了要隱瞞,便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發炎啦?』

『你說過』,青根見二口承認,便鬆開了二口的左手。

『之前嗎?』,二口回想著自己說過的話,「啊啊啊啊!之前只是隨口說道,青根連這個都記得───!」,暗暗吃驚於青根的觀察力與記憶力。


結束午餐時,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回教室,青根忽然轉過身,對二口說,『去看牙醫』。

『牙醫?!為什麼要去看牙醫?!』,二口摸摸自己左臉頰,『沒沒沒,我現在已經不痛了!不用去看啦!』

二口心想,「甚麼都好,死也不去看牙醫!」

然而,青根並不放棄,在下午每堂下課,一有時間,便用「眼神」勸說二口放學後去看牙醫。

二口被青根盯的壓力山大,便計畫著放學後快速逃跑,免得被青根逮中。


放學時,二口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飛速趕往鞋櫃,妄想逃離青根的視線,以脫免被帶去看牙醫的宿命。

但二口似乎忘了,青根身為體育保送申請生,在速度、敏銳性上,都不會輸給他。

人沒到鞋櫃,便被青根給攔截了。

『哎呀,青根今天怎麼回事啊───,我就說沒事不用去看牙醫啦~』,面對青根平靜的堅持,二口有點無奈的抵抗著。

『我跟你去』,青根拉著二口走向鞋櫃,背對二口說道,『治好,你才不痛。』

二口嘆了口氣,只得認命。

但潛意識中,暗自欣喜著青根能發現自己牙痛的細心,也並不討厭青根這種固執、強勢。



﹝第三學期﹞

宮城最近寒冷到不行,連不怎麼怕冷的二口都戴上了各種禦寒裝備。

與青根一同放學的路上,忽然說道,『我進路決定囉~!』

等青根轉過頭看著自己,說道,『去當模特兒、模特兒,東京喔~~』,末了還對青根眨了眨眼。

青根聽後,伸手替二口整理了下圍巾,臉色看似沒有甚麼變化。

但青根當時的眼神,二口過了許久仍然記得。

「像在沙漠看到花朵綻放一樣」,二口當時心裡是這麼想的。


決定進路後,青根與二口都為了未來忙碌了起來。

照常到校上課的二口,看著青根空蕩蕩的座位,有點空虛、寂寞。心想,「先去東京學校預先集訓甚麼的,一周也太久了吧───」

青根不在的一周間,男同學們發現「二口似乎有點沒精神」,女同學們總覺得「二口君有些光芒黯淡啊......」。

至於二口完全沒察覺眾人觀察的目光,只是一個勁的想著,「去東京要住哪呢?房租好像超級貴啊.....,還是找青根一起住呢?」

換了個姿勢趴在桌上,「耶?!!這樣不就、不就是同居了嗎?!我、我跟青根!!」

想到這,二口忽然不淡定了起來,搖頭晃腦地站起身,走向自動販賣機。

眾人看著二口,皆心想,「二口(君)肯定有很大的煩惱啊───」


喝著飲料,二口心想,「從交往以來,除了我偶爾主動之外,青根似乎都沒主動做過甚麼親暱的動作.....,該不會只有我一頭熱吧......。」,搔著頭髮,心想,「雖然早知道他是那樣了啦~但總是我開頭───,還是會想讓他他主動幾次啊───」

就在二口心煩意亂、碎念著青根時,手機忽然傳來訊息聲。

一看,是青根。

「才在碎念你就傳訊息來,是耳朵癢了吧~」,二口心想。

點開Line一看,「明天回去,一起購物。去東京的。」

『連個訊息也這麼言簡意賅是怎樣啊~~』,笑著回覆給青根ok的訊息。


一下午,班上眾人一致認為,「二口(君)似乎完全恢復了啊~」



﹝隔日﹞

青根、二口約在車站見面。

一個禮拜沒和青根見面的二口,心情特別好,開心的說著一周間發生的趣事。

青根一如往常,安靜的聽著二口說話,但從神色看來,也比平常更柔和、愉快。


兩人吃午餐時,二口說著,之後去東京的事。

『啊~感覺一定會超不習慣!也不知道東京人接不接受我們這邊的東北腔~』

吃了幾口拉麵後,又說,『以後在東京,說不定還可以去看青根打排球呢,嘿嘿~』

看著二口笑得燦爛,青根默默的放下筷子。

二口發現青根停下了進食的動作,有點疑惑,『青根,你吃不下啦?不會吧~』

青根忽然拿起包包,似乎在找著甚麼。

找到後,嚴肅地對著二口,『這個,給你,二口』,遞出手上的東西。

二口愣愣的接過。一看,是把鑰匙。


『青、青根,這哪的鑰匙啊?!』,二口有點驚訝。

『東京,一起,住吧!』,青根表情不變,同樣嚴肅、慎重。

「惜字如金的青根竟然連續說了兩次六個字!」,二口先是驚訝這件事。

猛然思考起青根話中的內容,臉忍不住紅了起來。


『你、你、你甚麼時候───!去東京這個禮拜?』,青根一主動起來這麼直接,弄得二口很害臊。

青根點點頭,心想,「二口臉紅,很可愛。」

青根隨後從拉麵碗裡,夾出蝦子,放入二口碗中,說道,『二口臉紅,好像蝦子。』

本來就有點害臊的二口,臉部瞬間加溫,又熱又燙,『青根────』

『很可愛』,青根語氣雖然淡淡,但嘴角卻綻放二口從沒見過的弧度。

『啊~~~我不管你了───』,二口低下頭猛吃著拉麵,一面用左手將鑰匙妥妥的收入了包包中。




========= 我是分隔線 =========


我規劃已久的青二邀請同居文!!!!!

還好沒有難產陣亡T____T


寫完自己覺得青根還有二口可愛到爆炸!!!!!!!!!!QQQQQQQ

↑自賣自誇!


希望看完的你會喜歡:)


评论 ( 5 )
热度 ( 62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