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日向夏的小旅行【烏野】

●夏ちゃん系列第一彈!with 烏野高中男子排球部。

(有鑑於小夏實在太可愛了!我會死命的生出其他的────)

○應該算是有影日(些微)。



﹝夏﹞

在熱血與單細胞組合強烈哀求,並祭出「體育部夏天就是要一起去海邊或者去溪邊野餐!」的來路不明傳統之下,烏野高中男子排球部的夏日旅行終於~要‧出‧發‧啦~!



﹝出發前一日﹞

『好啦,今天部活就到這邊,整理完體育館就解散吧。明天野餐,大家也別遲到了!八點在阪之下商店集合』,烏養教練交代著。

待部員們開始收拾東西時,武田老師向烏養教練說道,『烏養君,真的很麻煩你啊,還要你開車帶他們去玩』,武田老師搔著頭有點不好意思。

『沒甚麼、沒甚麼,老師別那麼客氣,不過就是載他們去溪邊讓他們野個餐嘛~』,烏養教練豪爽的回道。

『嗯,身為老師,我是應該要陪同他們一起啦...,但學校有事務要配合實在......』

『老師就先忙份內的事情吧!排球部我可以幫忙的就直說唄!』,烏養教練爽快地拍著武田老師的背,大聲說道。


一旁的部員們,雖然一開始只有部份的人提議,但到了這個出發前的時刻大家似乎都對明天的野餐頗為期待。

只是...,有些人心中還是很遺憾。

『啊~~~,我還是很想要去海邊啊!!』,田中低喊後大大的嘆了口氣,『身為男子漢,夏天不就應該在海灘美女們面前展現游泳的英姿嗎───』。

『田中,溪邊野餐是表決結果嘛~』,東峰溫和的對烏雲罩頂的田中說道。

田中哀怨的看著對海邊投下反對票的月島和菅原。

『龍!我懂你的感受!』,西谷用著丹田有力的聲音說道,『但是,龍!只要潔子前輩一起去的地方,哪裡都是最好的!』

『小谷!我懂、我懂、我知道了~』,只見兩人握著彼此的手,雙眼閃著精光。


然而,忽然傳來一聲平和的聲音,說道,『咦?我剛剛聽澤村前輩說,清水前輩明天因為家中有事,不能一起去野餐了耶。』

『甚麼!!!山口你說的是真的嗎?!』,田中與西谷頭上似乎瞬間驚雷一閃。

兩人立馬轉頭,向菅原詢問道,『菅さん,這是真的嗎───?』

『啊,喔,對啊,聽說是臨時有事』,菅原看著田中、西谷心靈崩塌的模樣,忍俊不禁的微笑著。


整理完體育館,一行人在返家的路上。

不同於田中、西骨骸略為沉浸在清水缺席的失落中,日向和影山倒是興致盎然。一路上一直熱烈地討論著在溪邊可以玩水,甚至可以嘗試抓魚,越講越離奇。

日向忽然發現田中與西谷的異樣,問了影山,『田中前輩、西谷前輩怎麼了啊?剛剛明明還很期待的?』

『你以為我會知道嗎?』,影山反問,反倒弄得日向覺得自己問錯人了。

『是因為清水前輩明天有事不能參加啦』,山口熱心地告知。

日向一聽,點了點頭,忽然跑向田中、西谷,說道『田中前輩、西谷前輩!我們明天一起玩水吧!現在在溪裡游泳一定超涼!超好玩的!』

日向興奮的模樣,感染了田中、西谷,兩人精神一振。

『嘿嘿嘿!明天就讓你看看前輩我的水中英姿吧~!』

『要比游泳速度和技術,龍可是完全比不過我呢~!』



﹝出發日 上午8點﹞﹝阪之下商店﹞

『欸~人都到齊了嗎?』,烏養教練向澤村詢問道。

『大家都到了,只剩日向了』,澤村看著日向家的方向,有點著急。

只見日向騎著腳踏車,飛速地趕來,但,身後似乎載了甚麼。

腳踏車煞住,停在大家面前,日向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不好意思,遲、遲到了...』

日向背後傳出稚嫩的女孩聲,『都是哥哥睡過頭害的!』

小女孩從日向微微冒出一點小身影,跟日向一樣是橘橙橙髮色,看起來特別有朝氣。

『啊......,教練、隊長,那個、那個,我媽媽她臨時要去親戚家幫忙處理法事,沒辦法帶我妹妹去,又不能留她一個人在家,所以我......』,日向踟躕的向大家解釋,一面將腳踏車停好,把小女孩從腳踏車上抱下來。

眾人有點愣愣地看著日向,又愣愣地看著小女孩。

倒是澤村先開口,『痾,帶妹妹一起去,應該...』,轉頭看著烏養教練問道,『教練覺得呢?』

烏養教練搔著金色頭髮說道,『那也沒辦法,就一起去吧,總不能把小孩子丟在家裡吧───』

澤村也說道,『就大家一起注意、照顧日向的妹妹吧。』

日向剛剛的緊張情緒煙消雲散,笑著對眾人說道,『謝謝!』

又趕緊轉頭對小女孩說,『小夏說一下謝謝,還有要自我介紹,媽媽以前不是有教過你嗎~』

小女孩燦爛的笑著對眾人說道,『謝謝!我是日向夏,是夏天的夏喔~!』



﹝路途中﹞

一開始還有些怯生生的小夏,在日向和大家聊得很開的同時,也開始有些不安份。閃著大眼睛,直盯著大家瞧,觀察東、觀察西的。

第一個盯上的便是獨自坐在旁邊的影山。


小夏趁著日向和田中、西谷吵吵鬧鬧、離開座位的時候,偷偷的跑到影山隔壁的座位。

影山轉過頭,猛然看見小夏,一時之間完全愣住,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小夏人小腿短,爬上座位有點吃力,過程中似乎也無意要求影山幫忙。

車子忽然一陣搖晃,還未坐穩的小夏整個人晃動不止,影山趕緊抓住小夏的手,讓她在椅子上坐好。見小夏沒事,影山偷偷的鬆了口氣。

好奇的小夏直盯著影山,本來想裝沒事的影山,完全無法放鬆。心想,「這、這小朋友,怎、怎麼回事啊...。這麼矮小,跟小動物沒甚麼兩樣啊─── 幾歲啊?日向家都這個身材嗎?」,不擅長與小動物接觸的影山,對小夏同樣不知所措。

小夏忽然開口,自然地問道,『你是影山嗎?』

影山歪著頭,心想,「剛剛又沒自我介紹,她怎麼知道?」,只得略略點點頭。

小夏似乎看出影山的疑惑,指著影山「二傳之魂」的衣服說道,『你的衣服寫的是「二傳」甚麼的吧!雖然有我看不懂的漢字。』

影山還沒反應過來,也還未決定是否該稱讚小夏聰明,就聽小夏說道,『我哥哥在家常常、常常提到你喔~!』

影山心中一驚,「提到我?有啥好說的啊?!」

小夏自顧自的開心說道,『哥哥說,雖然你一開始很兇,還是甚麼「球場上的王子殿下」───』

日向猶如發動第六感,飛速趕到,遮住小夏的嘴巴,急急忙忙說道,『影、影山,你別聽、別聽小夏亂講啊~』

小夏掙扎著撥開自己哥哥的手,『哥哥明明就說了!』,拉著影山的衣袖,繼續說道,『但是我哥哥還說,你其實人滿好的,會跟他打排球甚麼的~~』

日向摀著臉,無語地想掩飾自己的害羞。一面忙從包包拿出Pocky,交給小夏,徒勞的希望可以移轉一下小夏的注意力。


影山轉過頭看著窗外,心想,「甚麼王子殿下(王子様)?!是王者(王様)吧!重點是我也不是王者!甚麼人滿好的....,日向這傢伙───」

窗上映出的影山,臉似乎有那麼點紅。



﹝溪邊﹞

『到了!!!』,田中、西谷率先飛奔下車,跑到溪邊。

兩人吶喊完,便轉頭向眾人喊道,『溪邊萬歲!野餐萬歲!』


澤村看著田中和西谷,無奈地笑笑,轉身對還在原地的眾人說道,『大家把東西搬過去吧~』

烏養教練說著,『嘿嘿,武田老師和我特別給大家準備了不得了的東西喔~』,打開後車箱,裡頭是BBQ用具和好幾個冰桶。

眾人雙眼發直,嘴角幾乎流出口水,『謝謝教練───!』

『哈哈哈,武田老師也出資不少啦。把東西搬過去吧!』,烏養教練笑著說。


澤村叫回了田中、西谷,所有人一同將BBQ用具和冰桶等物都搬到溪邊,眾人便開始想著要玩些甚麼了。

沒人告訴小夏她可以幫忙甚麼,哥哥日向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弄得小夏只能愣愣地在一旁看著大家。

東峰見小夏曬著太陽,呆站在那,便向小夏說道,『夏ちゃん?要不要來這邊坐呢?』,手指著正在鋪著野餐布巾的谷地經理。

小夏看著高大、面相又有點兇的東峰,不禁有點緊張,往旁邊稍微靠了靠。

見小夏似乎有點怕自己,東峰不禁自己也膽怯了起來。

看見這幕的田中、西谷跑了過來。

『旭さん別怕,怎麼可以連小妹妹都怕咧』,西谷大嗓門的說道,『日向妹妹我們一起玩吧!』,一面向小夏伸出手。

小夏看著西谷心想,「這個哥哥,和翔陽哥哥好像有點像,感覺沒有甚麼壓迫感~但是講話好大聲,有點恐怖」,轉頭看到一旁的田中,又更緊張了起來。

毫無自覺的田中,一面笑著東峰,還一面與西谷插科打諢。

在西谷與田中又試圖和小夏搭話時,只見小夏像是小動物一樣,嗖的跑到一旁的緣下、木下、成田身後。


西谷與田中瞬間無語,下一秒馬上爆發。

同時喊道,『怎麼回事!為什麼小妹妹會怕我們,卻不怕阿力、一仁他們!!!! 太不公平了!』

聞聲而來的菅原與澤村,笑著說,『還不是你們兩個一副不良少年樣~』

緣下等人也笑著調侃起西谷和田中,東峰在一旁笑看著。


菅原走到緣下身邊,蹲下身,對小夏說道,『夏ちゃん,要不要到樹下那邊?有準備點心跟飲料喔。』

小夏看著菅原溫和的笑容,便點點頭,說,『好!』

之後便牽著菅原的手,和澤村一起走到樹下。

谷地經理早已準備好小點心要給小夏吃了。



﹝樹下﹞

討厭曬太陽、又實在不想下水的月島,早已窩在樹下,找到最好的位置聽著音樂、乘著涼。

適才與谷地一同鋪著野餐布巾的山口,正和烏養教練討論著BBQ烤肉架放置的位置。

『澤村前輩、菅原前輩,中午的便當和食材都準備好,甚麼時候要開始烤肉呢?』,谷地因為清水缺席,今天只有自己跟排球部的大家前來,極度緊張、萬分戒慎恐懼。

澤村略為和谷地交代了相關的事項,谷地聚精會神地聽完後,正在整理思緒時,忽然發覺有人拉著自己的褲管,是小夏。

『姐姐、姐姐』,小夏軟軟的聲音像是棉花糖一樣,甜膩可愛。

谷地微笑著,『怎麼了、夏ちゃん?』

小夏指著已經跳進溪裡玩水的日向、影山、西谷、田中、緣下等人,『小夏也想去溪邊玩───』

谷地看著溪邊,有些猶豫,心想,「唔,我沒有照顧小朋友的經驗啊...,而且溪邊有點危險啊...」。

又聽小夏說道,『只是去看魚也不可以嗎...?』,語氣頗為可憐兮兮。

一旁的澤村聽到,便對谷地說道,『我帶她去吧,還有菅原一起,應該沒問題的。』


小夏歪著頭,看著澤村,又看看一旁的菅原。

菅原打開食盒,遞給小夏,『有水果喔,夏ちゃん要吃嗎?』

小夏伸手拿了片蘋果,『謝謝哥哥~』

『菅,剛剛小夏說要去溪邊看魚,你一起去吧』,澤村站起身,向小夏伸出手。

小夏看著澤村,又看看澤村的手,便伸出自己的手握住澤村的大手。

小夏心想,「這個哥哥跟翔陽哥哥有點不一樣...」,抬頭看著澤村堅毅的臉龐,「像是爸爸。」



﹝溪邊﹞

『哇啊啊!有魚耶!是大魚!』,小夏看著清澈的溪水中優游的魚兒,興奮的對澤村和菅原說道。

澤村和菅原笑著回應著小夏,一面看著遠方在溪裡玩得很鬧騰的其他人。

三人走到較接近溪水的地方,小夏忽然問,『可以下去嗎?』

澤村蹲下身,說道,『小夏沒帶乾的衣服吧,下去就濕掉囉~』

小夏有點失望,低著頭。

見她這樣,菅原不免有點心軟,正想開口說甚麼,便聽到澤村說道,『那只能脫掉鞋子,泡泡腳喔』,又補述道,『哥哥帶你去。』

澤村幫小夏脫掉鞋子,微微抱著小夏,到了溪邊的大石頭附近,讓小夏坐在石頭上,腳正巧可以碰到冰涼的溪水。

小夏踢著水,玩著,笑著對澤村說,『謝謝你哥哥!』

在岸邊看著兩人的菅原,對回頭的兩人揮揮手,笑得和煦。



﹝午餐前﹞

中午前,BBQ的東西在烏養教練、山口、谷地及之後回到樹下的澤村、菅原地準備下,基本已準備完全。

日向、影山、西谷、田中等人也一個個上岸,把自己整理乾淨。


回到樹下的日向,嘴裡偷吃著點心,向小夏問道,『小夏,還好嗎?』

小夏指著一旁的澤村、菅原,說道,『那個哥哥、那個哥哥人都很好喔!而且感覺跟翔陽哥哥不一樣───』

『啊?哪裡不一樣~』,聽妹妹的語氣有點尊敬、推崇,搞得身為正牌哥哥的日向忍不住嘟囔。

『感覺黑髮哥哥、銀髮哥哥比較可靠,哥哥感覺,跟我差不多~』,小夏言者無心,卻給了日向不小的心靈傷害。


在一旁不小心聽到的月島,忍不住笑了出來。

『月島你笑甚麼啊~!』,日向稍微惱羞成怒,心想,「被妹妹嫌棄已經夠丟臉了,竟然還被這傢伙聽到了!」

月島微笑著說,『沒甚麼啊~』,戴上耳機後,卻又補述道,『加油囉,翔陽哥~哥~』

『月島───』,日向極力忍住與月島吵鬧的衝動。


時近中午,眾人便開始分工準備午餐,忙碌了起來。

月島負責事先把肉片和食材弄成串,至於烤肉這種炎熱的事,就交給熱血份子和單細胞組來做。

午餐前,月島便待在一旁,等著吃飯。

坐在樹下,聽著音樂、發著呆的月島,忽然感覺到有人戳著自己的肩膀,一看,是小夏。

雖然對方是小孩子,月島還是禮貌地拿下耳機。

『哥哥』,小夏叫著月島,『一起去買冰淇淋好不好?』

月島疑惑的看著小夏,沒有說話。

『翔陽哥哥說等下要吃飯了,不陪我去───』,小夏指著忙活著烤肉的日向,『可是,夏天中午這麼熱就是要吃冰淇淋啊───』

一向不擅長應付日向類型或是小朋友的月島,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怎麼和小夏溝通。

小夏見月島無動於衷,便拉著月島的袖子,『他們都很忙,哥哥你帶我去好不好~?』

月島看著正中午的大太陽,心想,「好熱、太陽好大、好不想動」,但低頭看到小夏輕輕拉著自己袖子的手,想了想,便站起身。

『在這等一下』,淡淡的對只到自己腰部高度的小夏說道。


月島和澤村說了下話,澤村便向眾人宣布道,『月島自願要去附近雜貨店買冰,想吃的人跟月島說一下要買甚麼吧───』

一聽到要買冰,西谷立馬奔了過來,大聲的說道,『還真難得啊!月島!!』

月島一一記下眾人想吃的冰種,神色有點狼狽地回到樹下,對小夏說道,『走吧。』

小夏看著比自己高了好多好多的金髮大哥哥,心想,「其實,人、滿好的嘛」,笑著伸出手,要牽月島的手。

月島一時反應不過來,下秒還是牽起了小夏的手。

兩人一起步行在正中午的大太陽下。



﹝午餐﹞

烤肉陸續出爐,眾人輪流坐在樹下享用午餐,一面聊著天。

經過烈日考驗,幾乎快要融化的月島,帶著仍然精神奕奕的小夏,回到了樹下,將冰棒和冰淇淋放進冰桶。

眾人招呼著月島和小夏吃飯。


日向幫小夏準備好便當,夾了些肉,放入食盒中,問道,『小夏,買了甚麼冰啊~?』

『草莓冰淇淋!』,玩了一早上已飢腸轆轆的小夏,『是金髮大哥哥幫我選的唷!』

日向幫邊吃、邊說話的小夏,拿下黏在嘴角的飯粒,『的確呢,小夏跟月島都一樣愛吃草莓口味。』


日向和小夏一同吃飯,吃到一半,一旁忽然傳來田中的叫喚,『日向,輪到你來烤肉啦~~~』

『啊!是!』,日向放下食盒,對小夏交代了,『要乖乖聽哥哥、姊姊的話喔───』

又轉頭向樹下的眾人說道,『不好意思,麻煩大家了───』

眾人笑著應下。


山口和谷地見小夏一個人吃飯,有點寂寞,便一同坐到小夏身邊。

谷地微笑地問小夏,『夏ちゃん,這邊有丸子,要不要交換?』

『好!姊姊也吃我的菜吧!』,小夏爽朗的遞出食盒。

山口與谷地看著小夏的笑容,同時心想,「和日向真的是一家人啊~」

『哥哥的便當有甚麼呢?』,小夏看著山口說道。

『有馬鈴薯燉肉喔,夏ちゃん要嗎?』,山口與小夏分享道。

『嗯!』,小夏笑著回答。

三個人的交換午餐,一片和樂。



﹝返程﹞

BBQ烤肉的餵養之下,屬於運動部的大食客們,各個都對被填飽的肚子極為滿足。

收拾東西的過程還是吵吵鬧鬧,各種胡鬧,總要澤村站在身後,大家才肯收斂一點。

烏野高中男子排球部的第一次出遊,也將到此結束。


上車前,日向見小夏站在樹下,『小夏,要走囉~』

『以後還可以來嗎,哥哥?』,小夏抬頭看著日向。

『可以吧~』,日向摸摸小夏的頭。

『那可以再跟大哥哥、姐姐們一起來嗎?』,小夏眼睛閃閃亮亮。

日向微微笑著,『希望可以喔!再帶小夏一起來。』

『嗯!』,小夏嘻嘻的露齒一笑。

日向心想,「小夏似乎玩得滿開心的,真是太好了~」,牽著小夏的手,帶著溫柔的笑,慢慢走向交通車。


眾人上車便睡成了一片。

甫上車時,還直纏著影山,想和影山玩猜謎、接龍的小夏,也已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日向本想將小夏弄回自己座位旁邊,但小夏實在睡得太熟,一動不動。

但日向又怕小夏睡太熟,在行車中,滾下椅子。

便坐到影山旁邊的座位,將小夏抱到自己腿上,讓小夏趴在身上,自己抱著小夏。


日向做著手勢,向影山抱歉。

影山揮著手,向日向表示沒甚麼。


小夏一臉滿足的趴在日向身上,不知道正做甚麼甚麼美夢。

抱著小夏進入夢鄉的日向,和一旁也睡著的影山,

隨著車子搖搖晃晃,頭靠到了一塊去了。




========= 我是分隔線 =========


有鑑於小夏最近太可愛了~~~~~~~,所以順勢寫出了這篇。

但其實小夏與大家見面的idea,在滿久以前就已經想過了XD


其中安排大家與小夏的相處過程,本來想用小夏視角來寫,但發現自己實在無法用小朋友的眼光描繪,所以放棄惹:P


本篇希望呈現的,主要有影日、大地前輩對小朋友很溫柔、和小朋友相處的月島、山口、小仁花。

希望這樣看起來也不會太怪異~XD

(PS他們坐的是之前遠征坐過的大巴)


囉嗦補述一下,文中讓大家稱呼小夏,

基本上都是用「夏ちゃん」,但日向跟大地前輩用的是「小夏」,是指「なつ(=夏)」喔。(至於月島跟影山,我是安排他們沒有直接稱呼過小夏)

希望他們相對其他人感覺有點不一樣。

(日向是親哥哥,大地前輩是像爸爸>///<)


話說,最近好想好想寫「小夏跟青根」這兩個沒有關係的兩人的故事───

感覺他們兩個想處一定超可愛的啊~~~~~~!


唔唔,希望你喜歡這篇:)



评论 ( 3 )
热度 ( 50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