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及岩及】在你身邊

劇情、設定延續之前寫的〈北端星空〉一文。(歡迎連著閱讀)

○這次有貫徹當初的設定以岩ちゃん為敘事主軸了T^T

○取名沒有創意...。

但我自己重看完還是覺得這個最適合,所以原諒我吧:P



【及岩及】


﹝宮城 春 4月中﹞

﹝青葉城西﹞

『你聽說了嗎,聽說新來的副教練,是OB,過去超強那屆的Ace呢!』

『欸~是嗎?!V聯盟超強二傳手及川選手那屆嗎?』

『我聽我哥說,及川選手那屆的青城雖然最終都沒有突破王者白鳥澤進軍全國,但是實力非常強!還說入畑教練跟之前溝口副教練一提起那屆,到現在都還很遺憾呢。』

『但既然是Ace,那應該也很強吧,怎麼會跑回來當教練呢?』

『會不會是受傷了啊?』

『不知道啊~』


青城排球部一如往常的進行部活練習,但今天部員們情緒似乎都頗為高漲,在熱身做操的過程中,不斷偷偷的交頭接耳的討論著新來的副教練。

隊長帶領著部員至操場跑步,全員返回體育館時,只見有位男子身穿運動服,站在體育館門口。

男子身高大約180幾公分,雖然不矮,但即使在高中排球隊裡也不算大個子。然而,光從背影就可看出男子體格精壯,那樣的體格與肌肉線條,必定是長期維持高度的運動量,才可能具備。

『那個、不好意思』,現任隊長宮原向男子問道,『請問您是新來的副教練嗎?』

男子轉過身看見十幾位高中生站在自己身後,而自己剛剛陷入思緒渾然未覺,不禁在心中失笑,對開口與自己說話看起來向是隊長的宮原,爽朗的說道,『啊,是,先進體育館吧,等會一起自我介紹』

部員們魚貫而入,進入體育館後列隊,男子朗聲說道,『大家好,如你們所知,因為溝口副教練婚後轉調到其他縣市,我是你們排球部新任的副教練,岩泉一。日後還請大家多指教了。』

『請多多指教。』


此時,入畑教練也恰巧來到體育館,見到岩泉,神色喜悅。

先對部員說道,『岩泉副教練就從今天開始擔任副教練,在學校也是新任體育老師。岩泉副教練也是我們學校排球部OB,位置是WS』,轉頭對岩泉笑笑又說,『WS之後的訓練都會由他指導。那先開始發球練習吧~』

發球練習過程中,岩泉也和入畑教練討論起了球隊狀況。


『青城目前在縣內仍算是強豪啦,每年入隊的選手都有不錯的實力。當然,要向你們那屆如此集大成,當然是不太可能的』,入畑教練還是一如過往那樣親切,讓岩泉十分適應。

『沒,也沒您說的那麼誇張啦』,岩泉仍向入畑教練謙虛道。

『你們那屆是我一手帶的,我不會不知道你們一個個的實力到哪』,

入畑教練轉頭對岩泉說道,『高中排球雖然可能只是學生人生的一個過程,但讓此時的他們看到自己在排球最大的可能性和對排球的熱愛。就是「我們」的工作喔~』

岩泉肅起神情,『是,我知道了!』

入畑教練拍拍岩泉的肩膀,『你沒問題的。要說你們那屆我最放心誰,就是你了。』


岩泉一,24歲,新人教師。

大學在東京就讀體育相關學系的岩泉,當初修習教育學程目的上單純只是為了拓展就職能力,但若要說起因,可說是無心插柳。而這個無心卻是來自於某個人一句無心的話。

『岩ちゃん體育方面十項全能,幾乎樣樣都比我強啊───』

『這是當然的吧~』,岩泉語氣斷然,但神色卻有點淡漠。

自己在心中補述,「除了排球。」

那人似乎看穿了岩泉心思,卻不戳破,自然的岔開話題,『岩ちゃん特別會跟人相處,又超~會照顧人,我覺得當老師不錯啊~!』

岩泉同時也將那人的表情盡收眼底,嘴上隨口說道,『是嗎~』,但日後卻自動申請了教育學程。


那個人,正是岩泉的青梅竹馬,及川徹。

現任V職業聯盟,S隊當家二傳手。媒體稱之為「最強戰力的二傳手」。

實力堅強,甫入職業兩年多,便備受注目。近期更被放進國家隊集訓名單中,有望出戰。

除此之外,也因為外貌俊俏,言談風趣,頗具媒體緣與球迷喜愛。


﹝晚間﹞

回母校就職的岩泉,早在下決定之前就知道,勢必會被家裡要求返回家中居住。

果不其然在正式就職第一天下班,就接到岩泉母親來電交代,一定要回家吃飯!

那端同時也傳來及川母親的聲音,眼看今晚應該就是兩家晚餐了。

雖然獨缺了一個人。


結束了滿是長輩關心的晚餐,岩泉帶著許久不見親人的喜悅和些許的疲憊回到了房間。

忽然電話響了起來,一看,是及川。


『喂?』

『岩ちゃん,是我~』,及川的聲音聽來心情挺愉悅的,想來集訓頗為順利。

岩泉躺在床上,鬆著肩膀微微緊繃的肌肉,『我知道──』

『岩ちゃん,今天第一天上課吧?順利嗎?』

岩泉簡短的回答,『還行吧』。

聽著岩泉句句不超過五個字的回應,及川有些嘟囔的說道,『那岩ちゃん想我嗎~?及川大人我可是非~常~非~常的想念岩ちゃん喔!一個人在大阪好寂寞、好寂寞喔~』,甚至還假裝嗚咽了一下。

十幾年下來,岩泉早已習慣了及川這樣偶爾賣乖討好、偶爾撒嬌耍賴、偶爾開著玩笑的說話模式,但想著及川說這些話的模樣,岩泉還是被及川逗得忍不住微笑。

小聲平淡地說,『有喔。』

『嗯?有甚麼?』,及川忽然想起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啊~岩ちゃん~~』

兩人又閒聊了一下近況,及川向岩泉問道,『唔,我爸、媽還好嗎?』

因為進入V職業聯盟後,賽季之間幾乎沒有甚麼時間可以回宮城。今年聯盟休季後,又因為入選國家隊集訓,幾乎沒有休假。

『嗯,精神都挺好的。阿姨最近和我媽還去學了瑜珈甚麼的,都好』

隔了幾秒,及川輕聲說道,『謝謝你啊,岩ちゃん。』

『這又沒甚麼。』

『對了,岩ちゃん,下下周末有一天定休,你...要不要過來?』,及川聲音充滿期待。

卻聽到岩泉說道,『下下周末不行呢』

『啊~~~為什麼~~?』,及川失望中又有點不平。

『有很重要的事情』,岩泉語氣極為慎重。

及川聽岩泉慎重其事,心想,「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便失望地說道,『是喔...,那也沒辦法了...。接下來就要跟其他外國隊伍練習賽了,這樣就要好幾個月以後才能見面了呢......』

岩泉從床上爬起,走向書桌,看著桌面,『不會隔太久的。』

『好想岩ちゃん~』,及川低低的喊道。

『快去準備睡覺吧你,明天還有集訓吧!別到時候沒辦法上場啊,混蛋川~』,岩泉心想,「明明就期待及川能在巨大舞台上大放異彩,但卻總是忍不住用刺激療法對待他。我真是...」

『想不到岩ちゃん對我期待這麼高!你就好好期待及川大人風靡全場吧~!』,甚至補述,『哈哈,肯定讓你再次迷上我!』

『是是是,還是板凳的及川大人晚安,掰掰』,岩泉心想,「果然是個給他三分顏色就立馬開起染房的傢伙。雖然憑他的實力,成為正選也完全在預期之內就是了───」


結束與及川的通話,岩泉坐在書桌前,將桌上的紙張,慎重的折疊好,放入公事包中。

看著關西的方向,心想,「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從公事包取出手帳,分別在下下周六、日記上,「國家隊防護員甄試會 in東京」、「國家隊訓練員甄試會 in東京」。



﹝4月底(一周後)﹞

﹝青葉城西﹞

『岩泉老師,是讀體育相關學系,都學些甚麼啊?』,同為新人教師,教現代文的本多老師問道。

『啊~體育相關學系有很多分科,體育管理、體育行銷之類的,我讀的是體育保健方面的』,岩泉熱情的解說道。

其實體育相關學系並非只是體保生限定,也有各種不同的面向,需要不同興趣、才能的學生投入,然而這些在國內還不算非常廣為人知。

『體育保健?和醫療有關嗎?』

『的確略為相關,體育保健最主要就是要培育「運動防護員(Athletic Trainer)」,當然體能訓練師、體育器材專業人員等等也很重要啦~!』

其實體育事業除了運動員本身外,背後的體育專業人員也很重要。

有好的團隊從旁協助,才有辦法幫助運動員有好的發揮。

以前運動員的身體評估、場上受傷,都依靠醫療體系和醫院的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處理,然而這些有時候遠水救不了近火。加上現在運動科技進步,也越來越需要能立即對運動傷害預防、評估、急救、處理,並對運動有足夠了解的專業人員,所以「運動傷害防護師(即防護員)」就產生了。


岩泉在大學正是專攻「運動防護員」及「體能訓練師」這兩方面。在大學期間便已取得這兩項的執照,並定期參加檢定與訓練。

曾經身為運動選手的經驗,對岩泉幫助很大,對運動員身體狀況很能體會、想像,也較容易發現運動員在場上的身體變化。岩泉對過去經驗帶來的助益,感到欣喜,也光榮。

其實岩泉也不是沒有想過去,可以去應徵V職業聯盟球隊的隨隊、專屬運動防護員,畢竟自己曾經是排球選手,又具備運動防護員、體能訓練員執照,應該非常利多。但岩泉目標,並不在「特定職業隊伍」的隨隊、專屬運動防護員。



﹝4月底(兩周後)﹞

﹝大阪﹞

國家隊集訓定休一日的及川,趴在家中床上,想著,「只休假一天,一個人是可以幹甚麼啊───又剛好把快逾期的DVD全還了......,及川大人快要無聊到發瘋了啊啊啊啊啊───」

起身在冰箱拿了布丁,邊吃邊想著,「岩ちゃん之前說這禮拜有很重要的事情,也不知道是甚麼───,之後也竟然都不告訴我───」,空著的左手幼稚的戳著之前和岩泉去北海道度假、在旭川動物園買的布偶。

是隻被及川認為和岩泉長的很像的猩猩布偶,雖然岩泉覺得及川根本是審美有問題,還牽拖到他身上胡說八道。


﹝東京﹞

此時的岩泉,早已到達東京,準備參加男子排球國家隊的運動防護員與體能訓練員甄試會。

兩個項目分為六、日兩天進行,都是上午筆試,下午面試。

岩泉對自己的專業知識、技術判斷都有一定程度的自信,但還是不免緊張。

入場前,確認了准考證與證件之後,忍不住從皮夾內側拿出兩張照片。

一張是岩泉和及川高中畢業時的照片。

畢業典禮當天同時也是岩泉申請大學放榜的日子,等出了禮堂才收到岩泉錄取的消息。及川一聽到岩泉大學也和他一樣在東京便目光含淚、喜極而泣,被松川和花卷大大的取笑了好一陣,並強迫兩人拍下了這張照片。

兩人的笑容,滿是真實而純粹的喜悅。岩泉當時並未告訴及川,知道自己大學也能與及川在同一個城市,其實他也很開心,同時鬆了口氣。

另一張照片,是大學畢業那年,兩人一起去北海道,舊地重遊,在宗谷岬公園的「日本最北端紀念碑」拍的照片。

由於陽光太過刺眼,兩人眼睛全都瞇成一條線,拍得並不好,事後被及川嫌棄了好久。但岩泉還是捨不得刪掉,甚至偷偷洗成實體照片,收在皮夾中。


岩泉深深吸了口氣,將照片收好,平整的放回皮夾,走入會場。



﹝5月中(一個月後)﹞

國際比賽在一個月後即將開幕,男子排球國家隊也準備開始與其他外國隊伍進行熱身賽,國內各大體育媒體也爭相的報導起相關消息。

而最近討論最為熱烈的,就是,從大學開始就備受注目的及川選手,在進入職業兩年多就入選國家隊,並順利成為正選選手,準備出戰。

訪問除了集中於及川在職業兩年多的期間的心情與體驗外,有不少媒體也對大學期間便已受注目的及川,為何未在大學期間就加入職業隊伍,感到困惑。

及川在鏡頭前給出的回答是,『大學期間,我想盡情的和重要的人度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此沒有馬上投入職業。這段時間對我很重要』,說完露出完美的微笑,引起訪問的女記者們一陣驚呼。


國家隊集訓期間,由於大多是國家隊內練習賽或是基礎訓練,並未有固定的運動專業團隊隨隊。

但國際賽即將開始,國家隊便安排了一場餐敘,讓國家隊隊員與運動專業團隊吃個飯、相互熟悉一下,以加強和團隊的配合。


餐會上,總領隊一一介紹著運動專業團隊的人員。

及川低頭盯著桌上的菜餚,心想,「是要多久啊......,菜都快涼了呢......」

只聽到總領隊說道,『最後這位,是團隊的隨隊運動防護員,兼任體能訓練師的岩泉一先生,來自宮城。會和大家配合最多,麻煩大家多指教了。』

及川猛然抬起頭來,只見岩泉穿著正式,起身向大家鞠躬。

及川極力忍住驚訝和站起來對岩泉大喊大叫的衝動。

岩泉禮貌地說,『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坐下時刻意的低下頭掩飾,將及川震驚的表情盡收眼底後忍不住揚起的嘴角。


餐會結束後,及川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跑向岩泉,半拖半拉的把岩泉揪至一旁的角落。

急忙又激動的對岩泉說道,『岩ちゃん這是這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

岩泉一臉淡定,『就你看到這麼回事啊~』,淡淡的笑著。

『你、你、你,甚麼時候!甚麼時候開始計畫的?!』,及川雖然有著滿滿的喜悅,但被戀人這樣瞞著還是有點不爽,『一個月前說的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這個?』

看著及川氣得有點鼓鼓的臉頰,岩泉微笑的說,『一個月前說的的確是這件事。』

及川插嘴道,『我就知道!你為什麼都不跟我說!你都不知道我猜了多久───』

岩泉一把握住及川的肩膀,說道,『這件事,說一個月前計畫的也不對。』

剛才嘰嘰喳喳的及川,聽岩泉這麼一說,疑惑的歪著頭。

『應該說四、五年前。在大學時我就在計畫了』,岩泉欣賞著及川的疑惑與靜默。

『大學的時候?怎麼會......?』

『我一直覺得,憑你的實力和那股認真勁,進職業、甚至國家隊應該都是遲早的』,岩泉繼續說道,『要想跟在你身邊,除了在你達到成就更早以前就開始努力,我別無他法。』

及川伸手拉住岩泉的西裝外套,輕輕地叫著,『岩ちゃん』

岩泉忍不住摸了及川的臉,低低的說道,『這樣,即使不能和你一起在場上奮戰,但我也可以最接近你的地方守著你。萬一你發生意外,我也能是第一個奔向你的人。』

及川猛然抱住岩泉。

兩人未再多說,只是相互擁抱著。



﹝6月中(兩個月後)﹞

國際賽事開幕,各種運動賽事也如火如荼地展開。

今年備受關注的男子排球賽事,也準備在大阪三個球場熱鬧登場。


開幕戰,國家隊隊員一次排開,由司儀唱名介紹著先發選手。


『二傳手,及川徹。』

全場掌聲響徹雲霄,甚至夾雜著女子的尖叫聲與加油吶喊聲。


場邊專業人員區域中的岩泉,看著穿著正紅色國家隊隊服的及川,出列向觀眾揮手示意。

及川忽然面相岩泉的方向,笑著揮動著右手,嘴巴用唇語說了甚麼。

及川唇語所說的,和岩泉心中想的,恰巧一樣。

「能一起在這,真是太好了。岩ちゃん。」

「能一起在這,真是太好了。徹。」


比賽的過程中,及川發揮穩定、出色。場上的及川熠熠生輝。

看著及川華麗的托球,隊友進攻得手。

岩泉心想,「我和及川,與其說是誰照顧著誰、誰依賴著誰......,更像是各自成長的鄰近樹木。同時長成,持續看著對方成長。」

輪到及川發球,高速發球Ace得分。

「但兩人能看到藍天、曬到陽光,並非全賴於對方扶持。還因為各自的努力。」


比賽終了,兩隊握手後,及川轉身朝向岩泉的方向,笑著伸出手比了YA。

「雖然地下的根,早已盤根錯節,想分也分不開了。」


﹝傍晚﹞

回家路上。

『岩ちゃん我今天表現的好吧~~~~』

及川一臉渴望誇獎的模樣,弄得岩泉只得說,『還、還不錯吧』

『啊~就這樣啊?!』,及川心有不滿的抱怨著。

在及川的抱怨聲中,岩泉忽然靠在及川耳邊,說道,『今天在場上很帥喔──』

岩泉說畢便光速退開,快步往前走了。

『!!!,岩ちゃん~~~』,及川小跑步追上岩泉,嘻嘻笑著說,『既然岩ちゃん這麼坦率可愛,那及川大人今天就破例下廚,為岩ちゃん做一道愛心炸豆腐吧~~~』

岩泉立刻說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做的東西能吃嗎?!你明天還要比賽咧,吃了發生甚麼事情怎麼辦!』




========= 我是分隔線 ==========


這是依照〈北端星空〉那篇繼續寫下去的。

寫到一半,一度有想說乾脆用這個設定,把阿吽從年輕寫到老好了(開玩笑的,也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沒有意外的話,除非是想寫的點子有差距,不然未來寫過的CP會盡量用同個時空寫故事(畢竟要重想時空有點費腦力)

如果時空有沿用,我會註明:D


雖然我一度有想要寫,岩ちゃん看著及川不斷成長,可能會覺得及川已經不需要自己了之類的,但某程度轉念後,覺得阿吽的感情或許不會陷入這樣的情況。

就如文中所說的,我認為阿吽彼此之間,雖然像是岩ちゃん帶領及川、及川陪伴著岩ちゃん,但應該不僅止於此。

兩個人並非只是相互依靠,更是努力讓自己成長到可以與對方並肩站在一起。


我愛你,但我不願依附你而活,也不願站在你身後守護你或被你保護,

只有具備和你站在一起、並肩而行的能力,才能永遠在你身邊。


雖然這看起來只有從岩ちゃん的面向描繪,但及川也是一樣的。

帶著岩ちゃん對他的肯定,努力邁向自己的夢想,在這過程中,我想、也希望,及川是全心相信岩ちゃん會用自己的力量追上。

在之後某段人生路口兩個人會繼續並肩同行。一如過往。

在這過程中,對彼此的關心也不會間斷。

但這過程中所需的努力,除非你開口尋求幫助,不然我不會插手。就只是全心的相信你。


這是我心中的阿吽。


ps_這篇寫著寫著默默覺得,「岩ちゃん根本是及川照顧病末期啊!」

XDDDDDDDDDD


希望這次的阿吽大家喜歡:)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