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黑月】無神經

●賀文緊急達陣!0111黑月日快樂;P

○灰夜久小出場跟大家say hello。



【黑月】


﹝某晚﹞

在房中翻看著最新一期JUMP的黑尾,翻沒幾頁便瞄一次窗外,似乎正在等人。

忽然聽到電鈴聲,黑尾立馬以跑百米的速度飛奔到門口。

一開門見到是一直等待的人,迫不急待地說道,『終於~,很冷吧!快進來吧!』,語調極其愉悅。

對方雖然只是淡淡得回道,『嗯,看起來快下雪了』,但進屋的模樣顯然對黑尾的住處非常熟悉。

『吶吶,月月吃晚餐了嗎?』,牆上時鐘已將近晚上八點。

『還沒,下課後開完討論會就直接過來了』,月島自然的坐在黑尾家的單人小沙發上。

黑尾急急忙忙地走向小廚房,『甚麼!這時間了,我煮碗麵給你吃吧』,雖然鮮少下廚,但煮個麵黑尾還是做得到的。

『不用啦,反正也不餓』,月島看著黑尾急著忙活,起身想阻止。

『不行,餓了才想要吃就遲了,三餐就是要定時定量!』,黑尾手邊忙歸忙,嘴裡還是不忘碎念道,『你也是,研磨也是,怎麼都這麼不讓人放心哪~~』。


月島本來對黑尾時時提到孤爪不甚在意。

畢竟月島自己也有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山口。只是自己不像黑尾一樣有熱愛照顧人的老爹屬性,不用時時跟在山口屁股後面,或常常向人提到山口。

然而,最近月島對於頻繁提到孤爪的黑尾,有些不滿。雖然並未表現出來或向黑尾抱怨,但總覺得,很不舒服。

想到這,月島便不準備理會忙著煮麵的黑尾了。小聲地說了一句,『我先去洗澡了』,拿了衣物便走向浴室。

黑尾完全沒注意到月島的小情緒,還琢磨著是不是該在多放些青菜進去。

直到將熱騰騰的湯麵端到和室桌上,才發現月島消失不見,和浴室中傳出來的嘩啦啦水聲。

『月月,這樣麵會糊掉的~~!』,黑尾皺著眉對浴室喊道。但並未收到月島的回應。



﹝數日後 週五﹞

﹝中午﹞

經過這幾日,黑尾發現,月島真的怪怪的!

在校園中騎著腳踏車,黑尾邊想著,「太怪異了!這兩天傳Line給月月,他都隔了好久、好久才回;打電話也都常常沒接到,隔了好一下才回電。更奇怪的是,感覺最近月月都好冷淡────」,暗自嘆了好大一口氣,「雖然月月平時也都淡淡的,但感覺最近更冷漠了.....。」

黑尾決定今晚給月島驚喜,以搏愛人一笑!

下定決心後,黑尾便哼著歌、飛速踩著腳踏車,奔向超市進行採買。


﹝晚間﹞

月島一如往常地在晚間來到黑尾住處,和黑尾一起共進晚餐。

一進到屋內,月島便看到和室桌上擺滿了精緻的菜餚,完全看的出來黑尾的用心。

畢竟在料理方面,黑尾並稱不上非常擅長,只是因為月島課多,相較起來課程較少的黑尾有比較多時間可以料理晚餐,因此常由黑尾負責。

看著黑尾如此用心,一進門又是熱烈地噓寒問暖,月島幾日來的冷漠也稍稍得融化了。


兩人坐下共進晚餐,閒聊著學校的事情。

『黑尾さん,難得做了這麼多料理呢』,月島想著也得給黑尾的辛勞肯定才行,但因為不太擅長直接稱讚,便迂迴地先說了別的。

只見黑尾嘿嘿的笑著,說道,『我可是費了不少功夫啊,光買這些食材就傷透了腦筋了我,你也知道做菜我也不算擅長嘛~』,見月島主動開啟話題,黑尾心中雀躍便越說越起勁,『像是這道奶油可樂餅,我可還問了研磨怎麼做,問了好久、試了幾次才成功的呢~~』,只差沒將失敗品拿出來給月島過目證明自己的辛勤、努力。

然而,在黑尾沉浸於分享勞動喜悅的過程中,月島的臉色卻默默地沉了下來,眉頭跟著皺起。


晚餐用畢,兩人收拾著餐具,月島背對著黑尾洗著碗,忽然說,『黑尾さん,等會我回去,不過夜了。』

『為什麼~~~~~~?』,黑尾心想,「不應該這樣的啊~我表現這麼好說....。冰箱裡還有剛做好的草莓蛋糕啊啊啊啊!」

『還有報告要處理』,月島只是淡淡回道。

『是嘛...,要做報告那也沒辦法了』,黑尾嘆了口氣,『那我待會送你去坐車吧───』,心想,「等等順勢把蛋糕拿給月月吧!」

月島擦拭完手上的水漬,說道,『不了,外面這麼冷。』

黑尾猛然碰了月島的軟釘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甚麼,目送著月島穿上外套、戴上圍巾,才反應過來。

『等等,月月』,黑尾急忙衝到小廚房拿了蛋糕。

沒想到跑到玄關時,月島已關了門、走了。

同時,黑尾也發現了一件事,「月月,生氣了。」


﹝兩天後 周日﹞

這兩天,是黑尾與月島交往一年以來最苦悶的兩天。比之前兩人分隔兩地時,更加痛苦。

痛苦的關鍵在於,黑尾左想右想,實在不明白月島為何忽然的生氣了。

據交往一年的了解,月島雖然憋扭,但並不是會因為小事或是一點小情緒而亂發脾氣的人。

「那又是為什麼呢......?是我做錯了甚麼嗎?那天做的菜太難吃了嗎?」

黑尾在家中翻滾了兩天,仍百思不得其解。

由於苦惱著怎麼與月島和好,黑尾根本沒心情下廚。打開冰箱,只見周五為月島做的草莓蛋糕還冰在冰箱中,看起來孤孤單單。

黑尾嘆了口氣,關上冰箱,出門去了。


走在街上,黑尾的思緒還是各種百轉千迴,而這些思緒所指向的終點,都是月島。

發呆恍神之際,忽然看見街邊熟悉的身影。是一高一矮身高差距極大的兩人,高個子嘰嘰喳喳的吵鬧著,過沒多久,便被一旁的小個子給斥責了,高個子只好滿臉討好的撒嬌著。黑尾看著那兩人平淡中卻蜜裡調油、恩愛非常,心中嫉妒又羨慕。

『夜久、列夫!』,黑尾有些順勢又不識相地打了招呼。

列夫倒是完全不在意,『黑尾前輩!』,熱情的回應黑尾。

夜久反倒微微皺眉的對黑尾找碴道,『黑尾假日不都和小情人黏在一起的嗎~怎麼這會在街上孤單亂晃啊~?』

被戳到痛點的黑尾,像隻哀怨的黑貓,垂著頭,『和月月吵架了......』

原先只是隨口說說的夜久,被黑尾的哀怨樣給嚇了一跳,『那個月島?不像是會隨便和人吵架的人啊,你幹了甚麼──』

『就是搞不明白才煩惱啊..........』,黑尾頹喪地看著夜久和列夫。

列夫拍著黑尾的肩膀說道,『黑尾前輩別喪氣啊!你跟月月不是快交往滿一周年了嗎?好好計畫一下啊~~』

黑尾一秒之間對自己淪落到被列夫安慰,感到異常悲哀。

但下一秒,黑尾忽然覺得列夫無心的一句話,似乎給了他非常大的暗示!

『列夫,你剛剛說甚麼?!再說一次!!』,黑尾激動的說。

見黑尾忽然激動起來,列夫反而有點不知所措。

一旁的夜久冷靜的說道,『他說,你跟月島快一周年了,在這低落,不如好好計畫討好下月島~』

黑尾聽畢,瞬間將最近和月島相處的片段連接上,一切都明朗了!

『啊啊啊啊啊啊!原來是這樣!我是白癡啊!』,黑尾自顧自的吶喊了起來,『列夫、夜久,謝謝你們啊!搞定之後一定請你們吃東西!』

黑尾一說完,便快速地跑走了。只留下滿頭問號的夜久與列夫。


﹝晚間﹞

「對!肯定是這樣的!明明都快一周年了,我竟然甚麼計畫都沒有,也沒和月月討論一周年要一起去哪玩」,黑尾邊跑邊在腦中懊惱著,「月月肯定是覺得我沒放在心上!更糟的是,這種時候,我竟然還總在月月面前提研磨的事情!」

焦躁的情緒弄的黑尾好想大叫,「啊啊啊啊啊啊!禮拜五那天月月肯定是想原諒我了,結果我竟然又說錯了話.........我真是個世紀蠢蛋......」

飛奔回到家的黑尾,連鞋子也沒脫的就跑進屋中,飛奔小廚房打開冰箱,小心翼翼的拿出草莓蛋糕,包上袋子,又急匆匆的出了門,忙奔往月島租屋處。


﹝月島租屋處門口﹞

黑尾趕到後,急急忙忙地按了電鈴,卻無人回應。

正值隆冬,冷風呼呼的吹著,黑尾忽然想起早上看的天氣預報,今晚可能會降下今年的初雪啊。

靠在月島家門上的黑尾,搓著忘了戴手套的手,苦苦等候著月島返家。


時間緩緩的流動,黑尾從靠在門上,變成蹲在門前,差點打起了瞌睡,但草莓蛋糕還是穩穩地拿在手上。

在迷迷糊糊之間,聽到月島清冷的聲音,『黑尾さん?』

黑尾抬起頭,看著月島微微詫異的臉,站起身來。

『黑尾さん怎麼會在這裡?』,月島裝作不經意的瞥過黑尾手上提著的東西。

『月月,對不起』

見到黑尾忽然慎重其事,甚至微微的鞠躬道歉,月島大為驚嚇,『什、什麼啊?』

黑尾抱歉地說道,『對不起啊月月,明明快一周年了,但卻甚麼也沒跟你計畫,還一直提你不想聽的.....』,看到自己手上拿著的草莓蛋糕,『這個,我那天做的,草莓蛋糕。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但還是想要給你。』

黑尾伸出手,將草莓蛋糕遞給月島。

月島伸手本想順手接過蛋糕,但在摸到黑尾冰冷的手的瞬間,便轉身拿了鑰匙開門進屋,月島心想,「沒戴圍巾、也沒戴手套,不知道外頭等了多久。剛才看他蹲在門前,說不定還睡著了呢,真是的!」,對黑尾說道,『先進來吧。』


因月島請自己進屋,黑尾一陣喜悅,然而月島剛才沒有從他手中拿過草莓蛋糕,讓黑尾實在不敢確定月島是否已原諒自己了。只好不動聲色的跟著月島進了屋。

只見月島放了東西,轉身從黑尾手上拿過草莓蛋糕。指著小坐墊,讓黑尾先坐,便自顧自的走向小廚房。

見月島拿走草莓蛋糕,黑尾內心施放起了小煙火。

但月島沒發話,黑尾只得乖巧地聽從月島的指示。心中還是不免緊張,讓黑尾正襟危坐、不敢隨便。


隔了數分鐘,月島手拿著黑尾專用的馬克杯,遞給黑尾,『現泡熱咖啡,喝了吧。』

黑尾心想,「哪是喝咖啡的時候啊!」,心急地靠近身旁的月島,抓住月島的手臂,『月月啊,那個───』

月島轉過身對著黑尾,『黑尾さん不知道在外頭多久,手都冰成這樣了,還不點喝些熱的,顧著說話幹嘛啊!』

月島忽然直接的關心,殺的黑尾措手不及,心想,「嗚,月月這樣太狡猾了~」

黑尾嘴角微微地揚起,乖巧的說道,『是是,我馬上喝!』。

黑尾拿起馬克杯快速地喝了起來,沒一分鐘,便把熱騰騰的咖啡喝得精光。末了,甚至還拿起空空的馬克杯給月島看,像是要證明自己把月島的心意全數接收了一樣。

看著黑尾有點傻氣的行為,月島也有點忍俊不禁。

為了掩飾勾起的嘴角,月島側過臉看著窗外,忽然低聲叫道,『黒尾さん!』

『嗯?』,黑尾看相月島目光注視的方向。

窗外,下起了雪。風已停歇,雪花緩緩的從空中飄落,看來特別漂亮。


兩人盯著窗外,片刻皆未作聲。

黑尾忽然靠近月島,輕輕地說道,『月月,別生氣了...』,從背後微微的抱住月島,『對不起啊...』

對於黑尾忽然的擁抱,月島並未掙扎,微微轉頭,小聲地說,『我、才沒生氣...』


『月月,真是憋扭呢』

『黒尾さん才意外的無神經吧』




========== 我是分隔線 =========


本來是想把黑月放在邀請同居系列的,但是點子一直難產,所以便陣亡了...

這篇緊急達陣的賀文就當彌補吧:)


意外把黑尾寫得有點慫慫的(本來一直覺得黑尾在黑月模式是調戲役),只好解讀為,因為黑尾實在太愛月島啦~~~

另外我心中的黑尾對月島有點像是,「月月可以吐槽我、鄙視我,但是千萬不能不理我───」XDD


話說,月島在我這竟然已經第三篇!和阿吽、影山一樣多,甚至超越小日向───(大驚)

難道在我的小心靈裡,月月意外的有地位?


我會好好耕耘影日和阿吽的!(握拳)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