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影日】在你身邊

●摸索著影日之間的感覺而產生了這篇。

●我發誓我寫的是影→←日,絕對不是日→影!

請一定要堅持下去!後面真的是HE!(跪著拜託)

●時間點設定:影日成人,皆大學畢業。有安排岩ちゃん出場。

○之後希望能嘗試影山拯救日向的故事───



【影日】


﹝初春﹞

﹝宮城 仙台市立八木山南小學校﹞


﹝操場﹞

『老師,今天體育課上甚麼~~?』

『老師、老師,石田君欺負深井君!深井君不要哭了~~~』

『籃球比較帥啦!老師、老師今天打籃球好不好?!』

操場上一角,數十個小學生嘰嘰喳喳、吵吵鬧鬧的圍著被稱為「老師」,但看起來卻只像是小學生們的哥哥的男子。

男子穿著白色運動裝,神色慌亂地安撫著小學生們。

『大家先安靜一點,先排好隊好嗎~?』,見學生們緩緩地排好隊、拉好做熱身操的間距後,男子才偷偷地鬆了口氣。

帶著學生們做完熱身操後,交代了班長領跑操場一圈。

『石田君來老師這邊一下~』,石田君踟躕的向前,以為新來的體育老師會嚴厲的責罵自己,沒想到只聽到男子充滿朝氣卻溫柔的聲音說道,『石田君是想要深井君跟你一起玩吧?』

石田君扁了扁嘴,點點頭,『女生總是找深井玩,明明深井以前都是和我們玩的......』

男子摸摸石田君的小腦袋,笑著說,『你想找深井君玩,但是把深井君弄哭了吧?這樣你覺得深井君會開心來跟你玩嗎?』

見石田君神色懊惱地搖頭,男子繼續說道,『那等下好好和深井君道歉,再約他一起玩好嗎?』

『但是...,深井會原諒我嗎?』,石田君眼中含淚,苦惱著。

『會喔!只要好好把「想和深井君一起玩」的心意告訴他,兩個人就會和好了喔!』,男子拍拍石田君的頭。

石田君忽然覺得,「這個新來的體育老師,也不像看起來那麼不可靠嘛~」



日向翔陽,仙台市立八木山南小學校新任體育老師。

雖然高中學業成績不盡理想,但有幸依靠排球比賽表現,以體育生身分申請至宮城教育大學就讀。

當初決定申請大學,日向就已確立目標必須是教育大學。

日向知道以自己的身高,在高中或許可以因為團隊的合作在排球場上盡情戰鬥,但進入大學和職業聯盟,與其他身材逐漸成形的高大選手競爭,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日向怎麼樣也不願意放棄排球,因此在也很喜歡和小朋友相處的基礎上,選擇了教育體系。


回想當初將這些的想法告訴影山、月島等人,還被徹底的揶揄了。

『完全無法想像日向當老師!』,影山嘴裡咬著剛喝完鋁箔包的吸管含糊地說道。

月島側過臉,說道,『這樣日向老師~不就跟學生一樣高了嗎?』,語氣同樣平淡,內容卻超讓人火大。

『說的也是喔,想當初月小學時就160幾公分了呢!』,山口莫名自豪的說道。

想當然的,山口馬上又被月島溫和地斥責了。弄得山口直說,『月、抱歉啊~』。


一幕幕想起來,真覺得高中那段時光就像昨天一樣。

像是,大家只是在返家的下坡道別,明天還會一起在體育館打排球。

可惜,最美的時光總是活在回憶裡頭。

想到這邊,日向一時失笑,沒想到自己成了新人教師後,思考模式竟然也文藝了起來。


然而,在那些數也數不過來、無數想再重溫的過往中,日向最想再見到的那個人,那個總是少根筋、常自己鬥嘴鬥個沒完,但在場上卻能合作無間、像是完全了解彼此心思的黑髮男子,在這幾年間,卻是音訊杳然───。


一瞬之間,一股蕭瑟。

「春天果然還沒真的到來吧」,日向心想。


 

﹝初春 某個週五 (八木山南小學 休假一日)﹞

﹝宮城縣 仙台市﹞


由於日向任職的八木山南小學校位於仙台市中心,和老家有段距離,日向大多隔段時間才會回老家。回家也只是和家人碰碰面、吃吃飯,問問小夏最近的狀況之類的。


假日,日向大多選擇整理一下教案,和學校交代的庶務。畢竟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事情需要適應。

然而最最苦惱日向的,卻是「自己在學生眼中,似乎毫無威嚴......」。

但這種事情,想破頭也不會有結論。

日向還是決定外出覓食,把肚子填飽比較重要。


比起日向老家大多都是農田、樹林等的自然風景,仙台市更為繁華、熱鬧。

雖然經過大學四年的生活,但日向還是更習慣老家純樸的環境。

獨自走在街上,腦中思考著咖哩飯好、還是拉麵好的日向,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叫喚,『日向?』

日向東張西望的尋找聲音的來源,一回頭,只見岩泉站在他身後。

『岩泉前輩!』,隔了這麼久沒見,在市內偶然相遇,真的是很大的巧合。

岩泉還是一如以往的豪爽,笑著詢問日向的近況。一聽到日向在小學擔任體育老師,便笑著說,『日向竟然也是體育老師啊!』

『岩泉前輩也是嗎?小學?』,日向看著穿著異常正式,不同於印象中的岩泉,有些疑惑。

『是高中老師喔。青城,回去當體育老師了』,岩泉注意到了日向的目光,又說道,『今天先去見了校長和教務主任,得穿的正式點才行───』

『喔喔喔喔!』,日向同時心想,「岩泉前輩各種運動好像都很在行,當高中體育老師好適合啊!」

兩人聊著日向擔任新手教師這幾個禮拜的趣事,順便一起吃了午餐。


午餐席間。

岩泉忽然想到了甚麼,便開口問了日向,『日向,最近有和影山連絡嗎?』

日向夾著拉麵、準備放入口中的手忽然的停頓。將拉麵放回碗中,略為尷尬的說,『沒有呢,並不常聯絡。』

畢業後,日向、影山鮮少私下聯繫,至多只有在烏野排球部聚會時,見過幾面。影山的近況、消息,也都來自一樣在V職業聯盟打球的西谷。

『是嘛~最近聽及川那傢伙說,啊,和影山一樣,及川那傢伙也在V職業聯盟球隊打球,不過及川是S隊,影山是K隊。雖然都在大阪』,岩泉喝了口湯後接著說道,『及川說,影山從去年他大四開始在K隊打球,看起來似乎又變回自己一個人了。雖然不像以前還是王者時那樣,和隊友在場上配合也沒問題,但人卻不像是在團隊中。』


中午迷迷糊糊結束與岩泉的午餐後,日向回到家一直呈現思緒混沌的狀態,只是趴在床上,整理著過往。

與影山第一次見面時,影山那不可一世的模樣、冷漠孤傲的聲音。

在烏野高中再次見面時,影山獨自練習發球的模樣和之後震驚的自己。

兩人在操場旁邊練習接球、兩人為了搶奪第一個進入體育館、兩人第一次完成「怪人快攻」、兩人配合完成普通快攻、兩人在場上穿梭的身影、兩人在IH vs青城輸球時的眼淚和不甘心、兩人因為日向想捨棄「怪人快攻」而爭執打成一團、兩人第一次配合新快攻成功、兩人第一次因為得分而擊掌、兩人信賴著彼此和大家一起打進全國大賽......

太多、太多兩個人同時出現的畫面,浮現在日向腦海中。


這些,即使是一句話、一個眼神、一次吵嘴,日向都歷歷在目。

不勝枚舉的回憶,都是日向最珍視的寶物。即使它甜美中帶著疼痛。

「甚麼時候,怎麼會,都成為曾經了呢......」,日向心想。


那時候,兩人的感情若有似無,日向自己也不怎麼確定。

但在之後憶起,彼此眼中的感情,其實,真實、純粹的昭然若揭。

「為何、當時我......,影山......,都未曾伸出手抓住對方呢......?」


日向在回憶中悄悄的陷入睡眠,猛然醒來,窗外天色已暗。

回想著中午岩泉所說的話,日向心裡還是有些擔心影山。


影山怎麼從「球場上的王者」畢業,日向絕對是最清楚的。

影山雖然不再像過去那樣孤傲,但進入聯賽球隊這樣彼此競爭、互相帶有保留氣氛的環境,單細胞又無神經、本身不善交際的影山不知道怎麼融入其他人,完全可以預期。

影山雖然沒有變回孤獨的王者,但,肯定比那時候更加寂寞吧。

畢竟過去的影山眼中、腦中只有排球,即使孤身一人也不會發現。沒有發現,就不會在意。然而,現在的影山已經不同了。

這次不是他隔絕了大家,而是他站在圈外。

獨自一人在大阪的影山,再次喪失了歸屬感。


想到這,日向還是取出手機,傳了Line給影山。

『影山,明天我剛好要去大阪玩。你當個地陪,幫我帶帶路吧!』,日向刻意讓語調輕快些。

沒想到,螢幕上竟立刻顯示影山已讀了訊息。

數秒後,影山傳來訊息,『嗯,你甚麼時候到?』

雖然影山的回應有些不鹹不淡,但與影山取得聯絡,日向心底還是有些喜悅。

兩人很快的在Line約定了見面地點。


『明天見,影山!:D』

『嗯。』

 


﹝隔日 週六﹞

﹝大阪 地鐵站﹞

日向一早便從仙台搭了飛機到大阪。

昨晚刻意和影山約在地鐵站,免得影山發現自己特地到大阪來。雖然日向一方面也覺得,憑影山的腦子,應該也發現不了。


見影山從人群中走來,日向驀然有種,穿越數年時光的感覺。

影山外貌上其實並無變化,但氣質變成熟,使他更帥氣了些。

然而,似乎比以前更沉默、難測了。

許久不見日向的影山,偷偷細細觀察著日向,心想,「這傢伙,怎麼都20幾歲了,還一副中學生、高中生的樣子。這模樣混在小學生裏頭,哪裡像老師了啊?!」,雖然全是吐槽,但見日向沒有太大的改變,又有些安心。


日向想著和影山多說些話,讓他散散心也好,便向影山說道,『影山,這邊幾站就到天王寺動物園了吧?我們去動物園吧~~』

影山一聽,心想,「你說來觀光,就只是想去看動物?」,便吐槽道,『仙台不也有八木山動物園嗎?還在你上班的國小附近吧?!』,說是這樣說,但影山還是老老實實的帶了路。

日向偷覷了影山幾眼,心想,「這傢伙怎麼知道我在國小當老師?!怎麼知道小學在八木山動物園附近?!」

雖然不明所以,日向的心情卻不自覺好了起來。

也不知道這開心,是因為影山狀況沒有想像中糟,還是因為影山搞不好有在暗自關心自己。

 

﹝天王寺動物園﹞

兩人逛著動物園,過程中互相吐槽來吐槽去,時間彷彿又回到高中那時候。

時而發怒、時而單細胞呆蠢的影山,臉部表情也豐富了許多,整個人也柔和了起來。

日向心中高興卻又有些難言的苦澀。

高興自己的到來讓影山放鬆了些,但一想到重新連結上的兩人,這樣相見、能聊著天、笑著看著對方的時光,說不定就只有這麼短暫。

下一次或許遙遙無期,或許甚至沒有下一次。

想到這,日向不禁有點失落。

 

影山意識到日向的不尋常,心中的情緒催促著影山,問道,『日向,你是不是有心事?』

日向愕然於影山罕有的直接,笑著掩過適才的失落,笑著回答,『沒事、沒事,只是忽然想到工作上的事情』,又說,『我去那邊買個飲料,影山要喝嗎?』

影山搖了搖頭,看著日向的背影。

想起剛才日向勉強的嘴角、插科打諢帶過提問,影山雙手微微握拳,似乎在想著甚麼。

 

﹝大阪 JR新幹線車站﹞

時近傍晚,雖然搭JR新幹線的夜行車回宮城已經隔日了,但日向還是認為不留宿的好。便告訴影山,宮城還有事,要坐夜車回去。

影山默不作聲,隔了一會才緩緩點了點頭。

影山送日向至車站,日向走向售票櫃台幾步後,忽然停下,回頭向影山說道,『吶,影山,不要迷惘啊!有我、痾,不是,你是最強的!』

同時心想,「同樣的話,只是到現在,已經沒辦法說會站在你身邊了......」,一陣心痛。

日向微揚著嘴角,向影山道別。

轉身一瞬,影山忽然抓住日向的手。

 

『留、留下來吧。』

影山墨藍色的眼眸透亮,眼神極其堅定。

日向愣愣得回道,『可是,影山,快沒有回宮城的車了呢。』

 

影山拉著日向的手,不肯鬆開,卻又只是直直看著日向,一言不發。

此時的影山,完全不像和日向第一次見面時那樣目光冷峻。

影山眼中充滿溫度,但卻...像被遺棄的孩子,那麼無助、那麼寂寞。

說不出一句話,眼神中卻流露出萬語千言。

 

見影山這樣,日向有些不忍,抓著影山的手臂,『影山......』

聽見日向軟軟的叫喚,影山像是瞬間脫離了思緒的漩渦,忽然將日向擁進懷裡。

『就一下下』,影山的聲音十分低沉。


影山深吸了一口氣,用只有日向聽的到的音量,說道,『你以前說過,有你在,我就是最強的。離開宮城時,我一直覺得,自己已經變強的不需要依賴任何人』,影山的聲音聽來有些顫抖。

『但是,這幾年,我卻總是在想,為什麼你不在我身邊...』,影山擁抱著日向的手臂略為的用力,『為什麼......,沒有人在我身邊......』

日向心想,「你總是太逞強了──」,緊抓著影山的上衣,低低地說道,『影山...。』

 

兩人相互擁抱,就只是靜默著。

忽然同時說道,『留在我身邊吧。』

雙方都有些詫異,本能的退開小半步,離開了對方的懷抱。

 

日向率先反應過來,卻下意識的壓抑內心的想法。

緊張地說道,『我、我的意思是、是說,如果你以後遇到不順利,可、可以來宮城找我,或、或是我來大阪找你....,總之可以互相───』

影山猛然打斷日向的話頭,異常平靜地說道,『我不是你這個意思。』

 

影山臉色一如往常,但卻多了幾分肅穆,像是在對神明許下承諾一般,

『日向,我想要的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不是互相幫忙。即使現況必須分開,即使無法時時刻刻見面,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頓了一會,語氣歉疚的說,『高中那時候,我逃避了。甚麼也沒說。抱歉───』

 

說完,影山瞬間低下了頭。

心想,「怎麼回事啊───我神智不清───說的都是甚麼啊───」

結束幾秒鐘羞恥的自我譴責後,影山發現日向一聲不吭,心中有些害怕,怯怯地抬起頭。

卻發現───

日向臉上兩道淚水直流,無聲地哭著。

 

雖然不太像是因為難過而哭泣,但見到日向的淚水,影山就像被熱開水灼傷一般,焦急、疼痛著。

『你、你、你,你怎麼哭了───』,影山忙從口袋拿出手帕,幫日向擦拭眼淚。

手帕觸碰到日向臉頰的同時,日向伸手抓住影山的手。

微微哽咽卻笑著對影山的說道,『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喔。』

 

日向笑中帶淚的模樣綻放在夕陽裡,用著剛好的熱度熨貼著影山的內心。

 

影山輕輕地抱住日向,動作前所未有的溫柔。

臉頰摩娑著日向的臉頰。


兩人同時心想,「這樣的景色,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吧。」

 

 



========= 我是分隔線 ========== 


本來是想寫甜文的,但不知為何前面根本就變成在虐日向......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啊啊!

我可是日向親媽呀呀呀呀呀呀呀!


嗚嗚嗚嗚嗚,因為是先寫後段,前段寫一寫就演變成這樣,

希望組合起來不會很突兀QQQQQQQQQQ


﹝關於本篇﹞

我心中的日向和影山,其實一直是兩面。


影山是影子,若是身在黑暗中,絕對找不到自己,看不見方向,也是寂寞一個人。

所以我認為影山不擅交際、很難敞開心房,但其實是很容易且害怕寂寞的,需要有人能直接闖入他的心裡。像光線直接射入黑暗一樣。

日向的出現,顯現出影山真實的模樣,將影山帶離迷惘,讓影山找到方向。

因此對影山來說,日向可能是「顯性的不可或缺」。


日向是太陽,能夠自然、坦率的帶來光明,溫暖所有人,

但即使是太陽也絕對不可能360度完全光明,一定會有偶爾陰暗的角落,和需要人填補的傷口、寂寞。

只是這個部分,在原作目前只有提到日向沒有隊友這點...,因此開發的也比較少。(我目前也還摸不到.....)

我在想,既然日向可以用光明的坦率救贖影山的安全感欠缺,影山應該也可以用「有太陽就必有影子」來陪伴日向,甚至救贖日向需要人關心的內心小角落。


希望能有一天我能寫出,「影山拯救日向、讓影山也是日向的不可或缺」的文章。:)



﹝關於影山、及川所屬球隊和所在地設定﹞

影山設定的K隊,是借用日本職業排球聯賽的「堺拓荒者隊」,

及川設定的S隊,是借用同在大阪的另一隊「三得利太陽鳥隊」。

日本職業排球聯賽,男子隊有FC東京(FC東京)、東レ・アローズ(東麗箭)、ジェイテクトSTINGS(JTEKT STINGS)、サントリーサンバーズ(三得利太陽鳥隊)、豊田合成トレフェルサ(豐田合成三能)、堺ブレイザーズ(堺拓荒者)、パナソニック・パンサーズ(松下豹)、JTサンダーズ(JT雷霆),共八隊。

球隊所在地,東京只有一隊,大阪有三隊,愛知兩隊,廣島一隊、靜岡一隊。

為了讓角色大多在同區,所以才這樣設定影山跟及川所在的隊伍。


﹝關於日向搭飛機﹞

因為我查了一下,如果搭JR新幹線列車,仙台→大阪要6小時啊.....,飛機1小時可以到,所以還是決定讓日向奢侈一下搭了飛機。

查了國內班機,ANA竟然要一萬台幣......貴鬆鬆啊。

希望冒出飛機,大家不會覺得突兀。(哎呀我們都設計成年人了,坐個國內線應該還行吧)



啊啊,能看完的人真的非常謝謝你啊!:)


希望下次能是甜滋滋的。



评论 ( 14 )
热度 ( 78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