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月花(つきやち)】仰視

●第一篇BG!月島螢 & 谷地仁花

○選擇月花的理由,放在後面:D

○因為是第三人稱,所以還是稱呼小仁花為「谷地」(好不習慣:P)



【月花】


﹝週五部活﹞

三連休前的部活,配合傍晚的體育館檢修,提早了一小時開始。

排球部的大家,全都莫名的卯起來勁來練習,彷彿要把三連休的練習量先補上似的,個個揮汗如雨。只有月島呈現「眾人皆累我獨醒」的狀態。中途喝水時還能看看窗外的景色。


沁涼的開水滋潤了月島乾澀的喉嚨,體育館外的微風通過窗戶微微的吹了進來,鬆開了月島緊鎖的眉頭。

往窗外一看,一個嬌小的身影,拿個成堆的毛巾,往體育館旁的洗手台移動。小小的步伐,明明是在奔跑,看起來卻只像是快走。經過台階時,差點因為毛巾堆得太高,擋住視線而跌倒,所幸只是腳步略為踉蹌,並未當場上演撲街。

放下水瓶,重返練習的月島,臉部神經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柔和許多。


﹝週五傍晚﹞

眾人結束練習,整理著體育館。由於剛剛過於拼命的練習,連一向精力充沛、體力似乎用之不竭的日向、西谷、田中,都安安靜靜、手腳迅速的進行整理工作。

在疲憊的驅使下,大地前輩很快得交代,『因為三連休,下周一學校休息、體育館也不會開。那麼下次部活就是周二,大家不要忘記了。解散。』

解散指令一下,眾人都迫不及待的快速拿好東西,奔向回家之路。

只有月島一如往常地維持自己慢條斯理的步調。

等月島收得差不多時,眾人早已作鳥獸散。

山口提著包包,向月島說,『月,我要去嶋田先生那邊,畢竟才傍晚,時間還早。那我先走囉~部活室就麻煩你鎖門了,掰掰。』

月島簡單的回應後,目送山口離開部活室。


確認東西拿齊後,月島關閉部活室電燈,走出門外正要鎖門時,忽然聽到樓下「啪」的一聲,其後還夾雜著女性細弱的聲音說著,『啊...好痛......』。

往下一看,滿地的水瓶和入部不久的新球隊經理。

只見谷地跪坐在地上,似乎掙扎的在嘗試自行爬起,卻屢次失敗。

月島不知怎麼的,快速得鎖上部活室的門,下了樓。


待月島走到樓下,谷地還在原地、無法移動。

月島走近,『谷地同學。』

谷地吃驚地轉頭,僵硬的看著月島,有點惶恐的說道,『月、月島同學.....』。覺得自己很糗,想逃跑,但又站不起來的谷地,在這尷尬的狀況下,臉色有點泛紅。

兩人對視,場面沉默,愈加尷尬。

月島率先打破沉默,『扭傷了吧?』

『嗯...可能是...』,谷地轉頭看著掉的移地的水瓶。

『我先扶你起來吧』,月島伸出手。

谷地此時抬頭仰望著月島,越發覺得月島比想像中更高大。

扶著月島的手,勉強站了起來,然而腳確實是扭到了。此時,學校人去樓空,保健室也關門了。

月島扶著谷地,讓她暫時坐在台階上。轉身走向掉了一地的水瓶。

『月、月島同學,我........』,谷地不好意思讓月島幫忙收爛攤子,想站起的同時又發現自己現在移動只會添亂、根本幫不了忙...不免又對自己笨手笨腳,給別人添麻煩,萬分懊惱了起來。

就在谷地仍然思緒混亂時,月島已手腳俐落地把水瓶都清洗乾淨放在晾乾處。拿著手帕一邊擦拭水漬、一邊走向谷地。

『月島同學,真的很謝謝你!不好意思,還麻煩你幫我收東西......都是我笨手笨腳自己跌倒.......』,谷地低著頭像做錯事的孩子,斷斷續續數落著自己。

月島用平靜不突兀的語調,剛好地打斷谷地的自我譴責,問道,『現在你有辦法自己回家嗎?』

谷地愣了幾秒,回道,『可、可以吧!我想沒問題的!月島同學真的很謝謝你!』,谷地一面說、一面小小的移動著腳步,似乎是想證明自己行動自如。然而,臉上僵硬的表情和緊皺的眉頭卻出賣了她。

月島沒有看漏谷地不自然的肢體動作,逕自說道,『看來是沒辦法。爸媽現在可以來接你嗎?』

發現自己的掩飾完全無用,還被月島直接的戳破,只能回道,『媽媽來接我的話,要到晚上工作完才行...』

看著始終頭低低、捏著自己手指的谷地,月島猶豫了一下,還是拿起了手機。

『媽,社團的經理腳扭傷沒辦法回家,暫時先去我們家等家人來接。家裡方便吧?』,月島的聲音同樣清冷。倒是電話的一邊,聲音聽來頗為熱絡。

月島結束通話,谷地便急著說,『月島同學,那個、那個,我可以自己在這邊等媽媽來!去你家麻煩........實在.......實在.......。』

『學校都沒人了,你一個人在這也不好』,月島平淡的陳述實際狀況,便直接讓谷地無法反駁,『你東西都在部活室吧?我扶你過去拿。』


光是從部活室拿完東西,移動到校門口,就花費了將近20分鐘。月島自認不是急躁的人,只是短短的距離花費這麼長的時間,實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重新思考,月島發現原因出在,他與谷地的步伐差距實在太大!

步伐決定於身高,兩人身高差距將近40公分,是藤鯨的程度啊!

配合谷地的步伐,加上因扭傷疼痛,才會如此之慢。

月島不禁心想,以這速度走到家,應該也圓月當空了吧!看著努力移動腳步的谷地,月島用左手拍了拍谷地的肩膀,『谷地同學,我揹你吧!為了早點到家。』

谷地吃驚的有些語無倫次,『月、月、月島同學,我我我我我可以自自自自己走走走走!』

『我知道,只是有些慢』,月島說完便將書包交給谷地,直接蹲下,『快上來吧。』

看著月島挺直的背脊,谷地仍然猶豫著。

月島並沒有再開口催促,只是微微的轉過頭、向上看著谷地。

谷地忽然心想,「被月島仰視還是第一次,雖然只是微微的。」

被月島這樣不像生氣、看似毫無情緒、無聲的盯著,讓谷地更加惶恐,小聲地從嗓子裡擠出,『我、我知道了。』

月島聽畢,轉頭向前。谷地稍稍的吐了口氣,手微微緊張的扶上月島的肩膀。


揹起谷地的月島,原本以為憑自己的體型,可能會略為負擔,然而並非。心想,「原來女孩子比想像中輕很多。」

手撐著月島肩膀的谷地,緊張得像是可以明確感覺到自己心臟劇烈的跳動。

偶然抬頭看向月島的背,谷地忽然心想,「月島同學真的好高啊!雖然早就知道了,但是現在好像更深刻的感覺到。身高這麼高,真的可以看得好遠喔!感覺離樹上的綠葉好近,好像伸手就可以碰到一樣。」,驚嘆著,同時又想,「但這些感受也只有碰巧在這時候可以感覺到吧...。畢竟我跟月島同學又不一樣。」


﹝月島家﹞

兩人在月島步行之下,數十分鐘內便到了月島家門口。

月島放下谷地,帶谷地進了家門。


回到地面的谷地,看著月島家四周及庭院。

庭院非常整齊,院中有個籃球架。一旁竟有合式房屋的後廊,對家住公寓大廈的谷地來說,非常特別。

『可以進來了』,月島輕聲提醒東張西望的谷地。

谷地驚覺自己毛毛躁躁的東看西看,有些不禮貌,低著頭,往月島家門口移動。

忽然一位美麗的婦女,走向玄關,略過月島,看著谷地,熱情地說道,『你好~~歡迎你來~』

『伯母,您好!我叫谷地仁花,是排球部的經理』,谷地有些緊張、結巴的打了招呼,『打攪您了』,並鞠了個90度的躬。

月島媽媽笑著轉頭看向月島,又對谷地說,『快進來吧!啊,腳受傷了對吧,螢你幫幫她──』,說畢便把月島手上的書包拿走,轉身走向屋內。背影看起來頗為愉悅。


月島家 客廳﹞

月島家的客廳非常整潔,和月島給人的感覺有點像,井井有條、一絲不苟。不過茶几上的花卉,卻讓客廳氛圍變得活潑、充滿生氣。

月島媽媽端出茶點,招待著谷地。

『螢這孩子很少帶朋友回來。我都以為他除了阿忠之外,沒有朋友呢~』,月島媽媽抿抿唇對月島微笑,說道。

在谷地與月島媽媽閒聊的過程中,月島在心中悄悄地祈禱著,「希望這個時候哥哥不要碰巧回來。」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但月島確實誠摯地如此期望。


然而,事情有時就是如此天不從人願。

月島聽到玄關傳來開門的聲音,數秒後便聽到,『媽媽、螢,家裡有客人嗎?我帶了草莓蛋糕回來喔~~』

月島明光手提草莓蛋糕來到客廳,便看到臉生的谷地、與谷地相談甚歡、心情愉悅的月島媽媽,和臉色似乎有些陰鬱的月島。


見到長的與月島有幾分相似,應該是月島家人的男子,谷地馬上忍著腳部的不適,站了起來,『您好,我叫谷地仁花。』

『哥哥你回來啦~仁花ちゃん是螢他們排球部的經理喔──』,月島媽媽熱情的補述著。

『歡迎你來』,明光和善的向谷地打了招呼,走向茶几,打開了草莓蛋糕,說道,『剛剛在車站看到,想說螢肯定會想吃,就買了回來~~』

明光開心的向谷地說著,同時卻意外地感受到來自月島的不明低氣壓。弄得明光滿頭問號。

月島媽媽從廚房拿來了叉子,笑著對谷地說道,『別看螢這樣,他最喜歡吃的就是草莓蛋糕喔~很可愛吧~!』

月島忍不住得出言,『媽媽.........』,心想,「這種丟臉的事情讓谷地同學知道幹甚麼呢?!」

從不覺得男生吃甜食有甚麼好丟臉的月島,一時之間對此很抵抗。

『哎呀,有甚麼關係嘛~來、吃吧、吃吧!』,將叉子遞給谷地、月島和明光。

谷地起初緊張、害羞又好奇,但因月島媽媽和明光都十分友善,讓仁花很放鬆,也漸漸不再那麼緊張、緊繃。

吃著草莓蛋糕的過程中,谷地、月島媽媽和明光三人一直相談甚歡。

月島倒是較少加入談話,只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三人。吃著草莓蛋糕心想,「怎麼和媽媽、哥哥講話這樣自然,跟我講話時,就誠惶誠恐的。」


﹝三連休最後一天 周一﹞

經過兩天的休息,谷地的扭傷雖然還未痊癒,但上周五受月島的幫助與月島家熱情的招待,實在覺得感謝又不好意思,因此還是決定在三連休最後一天的周一,親自到月島家道謝。

心中盤算著到底該帶甚麼禮物的谷地,經過家裡附近的蛋糕店,看著櫃中的草莓蛋糕,心想,「月島哥哥都說月島同學喜歡了,買這個應該不會錯吧?話說,月島同學竟然會喜歡吃草莓蛋糕真是意外。和形象有點,反差?」


谷地提著草莓蛋糕,來到月島家。

本來只是想送了禮物就離開的谷地,在月島媽媽的熱烈歡迎下,不得不的進了屋。

月島媽媽一面帶著谷地到客廳,一面對房間內的月島喊道,『螢~仁花ちゃん帶了禮物來喔~』。

房中的月島在書桌前頓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書,走出房間。

來到客廳,對笑得有點尷尬的谷地打了招呼。同時發現,桌上擺著谷地帶來的禮物,是草莓蛋糕...........。

月島心中瞬間飄對過明光無數的怨念...。


傍晚時分,谷地也向月島媽媽告辭,準備回家。

離去前,月島媽媽忽然交代月島送谷地去公車站。

月島眼見母命難違,便和谷地,一高一矮的兩人,並肩走向公車站。


在路上,兩人保持著微妙的沉默,谷地微微側面仰望著月島,心想,「不知道他現在在想甚麼......讓他特地陪我走到公車站真是抱歉......」,正當谷地想說些甚麼時,月島忽然開了口。

『谷地同學』,語氣一如以往,但似乎又有些不同。

『是,月島同學。』

『嗯,我只是有點好奇』,月島罕有的停滯,『我發現你和日向、山口講話都很自然。倒是和我說話,就特別緊張。』

月島是想詢問,卻又下意識地用陳述句帶過,似乎對主動提出這樣的話感到神經緊繃。

月島心想,「不只日向、山口,前幾天對哥哥也是!總是笑笑的!為什麼對我就───」,霎時間對自己有這種情緒,頗為驚訝。

在月島震驚於自己似乎有了「酸溜溜」這情緒的同時,谷地也驚嚇於月島會和她討論這個話題,一時之間,兩人盡皆沉默,各自思慮萬千。


谷地停下腳步,抬起頭,看著月島,說道,『唔.........,我不太懂月島同學的意思。但我覺得,月島同學長得帥、又聰明、還很受歡迎、對自己很有原則、又有自信、不會總是在意別人的眼光。像我、像我自己這種膽小、消極又普通的人,跟月島同學不一樣...,所以也不敢.........太親近......。』

說到最後,月島幾乎快聽不到谷地的聲音。

谷地默默地低下頭,在心中補述,「最多,也只能仰視著你而已......」


看著谷地,月島還是沉默著。

兩人停留在原地,停留的時間只有數秒,但這數秒在谷地與月島之間,似乎有許多情緒流過。


月島看著有著和自己一樣金髮的谷地低垂的頭頂,淡淡的笑道,『是嗎,沒看到嗎?』

谷地聽的一頭霧水。

月島率先邁開腳步往前。

看著月島的背影,谷地有點疑惑,卻又毫不遲疑地跟著月島的腳步。

走在前方的月島,一直保持著谷地不需要過分費力便能跟上的速度。

兩人距離也保持著大約40公分的一步之遙。


到了公車亭,月島回頭看著谷地,眼中似乎有著谷地不是很明白的深意。

忽然,月島抱起谷地,讓谷地站在公車亭的長椅上。

『月、月島同學,你你你?!!』,谷地反應過來時已經站在長椅上了。

本掙扎著想下來,月島卻微微的按住她的手臂。並未施力,但卻讓谷地感受到月島帶來的壓迫。


此時兩人同高,谷地不再需要抬頭,便能正視月島的臉。

對於這樣忽然改變的海拔,谷地有點害羞,且非常不習慣。

便想別開眼、看往別處,然而不管谷地怎麼轉,都發現自己正被月島直直地盯著。

確認無法逃避,谷地鼓起她稀薄的勇氣,正眼看向月島。

月島微彎的嘴角,在夕陽的照耀下,像是冬日的太陽,微寒中卻又十分和煦。


谷地正想開口說話。

卻聽見,月島用慣常、平淡的語調,聲音卻極其溫柔,說道,

『不需要仰視。直接看到真正的我了吧。』


月島眼中透出的平靜和溫柔,有如夜空的明月,皎潔無暇。




========= 我是分隔線 ==========


﹝關於本故事﹞

篇名取的不怎麼樣,先抱歉。

故事其實本來就預期停留在月島向仁花告白。

怎麼說呢,其實也不算是告白,比較像是表達一個感情、心意。或說,表達「希望彼此更親近」之類的感覺。

感情的開端總是很微小的,我希望在小細節中,讓早慧的月島發現自己小小的感情,然後表達出來這樣。


畢竟在我眼中的月島早慧、聰明,應該可以很快發現、體悟自己的心情,

若又能直率的表達出來,那種感情肯定是最純粹,最純淨透徹的心意吧:)



﹝選擇月花的原因﹞

雖然原作似乎是主山花,兩人也很配!日花貌似也不錯、有機會,而且日向男友力一定很高,但是因為當初想梗碰巧就是想到月花,

而且月花反差很大,感覺創作空間會比較高,所以決定寫月花:)


﹝關於月花的互稱﹞

因為我覺得從原作看,月島、仁花並不是那麼親密,或說和對山口、日向相比,較有距離感。所以,給他們的互稱都會加上「同學」。

雖然都是「さん」,但對學長們的話,我比較偏向用「前輩」。

至於同級生稱呼仁花大多都是用「谷地さん」,我會認為比較像是直呼「谷地」這樣。

原作到遠征時,旭さん(應該還有其他人)「好像」有稱呼過仁花為「やちゃん」(小谷),但同級生中似乎都沒有這麼親切的叫過仁花。

至於仁花稱呼大家,似乎都是用「さん」,只有日向直呼姓(日向),叫影山似乎有用過「影山くん」?(山口我有點沒有印象...)

月花這篇,我還是想讓他們在稱呼上有一點點區分,

所以就讓我任性的,讓他們互稱「谷地同學」、「月島同學」吧:D



啊啊,這是第一次寫BG,有點誠惶誠恐,

希望是個能被喜歡、愛戴的故事:)


看到這邊,真的非常感謝:)



评论 ( 5 )
热度 ( 46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