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 】【東西】邀請同居的100種方式

●放羊很久的【東西】文~

○時間點設定:旭さん大學畢業,小西谷大學三年級。

○內有一點點及→西,提醒一下(其實大王是被我抓來當助攻、加糖粉的,不要揍我QQQ)。



【東西】


結束畢業典禮,返家路上,看著夕陽,多愁善感的東峰想著,「啊~來到京都也四年了啊~當初對京都人的模式還真有點不習慣呢。」


﹝晚間﹞ ﹝東峰租屋處﹞

急促的電鈴聲響起,東峰忙起身到玄關開門。

門一開便見到西谷燦爛的笑臉,『旭さん~!晚安~~』,手中拿著數個塑膠袋,側身閃過關門的東峰,逕自走向廚房,一邊大嗓門的說著,『為了慶祝旭さん畢業,我買了好多肉和火鍋料喔!一起吃個火鍋吧!』。

東峰回頭笑看著西谷,心想,「吃火鍋?就兩個人啊?不過,就算只有兩個人,有西谷在也肯定是熱鬧的。」


兩人一陣忙碌,終於把火鍋料與爐子、鍋子都備好,開始屬於兩個人的火鍋Party。

席間,西谷忙將各種菜料放進大鍋子中,一邊問道,『旭さん準備留在京都吧?之前說的。』

東峰一面答道,『嗯,是啊,想在師傅這邊再待個幾年』,一面阻止西谷太快把肉全放進鍋中,把湯給弄濁了。

『旭さん,現在技術已經很好啦,做的拉麵超~好吃!為什麼不回宮城開店了呢?』,西谷口中咀嚼的白飯和青菜,含糊地說道。

東峰在京都就讀大學期間,因為自己愛吃拉麵,便在拉麵店做了兼差。過程中也興起自己動手做的興趣,更意外受到店主賞識,傳授了不少拉麵技術,當了幾年學徒。甚至計畫回宮城自行開店。

東峰盯著西谷,尷尬的笑說,『沒有啦,我這程度開店......,還早呢......』

西谷一聽便眉毛一抬,瞬間用筷子打了東峰的手一下,『旭さん又來了!怎麼幾歲了都還改不了這慫慫的毛病啊!』

東峰摸著被筷子擊打的地方說道,『留下來跟師父再學個幾年,也是好的嘛』。偷偷在心中補述道,「何況西谷也還在京都啊,待在你身邊才放心嘛......」

『話說旭さん當初怎麼會想以後要開店呢?立這麼大的志向,不太像你啊~』,西谷說的直率,東峰卻有種膝蓋插滿箭的感覺......

『當初開始當學徒也沒想過,是之前大地、菅來京都玩,和你一起來店裡吃了我做的拉麵,你們各個都說好吃的時候。我就想啊,如果我可以在宮城開家店,排球部的大家能時不時來店裡吃拉麵,該有多好...』,說出自己想法的東峰有點害羞,『我是這麼想的啦...』

『啊~~!好溫馨!很好啊!拿出志氣來旭さん!快點得到師父的認可回家開店吧!要有信心啊!旭さん!』,西谷一邊大口大口吃著剛舀到碗裡的肉。

『嗯,我知道了,西谷』,東峰見大鍋子中的食物有些少了,忙又放了些料進去,確保西谷再舀下一碗時,料已經熟了。

『啊啊!旭さん!你說要當全職學徒,那豈不是要搬家住到店附近去了?』,西谷被湯燙到了舌頭,手到處亂摸找著開水。

東峰大手往桌旁一伸,便將水瓶拿個過來,遞給西谷。

看著西谷咕嚕咕嚕地狂灌開水,東峰微笑答道,『對啊,房子已經找到了。大略打掃了下,東西這兩天會請人送去,之後再過去整理就可以入住了』,又補述道,『離你學校才幾站,不遠的。』

『旭さん甚麼時候去整理啊?我也去看看!地址順便給我一下,我也記下來~』,西谷終於用水緩解了舌頭的不適,繼續拿起碗筷與火鍋奮戰。

『大概,下週二吧,那天西谷有預定嗎?』,東峰嚼著青菜,在memo紙上寫下新租屋處地址交給西谷。

西谷眼睛搭搭轉了幾下後答道,『沒吧~』。

『那我們就下週二早上吧~』,東峰看著西谷吃的津津有味,心情也好了起來。


﹝下週二 晨﹞

兩人先在車站集合,一同搭車前往東峰的新租屋處。路程上才相距沒有幾站,西谷竟然一上車便靠在東峰身上睡著了。

東峰心想,「是熬夜了嗎?怎麼累成這樣?」


兩人出站後,步行過程中,西谷依然睡眼惺忪。

到東峰的租屋處時,東峰忍不住道,『西谷,怎麼了,還是很想睡嗎?還是你在這邊睡一下,我去買東西,等下回來再一起整理吧──』

西谷睜大眼睛,說道,『沒事、沒事!我們一起去吧~~~』

『話說,旭さん要買甚麼東西啊?唔喔喔喔!仔細看旭さん你租的這房子還滿大間的嘛!』,西谷忽然精神了起來,在屋中晃盪著。

東峰有點小聲地說道,『想說你偶爾也會來住嘛~空間大一點會比較好。』

『旭さん真貼心:D』,西谷聲讚毫不吝嗇。

『一起出門買些家具吧,之前有些感覺該換了呢』,兩人便一起出了門。


﹝午間﹞

兩人猶如老夫老妻一般穿梭在賣場中,挑選著家中會用到的小物件。

午餐時刻,兩人找了間家庭餐廳用餐。

就座點餐後,一沒事情,西谷又一不小心打起盹來了,讓東峰萬分不解,「西谷平時都早睡早起的,怎麼回事呢?」

餐點上桌,西谷才在東峰的小聲叫喚中醒來。

東峰忍不住問道,『西谷,你今天怎麼那麼沒精神啊?熬夜了?』

『沒沒沒,只是昨天太累了,硬被叫去東京參加畢業典禮甚麼的~』,西谷手裡拿著湯匙,打著哈欠。

東峰愣了愣,『誰的畢業典禮啊?』,心想,「大地跟菅的畢業典禮早結束了啊。」

西谷吃著咖哩飯回道,『是之前青城主將及川、跟音駒的──』

東峰罕見地打斷西谷的話,『你還跟青城的主將有聯絡?』

『也沒甚麼聯絡,只是他時不時會發mail來跟我聊天』,西谷狐疑的看著東峰,「旭さん怎麼這麼激動?」

東峰心中無數話語飄過,「及川這傢伙,以前打比賽結束,總有事沒事的跑來找西谷搭話!我還想說西谷在京都讀大學就沒可能聯絡了。這傢伙怎麼弄到西谷的mail的啊!」

西谷見東峰神色怪異,說道,『旭さん?你怎麼啦?』

『你參加畢業典禮怎麼弄得睡眠不足的樣子?』

東峰臉色少有的嚴峻,讓西谷不禁也嚴肅了起來。

『就,結束之後一群人一起去吃了東西,喝了點酒,有點醉了,睡了一下──』

『喝醉?睡覺?睡哪了?』,東峰聲音稍大,引來臨桌的側目。

西谷看東峰連珠炮的問法,也有點不耐煩,說道,『就和音駒他們那群人喝了些啤酒嘛~~旭さん那麼激動是怎麼樣啊?音駒的夜久前輩畢業典禮,約我過去參加,順便和音駒的隊員吃了飯這樣啊!』

東峰聽完愣了愣,『音駒?夜久?你不是去參加及川的畢業典禮嗎?』

『是夜久前輩約我去,青城主將只是剛好遇到而已啦~』,西谷發現是東峰誤會了,便鬆了剛剛鼓起的臉頰笑道。

東峰因為自己誤會有點羞赧,『是、是嘛~交流也是好的』,心想,「啊~~真丟臉,沒有的事情在激動甚麼呢!西谷還在打排球,以後成為選手,是該多跟他們交流啊!」,但東峰卻沒有發現自己下意識把及川排除在西谷可以交流的名單以外。

第六感異常靈敏的西谷,嗅到東峰有點吃醋的味道,便打趣地向東峰招了招手,要他附耳過來。

悄聲說到,『及川前輩再帥氣、再愛跟我勾搭,我也最喜歡旭さん啦~!』

東峰臉瞬間紅透了,連話都沒回,忙低著頭猛吃咖哩飯。

西谷笑著心想,「原來旭さん吃起醋來這麼Man、同時又很可愛啊~!」


﹝傍晚﹞

採買完畢,兩人回到東峰新租屋處,將家裡大肆整理了一番。

弄完兩人都有些疲憊,肚子也餓了。

東峰便對西谷說道,『你先休息一下,或去沖個澡吧,我去買晚餐食材。晚上、吃拉麵好嗎?』

趴在沙發上的西谷笑答道,『好啊!旭さん做的拉麵最好吃了!』


在market採買完食材的東峰,返家路上經過便利店,腳步略微停滯,心想,「剛剛忙了好一陣子,買幾支嘎哩嘎哩君給他吃好了」,走進了便利店中。

出了便利店,東峰一邊微笑、一邊想著,「怎麼自己討好西谷的手段一直沒甚麼進步啊──」,又自顧自的消極地起來。


東峰剛走進家門,西谷便走到玄關,幫東峰提過手中的袋子。

『啊!是嘎哩嘎哩君!還有蘇打口味的!3Q,旭さん!』

兩人進屋剛坐在沙發,忽然電鈴響了。

東峰心想,「誰啊?都還沒搬進來呢。」

開門一看,竟然是快遞,還送來一個大箱子,東峰遲疑地問道,『請問,這是送給誰的啊?』

送貨員看了看單子,回道,『西谷夕先生,是這吧?』

西谷此時才從東峰身後冒了出來,『是我的、我的』,飛快在收貨單上簽了名,並將大箱子推進家門中。

『西、西谷,這是甚麼啊?』,東峰問道。

只見西谷笑嘻嘻地說道,『這是、我的生活用品啊!』,說完就逕自打開箱子,檢查起物品來了,『衣服、小家具、排球、球鞋,甚麼都沒缺~啊~我東西還真少啊~~』

『西谷?』,東峰還是有些懵。

西谷抬起頭,認真地看著東峰,說道,『我們一起住吧,旭。』

平時西谷總是叫著自己「旭さん」,只有在兩人決定交往和恩愛時,西谷才叫過自己「旭」。

東峰神色肅穆、誠摯的回道,『一起住吧,夕。』



========= 我是分隔線 =========


喔喔喔喔喔,拖延已久的【東西】終於登場了!


很抱歉,用了大王陛下當加糖因子,請原諒我吧:P

弄到最後,不小心有點溫馨向,不知是怎麼回事兒XD


希望你喜歡:)


能看到這邊,非常感謝:)

承蒙你喜歡,也很感謝!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