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灰夜久】櫻花之旅

●灰夜久缺糧,首次自力產糧!

○雖然季節不對,但是好想讓夜久前輩跟小列夫去賞櫻花~~

○取名苦手,不要介意:)



〈櫻花之旅〉


﹝冬﹞ ﹝某日部活﹞

『嗚,好冷喔喔喔喔喔~~』,列夫人未到聲先到的哀號著天氣。

列夫明明有著俄羅斯血統,但似乎沒有得到半分防寒基因。

一進體育館看到夜久,列夫心中一陣雀躍,『夜久前輩~~~~~』,扯著大嗓門打招呼。

跟在列夫身後進入體育館的研磨,摀著耳朵,抱怨著,『列夫吵死了─』

其他人倒是已經能對列夫這個音量兩倍放送的傢伙淡定以待了。


與此同時,列夫像隻大型犬般的奔向夜久,一臉撒嬌要人順毛的模樣。然而...在數秒間,遲鈍的列夫猛然發現,夜久的臉色像是外頭的天氣一般寒冷。心中暗喊不妙,但此時想逃,已經遲了。

夜久走進,雙手環胸,抬頭看著高大的後輩,冷冷地說道,『你這傢伙,是不是忘了我交代你甚麼事情了啊?』

列夫與剛剛雀躍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我昨天不是叫你提早30分鐘到,做接球特訓的嗎?!』

被夜久一兇,列夫眉毛又垂的更低了。

『等會結束留下,接球特訓、菜單兩倍』,夜久語氣雖然淡淡的,但在列夫心中卻有如驚天重擊。

列夫內心的小世界,瞬間崩塌。


終於結束接球特訓,因為最後使用體育館,還得負責打掃。

結束一切的列夫,完全累趴在階梯上,心想,「本來今天有好多有趣的事情要跟夜久前輩說的......,結果根本沒說到甚麼話......」

『欸,你這傢伙還要在這待多久啊?』

列夫聞聲,整個人差點沒蹦起來。

『夜久前輩!你不是已經回家了嗎?』,列夫又驚又喜地問道。

『換完衣服,看體育館燈還沒關,就來看你在磨蹭甚麼啊』,夜久語氣淡淡。

列夫聞言有點開心又有點失望,心想,「不是因為想跟我一起回家啊...」,嘴上回道,『都整理好了~』。

『走啦,不是整理好了嗎?回家啦,還在幹嘛?』

『嗯嗯!』,列夫心中甜滋滋的想,「能一起回家也好!」


﹝回家路上﹞

列夫搓著手,說道,『好冷、好冷,雪怎麼都不停~~』

夜久看著列夫空著的手,『你怎麼沒戴手套啊?』

『出門的時候急匆匆的就忘了──』,列夫一臉可憐兮兮。

夜久看著列夫的臉,似乎想了甚麼,忽然把左手的手套拔下來、遞了出去,『雖然你應該戴不下,湊合著用吧。』

列夫心花怒放的接過,趕緊戴上,『謝謝夜久前輩!』,同時心想,「夜久前輩的手真的好小,好可愛~~不能說,不然一定又惹他生氣了...」,一面歡喜,一面又懊惱今天讓夜久生氣的事情。


列夫搜腸刮肚想著要丟出甚麼話題時,忽然靈機一動,『夜久前輩,我們春天去看櫻花好不好~~?』

『你怎麼忽然就跳到春天啦?』,夜久被列夫跳躍式的思考給晃倒。

『就~想說春天一定要去看櫻花啊,我想跟夜久前輩一起看~!』

列夫一臉討巧、撒嬌的模樣,弄得夜久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

『這事還久呢~』,夜久嘴上推託,心想,「列夫怎麼忽然這麼可愛啊!」

列夫聽到夜久似乎在婉拒,喊道,『啊啊啊啊~好啦~夜久前輩~~』,只差沒拉著夜久的衣袖哭鬧了。

看著列夫有點哀怨的臉色,夜久嘆了口氣,『好啦,好啦,答應你行了吧。』

『耶!!!!!!! 最喜歡夜久前輩了!』,一時之間列夫好想好想把夜久高高舉起,可惜他有那麼心,卻沒那個膽,只好像個傻子一樣,直對夜久笑。

看列夫開心成這樣,夜久有點無奈卻又開心的跟著微笑。


﹝數日後﹞

在夜久答應之後兩個人一起去看櫻花之後,列夫一直沉浸在喜悅之中,但在某天列夫忽然想到自己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夜久前輩三月就畢業了!櫻花三月底、四月才開!」


列夫一臉焦慮的心想,「夜久學長那時候就不在音駒了,那看櫻花怎麼辦?!」

整天陷在憂鬱的思緒中,讓列夫一臉憔悴。


部活時,列夫也是無精打采的,到了體育館沒有看到夜久,便問了隊長黑尾,『黑尾前輩,夜久前輩呢?』

『啊,夜久啊,他今天跟老師約了安排進路面談,會晚點到』

『是喔................』,列夫身上的憂鬱氣息,弄得黑尾滿頭問號。

黑尾便問,『你怎麼回事啊?前幾天還滿面春風,怎麼這會成這樣啦~?情緒起伏也太大!』

列夫哀傷地回道,『因為一想到夜久前輩三月就要畢業,就覺得好難過QQ 萬一夜久前輩去很遠的大學怎麼辦?QQQQ』

『欸欸!等等列夫!我也是三年級!你怎麼都不覺得我畢業很難過啊!』,黑尾對列夫的差別待遇大感不平,『夜久申請的學校其實也是在東京,不會遠在天邊啦~』

聞言,列夫眼睛一亮,『真的嗎!!!!!!!!!! 那那那我們三月、四月練習的時候,夜久前輩、黑尾前輩你們也能來幫我看看囉?』

『大學開學時間沒那麼早,如果安頓好有空的話倒是沒問題』,黑尾說道,『話說你哪時候對練習這麼上心啦?』

『怎麼說我也是未來要成為音駒王牌的人嘛~~~』,列夫哈哈大笑地回道。

驚訝於列夫來去如風的情緒,黑尾臉上似乎瞬間多出了小丸子的三條線。連吐槽列夫這程度還妄想成為王牌這事都忘了。


夜久不久後便加入練習,中間休息時,看著列夫今天異常活躍,連接球表現也比平常好了許多。

『列夫今天怎麼回事,感覺特別開心?』,夜久隨口問了在一旁的黑尾。

黑尾喝了口水,『沒,那傢伙先前還一臉鬱悶、傷春悲秋的,不知為何忽然又開心了起來──』

夜久看著列夫,搖著頭,心想,「完全搞不懂那傢伙啊~」

夜久前輩完全不知道列夫在這一天之間經歷的各種思緒。


﹝春天賞櫻 前一天﹞

『夜久前輩、夜久前輩,你沒忘了吧?明天去賞櫻花的事!』,電話中列夫的聲音雀躍的連夜久都感受到了他的期待。

聽他期待成這樣,夜久不禁微笑道,『我沒忘,我沒忘,明天車站見吧』,隔了數秒,夜久又補述道,『午飯也一起吃。』

列夫完全沒有多想,便高興地答道,『好好好~~~~明天見,夜久前輩!』

掛了電話後,夜久便在心中盤算著。想了幾秒後,便收拾好東西,出了門。


﹝春天賞櫻 當天﹞

夜久一走出車站,便看到了列夫。身高優勢讓列夫在人群中完全「鶴立雞群」,非常好找。

列夫穿了軍綠色外套,配上海軍藍的長褲,看似有些衝突,但因為他高挑的身材,卻看來分外時尚。

列夫忽然轉身看見夜久,笑顏逐開,直對夜久揮手。

待夜久走進,列夫便迫不及待地說,『夜久前輩私服好可愛!』

夜久看看自己身上的白色學院鋪棉帽T、紅色針織外套、駝色九分褲,心想,「怎麼跟他比起來有點幼稚啊.....」

列夫見夜久手中拿了不少東西,『夜久前輩拿的是甚麼啊?我來拿吧!』,自告奮勇著。

夜久忙說,『沒甚麼、沒甚麼,不會重,我自己拿就好。』


兩人一起漫步在滿是櫻花的公園中,落英繽紛,看來非常浪漫。

列夫忽然笑嘻嘻地說,『能跟夜久前輩來,真是太幸福了!』

列夫這樣直率的話語,反而弄得夜久有些害羞。臉頰泛出淡淡的粉紅。

為了掩飾臉紅,夜久指著一旁空著的櫻花樹下,說道,『到那去吧!』

列夫一臉疑惑,但還是跟著夜久的腳步,走到了櫻花樹下。

只見夜久從手中袋子中,拿出野餐用的布巾,鋪了起來。

見列夫一動不動,夜久便轉身喊道,『還不快來幫忙~』

『啊!喔!』,列夫慌忙向前。


鋪好野餐墊後,夜久叫列夫一起坐下,便從袋子中,拿出了好幾個保溫便當盒。

列夫大為驚喜,像是看到滿室黃金一般,激動的一時之間,沒發出聲音。

等他整理好思緒,夜久連餐具都拿出來了,列夫才說,『這、這、這、這是夜久前輩親手做的嗎?起了大早做的嗎?為了我做的嗎?』

夜久看著開心得有點激動的列夫,連珠炮的問出一堆問題,嘴角不禁彎了起來,說道,『當然是做給我們兩個吃的啊,這裡還有別人嗎?』

『嗚嗚嗚嗚,夜久前輩!我真的太感動了!』,列夫握著筷子,激動之情難以言喻。


兩人打開食盒,裏頭滿滿的菜餚,看起來每樣都十分美味。

不過列夫好像發現了甚麼事情,臉頰忽然變得鼓鼓的。

『夜久前輩......,為什麼裡面都只有炒青菜.......呢?』,列夫語氣略感哀怨,心想,「夜久前輩親自做便當給我,真的好感動、好感動!但是夜久前輩我是正在發育的男孩子啊,你沒賞賜給我肉,至少也弄道我愛吃的嘛~像炸豆腐啊.....」

雖然滿心希望能吃到炸豆腐,但看到夜久前輩用心做了好幾道菜,列夫還是開心的執起筷子,『那我要開動囉~!』

正要下筷,卻聽到夜久說,『等等──』

列夫心想,「啊...糟了,該不會是剛剛在想炸豆腐被夜久前輩發現了吧... 嗚夜久前輩對我這麼好,我還得寸進尺...」

看著列夫從剛剛鼓得像小倉鼠一樣的臉頰,變成有點懊惱的模樣,夜久嘴角更彎了。


『欸傻子,你看這是甚麼』,夜久忽然又從袋子中拿出一個小保溫盒。

夜久把小保溫盒推到列夫面前,『打開看看啊~』

列夫聽話小心翼翼的打開保溫盒。

裡頭放的正是列夫心心念念的炸豆腐!

夜久笑著說,『之前看你吃炸豆腐吃的特別起勁,還多叫了一份,就想說你一定喜歡,就做了』,又說,『這可是我第一次做炸豆腐,不好吃不能嫌喔!』

列夫看著炸豆腐一個個整齊的排在食盒中,每個看起來都是那麼可口,心想,「炸豆腐這麼麻煩,夜久前輩還一大早起床幫我做....」

列夫抬起頭看著夜久,『謝謝你啊,夜久前輩。』,抿了抿唇,『我最喜歡你了!夜、不是,衛輔!』,為了掩飾害羞,列夫說了『我開動囉──』,便馬上夾起炸豆腐低頭吃了起來。

夜久也一時愣住,『你、你說甚麼呢!』

看著列夫猛將食物塞進嘴裡,吃的津津有味,夜久不禁失笑,心想,「還好準備得夠多,肯定能讓這隻小獅子吃飽的~」


兩個害羞的人吃著手做便當,櫻花似乎一時之間變成陪襯了。




========= 我是分隔線 =========


灰夜久首次產糧!

我個人是覺得非常成功啦~(老王賣瓜、自賣自誇)

哎呀,我真的覺得自己把夜久前輩和小列夫寫得很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

邊寫自己都邊冒愛心覺得可愛了說!(被拖走)


哈哈,希望閱讀的你也能喜歡。


能看到這邊,非常感謝:)

若承蒙喜愛,更是感謝!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