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及岩及】短篇2則:﹝專屬﹞、﹝暖桌橘子﹞


○1月4日及岩日快樂:)

●生不出完整故事,但還是想慶賀。

●突發奇想短篇共2則。﹝專屬﹞、﹝暖桌橘子﹞

*第一篇﹝專屬﹞,有私設角色、橋段,還是提醒一下。





﹝專屬﹞

●有私設角色。


最近的及川一直呈現毛毛躁躁的狀態,情緒也起伏不定。平時已經夠麻煩的了,最近更是變本加厲,讓岩泉異常的苦惱。


『欸,及川,你最近甚麼毛病啊?整個人都不太對勁欸!』,一同上學的路上岩泉忽然對及川發難。

『沒怎樣啊~』,看及川輕挑模樣一如往常,岩泉忽然覺得心中懸著的石頭可以放下了。

然而,在兩人走到下個街區路口時,忽然有道聲音傳來,『一君(はじめくん)!早安~!』,岩泉發現,本來淡定邊走邊滑著手機的及川,眉毛瞬間劇烈抖動了好幾下,臉色瞬間泛青。

聞聲看去,一位長髮馬尾、充滿朝氣的大姊姊在巷口向兩人揮著手。

『小桃姐,早安』,岩泉有禮貌的打了招呼。

『一君跟徹君一起上學啊,感情真好~我走啦,bye-bye,一君、徹君!』

看著來去如風的女子,岩泉忽然覺得怎麼自己四周的人一個個都是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的......。

岩泉測眼看著及川,『那是我表姊,最近大學放假回來,你以前也見過吧?』

及川用著僵硬的聲音說道,『當然記得,最近也見過了呢──』。

『最近?你們先見過啦~?』,岩泉狐疑地問。

『啊啊,忽然想起今天好像是我值日,我走快點好了,bye,岩ちゃん~~』

岩泉歪著頭看著匆匆跑走的及川,一臉莫名其妙,心想,「到底是怎樣啊!這傢伙!」


課後部活前,排球社更衣室中。

『欸欸,你們兩個覺不覺得及川那傢伙最近怪怪的啊?!』,岩泉拉著花卷、松川問道。

花卷稍稍不思議道,『真稀有啊,一般來說,看到及川有問題,你不都是直接給他教訓的嗎?』,松川在一旁點頭表示見解同一。

『嗯...,總覺得他跟平時發神經不太一樣,就是不知道在煩躁、消沉甚麼,讓人看得有些不爽』,岩泉手不耐煩地抓耙著頭髮。

『那~乾脆的問他在煩躁甚麼不就好了?』,花卷說道。

『跟平時的岩泉一樣』,松川補述。


部活無事結束,及川在過程中雖然沒有出錯,但怎麼看都心不在焉,連金田一那程度的遲鈍孩子都發現了。

回家路上,岩泉決定直接了當地處理這件事情。

『喂!及川!』

『嗯?岩ちゃん你剛剛說甚麼?sorry sorry,我沒聽到~』

岩泉心想,「我根本甚麼也還沒說啊,這個人的思緒都飄去哪啦?!」

『我說,及川你最近是哪裡不對勁的啊!整個人都怪怪的!部活的時候也心不在焉的!』,岩泉單刀直入。

及川看似淡定的回道,『沒啊,我好的不行~~岩ちゃん總是瞎操心,你是我老媽嗎~?』

『及川,少裝蒜,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岩泉一拳揍向及川腰側,『快給我交代清楚你!混帳川!』,顯然岩泉耐性已失。


及川揉著被重擊教訓的腰側,低低的說道,『也沒甚麼......』,側臉看到岩泉準備再次「逼供」的右拳,及川忙說,『哎呀,就你那個甚麼表姊嘛~.........』。

『話說清楚,及川』,岩泉心想,「關小桃表姊甚麼事情啊?」

及川一臉委屈又看似害臊,急急地說道,『還不都前幾天在你家附近遇到她,一見面「徹君」、「徹君」的叫我就算了,又一直問你的事情,還「一君」、「一君」(はじめくん)叫,真討厭~~』

岩泉震驚於及川的小幼稚,說道,『就這樣?』

及川忽然大聲說道,『甚麼就這樣?!這很重要欸!為什麼每次我叫你「はじめちゃん」你都兇我、揍我,她叫就沒事~嗚,岩ちゃん、不公平~!』


看著及川一臉認真又激動的表情,岩泉忽然笑出了聲,心想,「這傢伙甚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愛了啊!XDDD」

『岩ちゃん,你、你笑甚麼啦?』,岩泉這樣大笑反而弄的平時沒皮沒臉的及川有些害臊。

費了些時間終於收住笑聲的岩泉,轉頭認真對及川說道,『及川,叫我「阿一」(はじめ)、「一君」(はじめくん)的人可不少啊,我爸媽、鄰居大嬸、親戚長輩們都這麼叫的。』

岩泉略為停頓後,低著頭說,『但叫我岩ちゃん的,可只有你啊~』


及川一時之間心花怒放,開心地說道,『對吧,對吧,所以說岩ちゃん是我對你的專屬稱呼囉~~~及川大人我果然是受上帝眷顧的人啊~』

岩泉看著自說自話、樂呵呵的及川,嘴角又忍不住彎了起來。


『岩ちゃん、岩ちゃん、岩ちゃん,是我專屬的喔,是我專屬的吧?』,及川依然糾纏不休。

『隨便你吧~』,岩泉率先邁出回家的步伐,走在及川前頭。



﹝暖桌橘子﹞

●及川怕冷設定。


宮城的冬天總是特別冷。怕冷的及川,如同往年,早早就已經啟用了家裡的暖桌。冬天的夜晚,在睡前房間暖氣暖和前,死也不離不開暖桌,怕冷的程度一直都讓岩泉咋舌。


﹝冬天某日下午﹞

『及川我說你人長這麼大一隻,怎麼就這麼怕冷呢?』,岩泉看著明明帶了手套還直搓著手的及川說道。

『岩ちゃん不要在語氣中透露對我身高的嫉妒喔~』,冬天一出門,手套、圍巾、甚至耳罩必備的及川同學,瞬間遭到一個肘擊。

揉著被肘擊的部位,一臉大惑不解地看著岩泉說道,『岩ちゃん才奇怪吧,之前下雪又飄雨的天氣還能連手套都不帶的出門,簡直是俄羅斯來的!』

『你怎麼都不懷疑是自己外強中乾,怕冷是身體虛寒呢?』,岩泉側目,『話說你到現在晚上還窩在暖桌裡吧,真搞不懂明明有暖氣,竟然還怕冷到需要用暖桌,又不是老人家』。

及川看著像是中年大叔一樣碎碎念的岩泉,忽然說道,『那今天晚上岩ちゃん不如就來我家體會一下暖桌吧!!好不好嘛~?來嘛!』


﹝冬天某日晚間﹞

『一君,歡迎你來~』,及川媽媽熱情的歡迎著岩泉,『徹在客廳裡呢』。

進到客廳的岩泉,果不其然看到及川窩在暖桌中,靠在桌上、眼睛盯著電視節目,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聽到開門聲,回頭說道,『Hi、Hi,岩ちゃん~~要不要吃橘子啊~』,嘴裡嚼著東西。

『我說及川你冬天過得如此糜爛,就是因為都窩在暖桌裡吧!』,岩泉一腳輕踢及川屁股後,默默在一旁坐下,也把自己半塞入暖桌中。

『哇哈,岩ちゃん你就好好地趁今天體會一下暖桌存在的神聖性吧~』,及川忽然精神奕奕地宣示著。


兩人一邊看著電視節目,及川撥著橘子,忽然眼睛一轉,說道,『岩ちゃん~吃不吃橘子~?』

『你幹嘛?我怎麼覺得你眼中透著詭異呢?!』,岩泉警戒性極高。

『不是甚麼壞事啦~岩ちゃん也愛吃橘子吧?』,及川嘻嘻的笑著,『我、餵你吃~~』

岩泉瞬間鐵面,『不要。』,果斷拒絕。

及川懊惱,『唉,要我說,岩ちゃん還是小時候比較可愛。不管我遇到甚麼都會超~勇敢的保護我,跟你說甚麼你也都興致高昂,而且不會動不動對我手來腳來的!現在,哼哼~』

及川彎曲著手指一副細數自己悲慘遭遇的模樣,只招來了岩泉的瞪視。

『混帳川應該最沒資格說我吧!』,岩泉側臉看著頭趴倒在桌上的及川,『你才是小時候比較可愛吧!現在那股臭屁勁完全讓人受不了啊。優點大概只有排球打得比小時候好而已吧~』

『嗚,實在太傷人了,岩ちゃん~~』


兩人一邊看著電視,一邊鬥著嘴,說著說著,昨晚熬了夜、特別想睡的及川,眼睛漸漸瞇成一條線。

手裡的橘子還有一、兩瓣還躺在手心裡。

岩泉轉頭看著趴在暖桌上看似睡著的及川,忽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平靜氣氛。

用手指戳了戳及川豎起來的幾根頭髮,微笑、小聲地說,『要餵我吃橘子也不是問題啊,傻子。』

岩泉低頭靠近桌面,咬走了及川手中的幾瓣橘子。

咀嚼後心想,「當季的橘子果然甜,真好吃。」


﹝隔日﹞

及川:『岩ちゃん你甚麼時候走的啊?』

岩泉:『在你這傢伙隨便睡著後沒多久吧。』

及川:『岩ちゃん,我跟你說喔!我昨天夢到你用嘴從我手裡把橘子咬過去吃掉耶!』

岩泉:(一陣劇咳)

及川:『肯定是暖桌大神賜給我的美夢吧!』(心花怒放)

岩泉:(快步走開)

及川:『咦?岩ちゃん?』



======== 我是分隔線 ========


哈哈哈,大家1月4日及岩日快樂:)


Ps我也不知道第二篇﹝暖桌橘子﹞及川大人是不是扮豬吃老虎:P


Ps2如果勤勞一點,會盡快完成【東西】邀請同居文。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