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 】【及岩及】北端星空


●原本預定是岩→及,從岩ちゃん的角度出發,結果到下筆時不知為何就變成從及川さん的角度出發(意外的喧賓奪主?),更似乎變成了及岩、岩及...(心思變換的也太劇烈!)

(在我心中及岩、岩及都可,他們在一起就好,對此並無堅持XD)

●主要是想要寫岩ちゃん對於自己與及川的未來的迷惘之類的(預定是這樣)。

●一不小心拖長了些,中段有點旅遊文XDD

○時間點設定:岩泉、及川三年級的新年假期。



﹝宮城﹞ ﹝12/30 下午﹞


及川按了岩泉家的電鈴,卻無人出來應門,心想,「岩ちゃん該不會在午睡沒聽到吧?」。

敲了敲門說了聲,『我打擾囉~』,及川便熟門熟路地進入岩泉家,慣常的逕自打開岩泉的房門。

及川忽然驚覺有哪裡不對勁,「岩ちゃん不在房間?不對!不是這個!是,這也太過整齊了吧!整齊的有點不對勁啊!以前新年大掃除也沒這樣過啊!」


這股不尋常的氣息,催促的及川下樓,剛巧在玄關遇到正巧返家的岩泉媽媽,便立馬問道,『阿姨、阿姨,岩ちゃん人呢?』

話才剛說畢,便看到岩泉媽媽驚訝的看著自己,『徹你怎麼在這?阿一前幾天忽然說要和你一起去北海道旅遊跨年,昨天出發啦!怎麼回事啊?』

『北海道???』,及川心想,「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從沒發生過岩ちゃん一聲不響、甚至說了謊的跑出門這樣的事情啊......

人到底去哪了?天氣這麼冷還跑去北海道?北海道的哪裡啊?為何自己出門?

千百種思緒與猜測繞得及川暈頭亂象。

及川選擇回到岩泉房間找線索。


房中乾淨整潔的像是主人岩泉已離開了好一陣子,連平時放在床邊的排球也用球網收好掛在了牆上。

及川坐在岩泉的書桌前,看著桌面一片乾淨,怎麼也想不出來岩泉在第二學期結束、聖誕節時有甚麼異樣。

桌前書架上,除了教科書外,都是兩人一起合買的排球雜誌。因為鑑於及川常常丟三落四,便全收在岩泉這。

忽然,及川發現,有本書背不同於排球雜誌的書放在較新一期的排球雜誌旁。


《北端星空》

剎那間,無數的回憶,飛掠及川的腦海。

下一秒及川飛奔下樓,對岩泉媽媽說道,『阿姨,我現在就去找岩ちゃん!』,又飛速離去。



﹝北海道﹞ ﹝12/31 下午﹞


岩泉搓著手,走出日本最北端的車站─稚內站,街上一片銀白,冷風呼呼,心想,「最北端不愧是最北端啊~本來以為宮城已經夠冷了。」

「及川這傢伙這麼怕冷,不知道在宮城怎麼跨年呢」,想到這,岩泉搖了搖頭、默默苦笑,「都跑到這了,還想到那傢伙啊......」,喝了口關東煮暖暖身子。


岩泉搭車準備前往來到稚內第一個目標─宗谷岬公園。


行車中看著街道,竟然偶爾可以看見火紅色的小狐狸在路上悠哉的走著,而當地人也都習以為常,讓岩泉略感驚訝。

「小狐狸可愛的模樣,真想跟及川那傢伙分享」,岩泉嘆了口氣。

心想,「一定是第一次一個人旅行太孤單,才會一直想到那個總是吵吵鬧鬧的傢伙吧。」


一路上經過海岸線,竟然真的可以看到海豹在水裡優游!海豹游水這種景象,在別的地方也只有去動物園才看的到了吧!


從雲層間透出的雲隙光,讓岩泉想起早晨經過拔海那時,隔著海看見朦朧、神秘的利尻岳。心想,「回去的時候買個白色戀人當作土產吧。雖然在宮城好像也買的到。」


到達宗谷岬公園時,已接近傍晚了。

萬幸雪已經停了,雲層也不如早晨那時厚,對夜晚的星象岩泉又多了分信心。

長途跋涉來到這日本陸地的盡頭,岩泉吐了口氣、閉眼聆聽海水拍打岸邊的聲音。海浪一波接著一波,隨著固定的頻率反覆著。

睜開眼。陽光灑在日本最北端地標上,光芒看來分外神聖。

岩泉心想,「總得向未來踏出第一步......。那傢伙......不管怎樣都能自由、快樂的吧。或許,回去就能果斷、坦率地放下吧...」

作為觀光客,善盡職責的拍了些照後,岩泉決定先到下榻的民宿,休息一會、暖暖身子,為夜晚的觀星做準備。


『您好,我是前些日子有預定的岩泉一。』

『岩泉さん,快進來吧。我們準備了熱湯,您是要先用湯,還是休息呢?』

看來有些年紀的老闆娘熱情的招待讓岩泉凍僵的臉變得和緩,『謝謝您,那先用湯吧。』

席間,老闆、老闆娘熟絡的招待著,熱情的問道,『岩泉さん怎麼會一個人來這旅行啊?』

『啊......,對未來有些迷惘,有些關係想果決的處理,但總猶豫不決,真有些討厭這樣的自己啊...,便出來散散心』,一片溫暖的氣氛,讓岩泉不自覺吐露出從未向人訴說過的心情。

一旁沉默的老闆,用略微沙啞的聲音說道,『岩泉さん,你還年輕,對未來,有的是時間迷惘。但,如果是跟重要的人有關,直接和對方說說不是更好嗎?在這整理好心情面對吧。』

一位毫不相關的人,給予的寬慰與規勸,讓岩泉心中流過一股暖流,露齒笑道,『謝謝您啊!我知道了。』



﹝北海道 稚內﹞ ﹝12/31 夜晚﹞


北海道的日落特別早,岩泉加帶了禦寒衣物,來到宗谷岬公園。

沒了陽光的照耀,氣溫陡降了好幾度,所幸雪停的早,雲氣皆散。

岩泉一抬頭,一整片的閃耀星空。


「曾聽說天氣越冷,越能看見美麗的星星!是真的啊!」,岩泉躺在公園草地,仰望著星空。

閃亮的星辰遍布天際,像是星空中閃爍著的寶石,距離好近。清晰的像是在看星象儀上看到的那樣。

岩泉默默想起當年夏天的那片星空。


「是自己和及川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吧。

一起外出遊玩,一會在河邊抓蜻蜓,一會玩起排球,不知不覺天就黑了。

等到發現天黑時,抬頭看天空,才忽然發現天上滿是閃耀的星星。

那時候兩個人好像都呆掉了。

回家路上,用著欠缺的詞彙喊著,星星好漂亮、好漂亮喔!」


想到這,岩泉輕輕了笑了出聲,自言自語道,『還說好長大要一起去最北邊看星星的呢』,聲音聽起來有著些許的落寞。


岩泉背後忽然傳來一道聲音,『岩ちゃん』。

是及川的聲音?

怎麼可能,這裡可是北海道,是稚內耶。


『岩ちゃん,對不起,但我沒忘記!』

是及川的聲音!

岩泉猛然爬起、轉身,只見及川微笑地站在身後,手中拿著兩杯咖啡,還冒著熱氣。


『你、你、你怎麼在這裡啊?!』,因為驚訝,岩泉的聲音有些激動。

及川緩緩走近,把熱咖啡遞給岩泉,『我才該問岩ちゃん怎麼忽然一聲不響的跑來這裡吧?!』

岩泉接過咖啡暖手,一言不發。

『岩ちゃん,我知道的,你絕對不是那種因為我忘了和你一起到最北邊看星星的約定,而一句話不說消失的人』,及川的聲音溫潤,語氣卻十分堅定。

及川右手拍了拍岩泉的手臂,『怎麼了?告訴我吧。』

岩泉直直看著穿著不足保暖的及川,仍然不發一語,隔了數秒才說道,『找個溫暖的地方吧。混帳川,你穿成這樣跑來這,是都不看氣象的嗎?!』

及川軟聲耍賴的道歉,同時心想,「雖然不知道岩ちゃん是怎麼回事,但岩ちゃん果然還是岩ちゃん!」


兩人移步到附近的咖啡店,點了熱食,岩泉才說道,『我在思考一些事情,出來散心而已。』

『岩ちゃん你在思考甚麼,思考到讓你大老遠跑到這來?』

岩泉神色不定,聲音低啞的說,『本來沒打算跟你說的』,停頓片刻,『及川你還會繼續打排球的吧,永遠都無法跟排球分開的吧,我知道的。我會一直幫著你持續這個夢想,在你莫名失意的時候爆打你之類的,但我沒有自信可以在排球這條路跟著你走到最後......』

『岩ちゃん、你這些話,是甚麼意思?』,及川心中有點遲疑、害怕岩泉接下來的話。

岩泉吸了口氣道,『我在想,大學,也是時候該分開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路要走,你有──』

及川驟然打斷岩泉的話,『岩ちゃん你這話甚麼意思!難道不打排球,你就不跟我在一起了嗎?!明明不是這樣的!岩ちゃん對我來說明明不只是一起打排球而已!為什麼你.....』,說著說著及川聲音竟然有些哽咽,目光含淚。

『喂!你別哭啊!』,岩泉一時間慌了手腳,一手又是拍及川的肩膀,一手又忙在口袋翻找手帕。

『但是......,岩ちゃん你這樣說,好像一輩子不再跟我一起了.......』,及川接過岩泉的手帕,滿是鼻音的說道。

『你別哭了...』,看著平時一臉「天生如此帥氣的我真是罪過啊」的及川,像是幾天沒睡,被大冷天凍得受不了,還哭哭啼啼的樣子,岩泉心中多少也生出了些歉疚和不忍。

『就是因為做不到,才跑到這來啊......』,岩泉音量極小的說道。

及川吸著鼻子,『岩ちゃん你剛剛說甚麼啊?太小聲了』。

岩泉提高音量、略為激動地回道,『我說,就是做不到隨便和你分開,才心煩意亂的跑來這邊啦!再說你不也想要看最北邊的星空,拍幾張照回去給你看啊!你怎這麼煩啊,囉嗦川!』

岩泉完全不知道在自己一時激動,便直率的表露出了所有心聲。

這次及川可沒漏聽了,甜笑道,『我就知道岩ちゃん最喜歡我了!』

岩泉在1秒之間忽然發現,自己不小心把心裡話一下直白的都跟及川說了。

有點害羞又有點惱怒,兇霸霸的對及川說道,『說甚麼呢你!』,瞪視著及川。


結束吐露心聲的會談,兩人走出咖啡廳。及川披著岩泉多帶的外套卻仍然巴在岩泉身上,就像把岩泉當成暖暖包一樣。

岩泉一開始想甩開,但想著這傢伙穿的實在不夠暖,也就算了。

『晚上去住我訂的民宿吧。』

『你怎麼知道我沒地方住啊?』,及川問道。

岩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看你一臉沒睡好,身上又沒甚麼行李的,肯定是急匆匆趕來,甚麼也沒準備吧!』

『欸欸,及川大人我可是買了機票從宮城飛來北海道,稚內班機都不飛了,只能飛到札幌,又再從札幌坐著火車趕來耶!』,及川哇啦哇啦的宣示自己路途上的辛苦。

『是、是、是,岩泉大人不就說了今天招待你住一晚了嗎?』


一回到民宿,沐浴之後,及川便累倒在棉被上,睡得不省人事了。

從澡堂回到房間的岩泉,看著睡倒的及川,苦笑中忍不住嘆了口氣。

『真的離不開你了啊.......』


鄰近跨年的時刻,四周的居民或觀光客都放起了煙火,熱鬧歡騰。

煙火聲中,及川睡眼惺忪地醒來,『岩ちゃん?』

『嗯,及川你醒啦?』,岩泉指了指牆上的時鐘,『正巧快跨年了。』


窗外傳來,5─4─3─2─1的倒數聲,與跨越新年的歡呼聲,

『新年快樂』,岩泉、及川同時向對方說道,相視而笑。



﹝北海道﹞ ﹝1/1﹞


岩泉、及川早起搭上返回稚內市區的車,之後轉搭火車返回札幌,準備搭機回宮城。途中兩人依然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樣子。


火車上搖搖晃晃的,及川忽然醒來,看著靠著自己肩膀、睡得極熟的岩泉,小聲說道,『一輩子別離開我啊、岩ちゃん』,閉上眼睛進入睡眠。


在那幾分鐘後,岩泉忽然張開眼睛,沒有移動姿勢,但臉看起來似乎有點紅。




PS

﹝宮城﹞

『及川,我忽然發現一件事情』

『甚麼啊?岩ちゃん~』

『我們忘了拍星空照了──』,岩泉一臉囧樣。

『沒關係啊~~我們「兩個」、可以以後再「一起」去啊!』,及川擠眉弄眼的說道。




======== 我是分隔線 ========


omo......這大概用了我有生以來最大的創造力......

雖然跟我原本預定得有點差距,但也算是完成了一個還算完整的故事。


希望大家不會覺得岩ちゃん跑去北海道的理由太無聊......T^T

因為我出發的角度是,

岩ちゃん了解,及川的未來必定與排球相關。他若想陪在及川身邊就得跟上及川的腳步,然而因為迷惘,對於自己能否做到,可能稍欠一點自信,甚至想要分開、退出、不再參與及川的未來。

畢竟一直在一起的兩人,沒有甚麼比霎時間發現自己在現實中被丟下或再也追不上對方,還要痛苦了......。

所以,我才會從這切入,讓岩ちゃん有了這次旅行。

而這次心靈的旅行,也由及川、岩ちゃん兩人共同拉近彼此的心,更明確彼此的關係和態度。


Ps本來想加上,及川對岩ちゃん說:『岩ちゃん總是自己在心裡操心太多,明明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好了!』的。但發現兩人對話的完成度已經夠高了,再加似乎有點狗尾續貂,所以作罷。



能看到這,非常感謝:)

承蒙喜愛,不勝感激。



祝大家2016新年快樂!

願阿哞2016繼續恩恩愛愛、相愛相殺



评论 ( 5 )
热度 ( 46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