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宇宙級取名苦手。
※因喜歡而寫、純自娛自樂。望長保初心。
﹝Weibo ハイキュー!!為主。﹞
【近幾個月有重要的人生目標需要衝刺,所以會消失一段時間。有空會把存稿修一修發上來。祝平安】

【ハイキュー!! 】 【影山飛雄】



ハイキュー!! 

影山飛雄


●不會取名字Q^Q 用姓名暫代...(哭奔)


◎哈,全部都是原作劇情(原創0%)

◎影山第一人稱

◎全部都是影山「內心」小聲音

(完全無對話,所以其他角色劇情原則不會太多)


○單純是想嘗試將上帝視角的作品,寫成角色第一人稱心理的文章。


○劇情到東京遠征之前。

分成兩章,第一章從開始到三對三結束;第二章從三對三後到IH青城戰後。

【主要是考量影山在各階段的轉變】


○文長。XD



〈第一章〉


我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並不覺得孤獨,也不特別覺得需要與任何人共同協力,只要結果上配合得上不就好了嗎。


對於排球,我也一直都覺得只要不斷的變強,完全發揮二傳手的能力,必定能成就最強的隊伍,可以一直站在場上。


然而在「那場比賽」之後,我過往的認知似乎全被否定了。


好像有甚麼不對,卻怎麼也想不明白。


報考白鳥澤落選、進入烏野以後,沒想到竟然遇見了去年預選賽第一戰的那個小矮子。


惹火了隊長,弄得如果不和除了天賦、其他基本不具備的小矮子合作贏得三對三比賽,就不能擔任二傳手......這種事,我絕不容許它發生。


我來烏野是為了繼續打排球,是為了繼續當二傳手,是為了繼續在場上戰鬥,一次次在比賽的緊張感、刺激感中托出完美的托球。


不能以二傳手的身分站在場上,就沒有意義。


==================


為了三對三比賽的勝利,只能利用短暫的時間,盡量把日向那破爛的接球練習到不扯後腿的程度了。


像日向這樣各種技術不完全,但卻能在意想不到的狀態下打出讓人驚訝的扣球、救球的選手,從來沒有遇過。


我曾想,如果面對最艱難的一步也能跨出、突破的日向,可以變強,或許有一天他可以成為接到我高速托球的那個人。雖然憑日向目前的程度...,一切只是空談。


==================


與日向戶外練習遇到月島那天,應該會是我近期最不願意想起的日子。


為什麼有人提到「王者」的稱呼,我會那麼憤怒?為什麼那個四眼提到「那場比賽」,我會說不出話來?甚至想要快速地離開那呢?


跟以往不同。有很多不安之類的東西在心中打轉。


那天夜晚夢裡,我又再次回到「那場比賽」之中。


對手第一局局點時,我的快攻托球,啪的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對手歡呼的聲音、場邊北川第一加油團竊竊私語的聲音,還有北川第一的隊友背對著我慢慢離開的身影、教練喊了我的名字,我坐在板凳上汗不停的流,一摸,全都冷冰冰的。這一切像是壞掉的影帶,不斷重播。


猛力的按掉鬧鐘。


別管了!現在,只要,我和日向贏下這場比賽就行了!


==================


澤村隊長加入月島、山口那組,防守非常堅實,若只憑田中前輩的攻擊,要贏球並不容易。但月島的身高對目前的日向來說,幾乎是難以突破的高牆。


如果可以用快攻的話,如果可以用快攻的話......


是啊,就像月島說的,目前的我害怕,害怕使用快攻。

害怕托出去的球沒有任何人去接,沒有任何隊友站在我的身邊,害怕他們拒絕我的身影。

害怕場上只有我一個人。


我從來沒有想要成為「球場上的王者」,

只是在我向前奔跑的過程中,大家...都去哪了呢?


怎麼會,只剩下我一個人?


==================


暫停後的攻擊,我本來是想要托球給田中前輩的,但日向在我後方跳躍,並說「我在這!」,我便不自覺的將球托給了日向。


日向這傢伙啊.......!!!


那個直接對我說出「托球給我」的傢伙,是真的相信我嗎?下一次、再下一次都會跳起、扣下我的托球嗎?


我心裡這麼懷疑著。


但是...這個時候,我們怎麼樣都想要留在場上。


那就由我來托球給這個除了跳躍能力與反應能力甚麼都沒有的傢伙吧!


面對不知道怎麼打、打不打得到的高速托球,日向仍然一次一次的跳起,就算因為閉著眼睛,被托球打中臉好幾次,仍然全力的跳起揮動手臂扣球。


全然100%的相信,真的有人可以做得到啊?!


可能因為是日向,是這樣的日向吧。


既然如此,相信我,盡力的跳躍吧!日向!來接我的托球,由我讓你看見頂端的風景!


==================


看著奔跑在前方的日向,視線好像漸漸明亮寬敞了起來,

過去的我像是在黑暗中獨自奔跑,看不到自己和他人所處的位置,我以為只要憑藉自己的力量就能找到,

但現在,似乎是因為有日向這樣的陽光,照耀出我的影子,我才確定了自己的位置與前進的方向。


雖然不知道命運的相遇是甚麼,但到烏野來,似乎也很不錯。


此時的我,我似乎已經確信自己已徹底甩開束縛我的國王披風和皇冠。


==================


〈第二章〉


對青葉城西的練習賽,對上以前初中北川第一時的隊友。

可能是我認為自己和過去有了不同,才想要跟金田一說些甚麼。

或許是對以前的事情有點過意不去吧。

結果道歉時被拒絕了,隱約知道金田一他的意思,算是原諒我了吧?


之前在初中無法成為很好的隊友,的確有點那啥...?

算了,這種事想也想不明白。


其實練習賽開始到結束,我總有種隱隱的不安跟緊張感。

大概是因為及川前輩吧。

離開青城之前,甚至還被他當場宣戰了。


及川前輩看起來輕挑,但對排球具有絕對的專注和刻苦。

總喜歡跟我說些奇怪的話,不知為何卻又覺得他對我有點戒備。

身為二傳手的實力更是令我害怕。


曾經我只以為及川前輩擁有比我更好的身材優勢,發球與進攻的能力也比我更好,但身為二傳手,我並不會輸給他。

然而,到了烏野,大概知道甚麼是「我們」後,

我隱約發覺身為二傳手的及川前輩身上,擁有許多我可能難以超越的能力......


雖然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真正的超越及川前輩,

但現在的我,只能不斷不斷的練習,才能變強。


==================


日向自從聽說烏野的王牌東峰前輩的存在後,就一直很不平靜。

拉著我去找東峰前輩,卻發現東峰前輩非常消沉,不願意歸隊。

隊長、菅原前輩感覺因此有些消沉,西谷前輩也因此不願意正式歸隊,如果可以的話...


「一個人贏不了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場上有六個人啊」這樣的話,

雖然我也是最近才了解到的,但希望東峰前輩也能知道隊中有人在等他。


聽聞我們將與音駒對戰而忽然出現的烏養教練,安排了與町內會進行練習賽。

東峰前輩、西谷前輩、菅原前輩在比賽中重新配合,東峰前輩建立了自信,正式回歸,但在這個時候日向卻變得非常怪異。


在體會到「場上有六個人,六個人的力量相乘組成才是最強」後,

我漸漸發覺,在場上每個人都有他的角色,如何把自己的角色能力發揮到最大,並彼此配合出強大的力量,才是決勝關鍵。

日向憧憬著王牌,看著東峰前輩活躍,肯定沉浸在羨慕,還有覺得自己無法企及的失落中。

這個容易消沉的傢伙!


以他現在的實力跟條件,無法與東峰前輩匹敵也是正常的啊!但他利用奔跑避開攔網,加上我的托球,也一樣可以得分。一樣都是一分,沒有任何不同,這傢伙怎麼不懂呢?!


害我不小心脫口而出「只要有我在,你就是最強的」這種話,回想起來還真是羞恥..........


==================


經過IH幾場戰役後,八強要對戰青城,及川前輩為主將、二傳手的青城。

雖然跟別場比賽一樣,沒甚麼不同,不管怎樣都要突破,但總有點難以平靜。

不過現在我們有王牌東峰前輩的強力扣球,還有西谷前輩可靠的守備,應該沒有問題的。


一開賽面對青城堅強的防守與及川前輩組織的進攻,落後的壓力像是無數的陰影向我壓迫過來。

青城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大,日向如果快點輪轉到前排,就可以多得一些分數了。

一定要快點得分!一定要快點得分!一定要快點得分!

然而焦躁的心情隨著分數差距的膠著,緊張感一直在提升,

二次進攻被及川前輩識破失敗,發球沒有為隊伍帶來優勢,組織的進攻又被攔下。

球一次一次的來回,青城不斷地把球救起,怎麼樣才能甩開攔網?怎麼樣才能進攻順利?


網上與及川前輩的觸球,在他的眼中我好像看到不會輸的自信,一瞬間,我與球一起跌落在場上。


心情越來越焦躁,好像無法遏止的洪水任意的流竄。

「我要贏球!我要留在場上!」,我不斷在心中喊著。


與月島配合失誤,響起尖銳的哨音,場邊,菅原前輩舉著「9號」的牌子。


啊,我,又被換下場了嗎。


我知道我在場上具有一定的問題,這個問題一直隱藏在未知的黑暗中,

這兩個月我意識到了自己有所改變,但對這個問題我仍然非常迷惘。


日向忽然地對我大喊「在我打倒你之前,你不能輸給任何人」,我有輸給誰嗎?

我才沒有認輸!


我曾經以為,只要比賽中被換下場表示我被排除在戰力以外,對於球隊已毫無價值,

但現在被換下場,急促的呼吸漸漸平息,汗水擦乾後,視線也開闊了起來,從場下觀看,也可以得到戰鬥以外的力量。


曾經只是一個人在場上奔跑的我,雖然已經知道「一個人贏不了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場上有六個人」,但要完全忘記靠自己戰鬥的這件事情,似乎還不是很容易...


菅原前輩一上場,大家的表情柔軟放鬆不少,表現也活躍了起來。

身為一個二傳手,能將攻擊手的能力發揮到最大值,就是最強的。

現在的我可能還做不到,要觀察、在意所有攻擊手的心情......尤其是月島那傢伙........

但請讓我上場,

讓我感受球場上的緊張感,讓我體會球場上的疲憊感,讓我一直、一直站在場上吧!

只要能站在場上、贏得比賽,我可以做任何努力。


第二局烏野局點,在這個關鍵分上由及川前輩發球,萬幸我們有西谷前輩和隊長的接球。

青城完美的一傳,絕對是快攻的最好時機,但....如果是及川前輩...


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做判斷,拉扯月島的球衣,向球網右邊移動。

如果是及川前輩,如果是及川前輩,這麼關鍵的球,即使是快攻的好機會,一定也會傳給最信賴的岩泉前輩!


取得第二局。


第三局青城依然穩健頑強的回應著我們的攻擊。

其實我們與青城在隊伍的成熟度上本就有落差,只有將攻擊最大化,才有勝算。

日向奔跑起來吧!

將你的存在感放大到最大,不斷不斷的跑動進攻,讓他們對你的進攻束手無策吧!


比分緊咬的過程中,雙方每位隊員都釋放出了,絕對、絕對不要輸,絕對、絕對不會輸的信念。


在這麼多次關鍵的攻擊,及川前輩將大部分的球都集中在國見身上,國見竟然還有餘力,難道這些及川前輩都知道嗎?

與國見在同一個球隊中三年,我從沒看過他這麼認真地救球,也從未見他在贏球時笑得那麼開心......


及川前輩,你到底是個怎麼樣的選手...你到底是有多強大...


我忽然覺得自己像是被拋到一片黑暗的深邃黑洞裡,黑洞裡迴響的是青城球員的笑聲,眼中飄過的是金田一、國見那些我沒有見過的喜悅感,還有及川前輩與他們擊掌的模樣。

我要怎麼樣才能超越你呢...?



忽然,耳邊響起日向取笑我緊張的聲音。

還有隊長用沉穩的語氣說著,「影山,下一次一定會傳到你那裡,之後就可以和往常一樣發起你認為最適當攻擊」,

場邊的菅原前輩也呼喊著,「影山!不要迷惘喔!我們的隊伍!」


『大家很優秀!』


是啊!我在烏野這個隊伍裡啊。

金田一和國見已經是過去式,及川前輩再強大,只要我在烏野繼續成長,絕對會超越他。


在這個隊伍裡,我身上絕不會有國王的披風和皇冠!



青城賽末點,球與球的在網子往返著,西谷前輩Nice play的救球,

此時,絕對是進攻的最好機會!

去吧!日向!



啪,日向落回地上的同時,球墜落在烏野的場中。


比賽結束了。



扣球,被青城的三人攔網完全攔住,

托球,被識破了。


我沒能甩開攔網...我傳出的求徹底地被攔住了...。



下一場比賽的隊伍已經進場,隊長與教練催促著我與日向離開球場,我們輸了......


日向不會選擇球路,是我傳出的球完全被識破了。



我還想繼續變強,我還要繼續變強,不能再在這邊消沉下去。


但,真的好不甘心...


淚水不斷的流出,右手不斷地將飯菜放入口中,

吃完這頓、哭完這次,絕不會再吃眼淚配飯了。


我們一起變強吧,下次一起贏球吧。



IH比賽的過程不斷在腦中回放,就算IH的賽程已經結束了,心還是無法靜下來。

是不甘心驅使我來到球場,是想要變強的心理迫使我來到球場,

此時的我,若不觸碰排球,沒有辦法冷靜,沒有辦法思考。


我學得會克服緊張,也漸漸領略了與隊友的信賴和感情,

但我想我永遠無法學會冷靜接受輸球...縱使我知道自己與大家都已全力以赴。


想贏的心情永遠不會停滯,永遠沒有終點。



青城在宮城區預選賽決賽,敗給了白鳥澤。

在擊敗我們的青城之上,還有更強的存在。白鳥澤以外,也還有很多很多的強者。


想繼續比賽,想與強大的傢伙對戰,想要取得勝利,

我們只有變得更強、更強!



评论 ( 2 )
热度 ( 5 )

© 小珮妮 | Powered by LOFTER